喻林

  《喻林》为明代宣城人徐元太所编的一部类书,本书是一部专门性的类书,内容乃是撷取典籍中设喻之词,汇为一编,分为十类。取名为《喻林》,有“汇喻为林”之意。

  《喻林》明徐元太撰。元太字汝贤,宣城人。嘉靖乙丑进士。官至刑部尚书。是书采摭古人设譬之词,汇为一编,分十门,每门又各分子目,凡五百八十馀类,历二十馀年而后成,用心颇为勤至。其引书用程大昌《演繁露》之例,皆於条下注明出处,并篇目卷第一一胪载,亦迥异明人剽窃扯挦之习。其自序称阅书四百馀种,而检其所列书名,实不逾半,殆约举其数,未及详核欤。其中随手摭拾,亦往往不得本始。如儿说宋人善辨者一条,本出《韩非子》,周人有仕不遇者一条,本出王充《论衡》,皆引《艺文类聚》。怀金玉者至不生归一条,本出《后汉书·耿弇传》,而引《文选》李善注。头白可期汗青无日一条,本出刘知几《史通》,而引《事文类聚》。天寒即飞鸟走兽尚知相依一条,本出沈约所作《阮籍咏怀诗注》,而亦以为李善。此类颇多。又如以杜预、何休、范甯为汉人,以陈寿为魏人,以李善为隋人,皆时代舛迕。申培《诗说》、《天禄阁外史》、《武侯心书》之类皆明代伪书,不能辨别。《广成子》本苏轼从《庄子》摘出,偶题此名,乃别为一书。无能子云不知何代人,皆未免失於疏略。然自六经以来,即多以况譬达意,而自古未有汇为一书者,元太是编,实为创例。其搜罗繁富,零玑断璧,均足为缀文者沾丐之资,是亦不可无一之书矣。

  《喻林》【徐元太】 字汝贤,号华阳。元太在兄弟八人中排行第七,与兄元气(官至南京右通政使)俱有名于明末政坛。字汝贤,号华阳。嘉靖进士,知魏县,擢吏部主事,迁顺天府尹。巡抚四川,镇压少数民族起义。万历间累官南京刑部尚书。有《喻林》 。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进士,知江山县。丁内艰归乡,服阕补魏县,政绩卓异,擢吏部主事。分校闱试,所拔皆知名士。以取沈懋学之嫌,左迁山东参政。改陕西按察使。以功累进兵部右侍郎。历任刑部左侍郎。转户部,总督仓场乞归。家居数十年,于书无所不读,尤晓畅军事。著有《史鉴吟》等。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喻林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喻林卷七十九

国学作者:明·徐元太   国学书目:喻林   更新:2016/1/6   来源:本站原创

喻林卷七十九
  明 徐元太 撰德行门【一】
  孝弟
  凯风自南吹彼棘心棘心夭夭母氏劬劳【诗国风凯风】睍【与演同】睆【与莞同】黄鸟载好其音有子七人莫慰母心【诗国风凯风】
  爰有寒泉在浚之下有子七人母氏劳苦【诗国风凯风】常棣之华鄂【五各反】不韡韡【音伟】凡今之人莫如兄弟【诗小雅常棣】
  脊【音积】令【音零】在原兄弟急难【叶泥沿反○诗小雅常棣】
  蓼蓼者莪匪莪伊蒿哀哀父母生我劬劳蓼蓼者莪匪莪伊蔚哀哀父母生我劳瘁【诗小雅蓼莪】
  南山烈烈飘风发发民莫不谷我独何害【叶音曷】○南山律律飘风弗弗民莫不谷我独不卒【诗小雅蓼莪】
  杕杜君子敎人孝友之诗【诗说魏】
  陟岵孝子行役思念父母也【毛诗陟岵】
  鸨羽刺时也昭公之后大乱五世君子下从征役不得养其父母而作是诗也【毛诗鸨羽】
  常棣燕兄弟也【毛诗常棣】
  南陔孝子相戒以养也白华孝子之洁白也【毛诗南陔】蓼莪刺幽王也民人劳苦孝子不得终养尔【毛诗蓼莪】鄂足得华之光明则韡韡然盛弟以敬事兄兄以荣覆弟恩义之显亦韡韡然【郑氏笺诗常棣】
  有寒泉在浚邑之下以喻七子在母之前寒泉有益于浚浸润浚民使得逸乐以兴七子无益于母不能事母使母劳苦乃寒泉之不如【毛诗正义凯风】
  言黄鸟有睍睆之容貌则又和好其音声以兴孝子当和其顔色顺其辞令也【毛诗正义凯风】
  由华以覆鄂鄂以承华华鄂相承覆故得韡韡然而光明也华鄂相覆而光明犹兄弟相顺而荣显【毛诗正义常棣】脊令者水鸟当居于水今乃在于高原之上失其常处以喻人当居平安之世今在于急难之中亦失其常处也然脊令既失其常处飞则鸣行则摇不能自舍此则天之性以喻兄弟既在急难而相救亦不能自舍亦天之性【毛诗正义常棣】
  孝经钩命决云孝道者万世之桎鎋
  君子将营宫室宗庙为先廏库为次居室为后凡家造祭器为先牺赋为次养器为后【礼记曲礼下】
  其往也如慕其反也如疑【礼记檀弓上】
  孝子如执玉如奉盈洞洞属属然如弗胜如将失之严威俨恪非所以事亲也【礼记祭义】
  创钜者其日久痛甚者其愈迟【礼记三年问】
  未有君而忠臣可知者孝子之谓也未有长而顺下可知者弟弟之谓也未有治而能仕可知者先修之谓也【大戴礼记曽子立孝】
  其讥子道之不尽奈何曰乐正子春之视疾也复加一饭则脱然俞复损一饭则脱然俞复加一衣则脱然俞复损一衣则脱然俞止进药而药杀是以君子加弑焉耳【公羊昭公十九年】
  祭于室求之于幽祭于堂求之于明祭于祊求之于逺皆孝子博求之意也【何休解公羊桓公八年】
  天子亲耕以共粢盛王后亲蚕以共祭服国非无良农工女也以为人之所尽事其祖祢不若以已所自亲者也【谷梁桓公十四年】
  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论语为政】
  为不顺于父母如穷人无所归【孟子万章上】
  人少则慕父母知好色则慕少艾有妻子则慕妻子仕则慕君不得于君则热中大孝终身慕父母【孟子万章上】亲之过大而不怨是愈疏也亲之过小而怨是不可矶也愈疏不孝也不可矶亦不孝也【孟子告子下】
  齐宣王欲短丧公孙丑曰为朞之丧犹愈于已乎孟子曰是犹或紾其兄之臂子谓之姑徐徐云尔亦敎之孝弟而已矣【孟子尽心上】
  昔者明王之以孝治天下也不敢遗小国之臣而况于公侯伯子男乎故得万国之懽心以事其先王治国者不敢侮于鳏寡而况于士民乎故得百姓之懽心以事其先君治家者不敢失于臣妾而况于妻子乎故得人之懽心以事其亲【孝经】
  父子之道天性也君臣之义也父母生之续莫大焉君亲临之厚莫重焉【孝经】
  存器而亡本乐之遁也调器以和声乐之成也崇养以伤行孝之累也修已以致禄养之大也【后

[1] [2] [3] [4] [5] [6]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