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林

  《喻林》为明代宣城人徐元太所编的一部类书,本书是一部专门性的类书,内容乃是撷取典籍中设喻之词,汇为一编,分为十类。取名为《喻林》,有“汇喻为林”之意。

  《喻林》明徐元太撰。元太字汝贤,宣城人。嘉靖乙丑进士。官至刑部尚书。是书采摭古人设譬之词,汇为一编,分十门,每门又各分子目,凡五百八十馀类,历二十馀年而后成,用心颇为勤至。其引书用程大昌《演繁露》之例,皆於条下注明出处,并篇目卷第一一胪载,亦迥异明人剽窃扯挦之习。其自序称阅书四百馀种,而检其所列书名,实不逾半,殆约举其数,未及详核欤。其中随手摭拾,亦往往不得本始。如儿说宋人善辨者一条,本出《韩非子》,周人有仕不遇者一条,本出王充《论衡》,皆引《艺文类聚》。怀金玉者至不生归一条,本出《后汉书·耿弇传》,而引《文选》李善注。头白可期汗青无日一条,本出刘知几《史通》,而引《事文类聚》。天寒即飞鸟走兽尚知相依一条,本出沈约所作《阮籍咏怀诗注》,而亦以为李善。此类颇多。又如以杜预、何休、范甯为汉人,以陈寿为魏人,以李善为隋人,皆时代舛迕。申培《诗说》、《天禄阁外史》、《武侯心书》之类皆明代伪书,不能辨别。《广成子》本苏轼从《庄子》摘出,偶题此名,乃别为一书。无能子云不知何代人,皆未免失於疏略。然自六经以来,即多以况譬达意,而自古未有汇为一书者,元太是编,实为创例。其搜罗繁富,零玑断璧,均足为缀文者沾丐之资,是亦不可无一之书矣。

  《喻林》【徐元太】 字汝贤,号华阳。元太在兄弟八人中排行第七,与兄元气(官至南京右通政使)俱有名于明末政坛。字汝贤,号华阳。嘉靖进士,知魏县,擢吏部主事,迁顺天府尹。巡抚四川,镇压少数民族起义。万历间累官南京刑部尚书。有《喻林》 。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进士,知江山县。丁内艰归乡,服阕补魏县,政绩卓异,擢吏部主事。分校闱试,所拔皆知名士。以取沈懋学之嫌,左迁山东参政。改陕西按察使。以功累进兵部右侍郎。历任刑部左侍郎。转户部,总督仓场乞归。家居数十年,于书无所不读,尤晓畅军事。著有《史鉴吟》等。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喻林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喻林卷八十二

国学作者:明·徐元太   国学书目:喻林   更新:2016/1/6   来源:本站原创

喻林卷八十二
  明 徐元太 撰德行门【四】
  特立
  上火下泽睽君子以同而异【易睽】
  阪田﨑岖墝埆之处而有菀然茂特之苗喻贤者在闲辟?居之时【郑氏笺诗正月】
  举世混浊而我独清众人皆醉而我独醒是以见放【史记屈原传】
  新沐者必弹冠新浴者必振衣人又谁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宁赴常流而葬乎江鱼腹中耳又安能以浩浩之白而?世之温蠖乎【史记屈原传】
  抱景特立与士不羣葢高树靡阴独木不林【后汉书崔骃列传】介然之志峭耸霜崖确乎之情峯横海岸【梁书张充传】夫贤材者非尚膂力岂系文华唯须正身负戴确乎不动譬栋之处屋如骨之在身所谓栋梁骨鯾之材也【隋书房彦谦传】
  言鸷鸟执志刚厉特处不羣以言忠正之士亦执分守节不随俗人【王逸注楚辞离骚经】
  言已怀德不用复高我之冠长我之佩尊其威仪整其服饰以异于众人之服【王逸注楚辞离骚经】
  歌曲弥妙和者弥寡行操益清交者益鲜
  夫歌曲妙者和者则寡言得实者然者则鲜和歌与听言同一实也曲妙人不能尽和言是人不能皆信【王充论衡定贤篇】
  众鸟羣相追鸷鸟独无双何必相呴濡江海自可容【嵇中散集郭遐叔赠】
  貌愚而志逺面垢而行洁确乎若嵩岱铨衡所不能测也浩乎若沧海斗斛所不能校也峻其重仞之高隠其百官之富观彼佻窃若草莽也邈世之操眇焉冠秋云之表遗俗之神缅焉栖九?之端【抱朴子外篇名实】
  冰炭不衒能于冷热瑾瑜不证珍而体着是以君子恭已不恤乎莫与至人尸居心遗乎毁誉【抱朴子外篇博喻】微飙不能?大海之波毫芒不能动万钧之钟是以漆园思惠有捐斤之叹伯氏哀期有剿?之愤短唱不足以致?丽之和势利不足以移淡泊之心【抱朴子外篇广譬】与夺不汨其神者至粹者也利害不染其和者极醇者也浩浩乎非瓢觯所校矣茫茫乎非跬步所寻矣声希所以为大音和寡所以崇我贵【抱朴子外篇广譬】
  夫入虎狼之羣后知贲育之壮勇处礼废之俗乃知雅人之不渝【抱朴子外篇刺骄】
  扬清波以激浊流执劲矢以厉羣枉【抱朴子外篇刺骄】
  吾以为寜作不载之宝不飞之鹏不飏之兰无党之士亦损于夜光之质垂天之大含芳之卉不朽之业乎【抱朴子外篇交际】
  青松在东园众草没竒姿凝霜殄异类卓然见高枝连林人不觉独树众乃竒【陶靖节集诗五言】
  鸷鸟之不羣兮自前代而固然何方圆之能周兮夫孰异道而相安【文选屈原离骚经】
  似夜光之剖荆璞兮若茂松之依山巅也【文选籍田赋】如金在沙显然自异犹玉在泥涅而不淄【艺文类聚人部隠逸上赞】贞操与日月俱悬孤芳随山壑共逺【艺文类聚人部隠逸下启】危松擢本且观后雕之质贞桂挺生便体冬华之秀【艺文类聚职官部太保碑】
  危劲之节贯四序而逾秀坚贞之操经百链而不销【艺文类聚职官部太保碑】
  处尘贵不染被褐重怀珠美玉耀幽石曽兰挺丛刍【艺文类聚内典部内典颂】
  澹台子羽赍千金之璧渡河河欲之阳侯波起两蛟夹船子羽左操璧右操劒击蛟皆死既济三投璧于河河伯三跃而归之子羽毁璧而去【太平御览鳞介部蛟】
  浮舟千仞壑总辔万寻巅流沬不足险石牀岂为艰【初学记居处部园圃】
  禀天然之贞劲经岩冬而不零虽凝霜而挺榦近青春而秀荣若君子之顺时又似乎眞人之抗贞【初学记果木部柏】又如猛风依于虚空而能吹荡烟云尘雾不依于地【大集月藏经卷三】
  降弃一切众邪异学若干法战坚跱幢旛犹如勇将大军之师折伏严敌【阿差朱菩萨经卷一】
  利衰毁誉称讥苦乐八法之风不动如来犹四风之吹须弥也【僧肇注维摩诘经佛国品】
  有本
  本小而后至大是小为大本先学然后至圣是学为圣本也【礼记正义学记】
  不官为羣官之本不器为羣器之本不约为羣约之本不齐为羣齐之本言四者莫不有本人亦以学为本也【礼记正义学记】
  原泉混混不舍昼夜盈科而后进放乎四海有本者如是是之取尔茍为无本七八月之间雨集沟浍皆盈其涸也可立而待也故声闻过情君子耻之【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