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林

  《喻林》为明代宣城人徐元太所编的一部类书,本书是一部专门性的类书,内容乃是撷取典籍中设喻之词,汇为一编,分为十类。取名为《喻林》,有“汇喻为林”之意。

  《喻林》明徐元太撰。元太字汝贤,宣城人。嘉靖乙丑进士。官至刑部尚书。是书采摭古人设譬之词,汇为一编,分十门,每门又各分子目,凡五百八十馀类,历二十馀年而后成,用心颇为勤至。其引书用程大昌《演繁露》之例,皆於条下注明出处,并篇目卷第一一胪载,亦迥异明人剽窃扯挦之习。其自序称阅书四百馀种,而检其所列书名,实不逾半,殆约举其数,未及详核欤。其中随手摭拾,亦往往不得本始。如儿说宋人善辨者一条,本出《韩非子》,周人有仕不遇者一条,本出王充《论衡》,皆引《艺文类聚》。怀金玉者至不生归一条,本出《后汉书·耿弇传》,而引《文选》李善注。头白可期汗青无日一条,本出刘知几《史通》,而引《事文类聚》。天寒即飞鸟走兽尚知相依一条,本出沈约所作《阮籍咏怀诗注》,而亦以为李善。此类颇多。又如以杜预、何休、范甯为汉人,以陈寿为魏人,以李善为隋人,皆时代舛迕。申培《诗说》、《天禄阁外史》、《武侯心书》之类皆明代伪书,不能辨别。《广成子》本苏轼从《庄子》摘出,偶题此名,乃别为一书。无能子云不知何代人,皆未免失於疏略。然自六经以来,即多以况譬达意,而自古未有汇为一书者,元太是编,实为创例。其搜罗繁富,零玑断璧,均足为缀文者沾丐之资,是亦不可无一之书矣。

  《喻林》【徐元太】 字汝贤,号华阳。元太在兄弟八人中排行第七,与兄元气(官至南京右通政使)俱有名于明末政坛。字汝贤,号华阳。嘉靖进士,知魏县,擢吏部主事,迁顺天府尹。巡抚四川,镇压少数民族起义。万历间累官南京刑部尚书。有《喻林》 。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进士,知江山县。丁内艰归乡,服阕补魏县,政绩卓异,擢吏部主事。分校闱试,所拔皆知名士。以取沈懋学之嫌,左迁山东参政。改陕西按察使。以功累进兵部右侍郎。历任刑部左侍郎。转户部,总督仓场乞归。家居数十年,于书无所不读,尤晓畅军事。著有《史鉴吟》等。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喻林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喻林卷八十六

国学作者:明·徐元太   国学书目:喻林   更新:2016/1/6   来源:本站原创

喻林卷八十六
  明 徐元太 撰文章门【一】
  文治
  见龙在田天下文明【易干】
  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易贲】日月丽乎天百谷草木丽乎土重明以丽乎正乃化成天下【易离】
  大人虎变其文炳也【易革】
  君子豹变其文蔚也【易革】
  泉源所渐基于出震之君黼藻斯彰郁乎如云之后【尚书正义序】
  云汉之在天其为文章譬犹天子为法度于天下【郑氏笺诗棫朴】
  次三一从一横天网防【浪】防测曰一从一横经纬陈也【太?经第三应】
  龙出于中法度文明【太?经太?文】
  乐师谓越王曰君王德可刻之于金石声可托之于管弦【李善注文选文赋】
  六艺者道德之深本而仁义之丛薮也天子与羣儒故老斟酌肴覈而行【李善注文选班孟坚典引】
  与之斟酌道德之渊源肴覈仁义之林薮以望元符之臻焉【文选班孟坚典引】
  离为日日天文也艮为石石地文也天文在下地文在上天地之文交相饰成贲者也犹人君以刚柔仁义之道饰成其德也刚柔杂仁义合然后嘉防礼通【玉海周易郑康成注】
  尚文
  文犹质也质犹文也虎豹之鞟犹犬羊之鞟【论语颜渊】顺天文为贲设人文为夬参鸟文离象兽文革【乾坤凿度干凿度上】
  质以文美实由华兴器赖雕饰为好人以舆服为荣【后汉书张衡列传】
  总金鸡而齐鹜?玉?而并驰【晋书文苑传】
  机文犹?圃之积玉无非夜光焉五河之吐流泉源如一焉其?丽妍赡英鋭漂逸亦一代之絶乎【晋书陆机传】高词迥映如朗月之悬光叠意回舒若重岩之积秀千条析理则雹折霜开一绪连文则珠流璧合【晋书陆机列传】文章者葢情性之风标神明之律吕也【南史文学传论】
  以繬縁繬吾何以知其美也以素縁素吾何以知其善也【管子四称】
  士服黻大夫黼诸侯火天子山龙德弥盛者文弥缛中弥理者文弥章也【说苑修文】
  以郁朴之实不晓礼义立之朝廷植笮树表之类也其何益哉【王充论衡量知篇】
  龙鳞有文于蛇为神鳯羽五色于鸟为君虎猛毛蚡蜦龟知背负文四者体不质于物为圣贤【王充论衡书解篇】且夫山无林则为土山地无毛则为泻土人无文则为仆人土山无麋鹿泻土无五谷人无文德不为圣贤【王充论衡书解篇】
  河神故出图洛灵故出书竹帛所记怪竒之物不出潢洿物以文为表人以文为基【王充论衡书解篇】
  德弥盛者文弥缛德弥彰者文弥明大人德扩其文炳小人德炽其文班官尊而文繁德高而文积【王充论衡书解篇】望丰屋知名家睹乔木知旧都鸿文在国圣世之验也【王充论衡佚文篇】
  蹂蹈文锦于泥涂之中闻见之者莫不痛心知文锦之可惜不知文人之当尊不通类也【王充论衡佚文篇】
  若夫?黄所以娯目铿锵所以耸耳媛妃所以绍光刍豢所以悦口也何以甘无味之味听无声之乐观无彩之色也【曹子建辩道论】
  易曰君子豹变其文斐也【许氏说文卷二】
  相省视也从目从木易曰地可观者莫可观于木【许氏说文卷十】
  古者事事醇素今则莫不雕饰时移世改理自然也至于锦丽而且坚未可谓之减于蓑衣辎軿妍而又牢未可谓之不及椎车也【抱朴子外篇钧世】
  且夫本不必皆珍末不必悉薄譬若锦绣之因素地珠玉之居蜯石云雨生于肤寸江河始于咫尺尔则文章虽为德行之弟未可呼为余事也【抱朴子外篇尚博】
  夫士以三坟为金玉五典为瑟筝讲肄为钟鼓百家为笙簧使味道者以辞饱酣德者以义醒【抱朴子外篇安贫】六艺备妍八索必该斯则富矣振翰摛藻德音无穷斯则贵矣【抱朴子外篇安贫】
  且文章之与德行犹十尺之与一丈谓之余事末之前闻【抱朴子外篇尚博】
  筌可以弃而鱼未获则不得无筌文可以废而道未行则不得无文【抱朴子外篇尚博】
  八卦生鹰隼之所被六甲出灵之所负文之所在虽贱犹贵犬羊之鞟未得比焉【抱朴子外篇尚博】
  积万金于箧匮虽俭乏而不用则未知其有异于贫窭怀逸藻于胸心不寄意于翰素则未知其有别于庸猥【抱朴子外篇博喻】

[1] [2] [3] [4] [5] [6]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