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林

  《喻林》为明代宣城人徐元太所编的一部类书,本书是一部专门性的类书,内容乃是撷取典籍中设喻之词,汇为一编,分为十类。取名为《喻林》,有“汇喻为林”之意。

  《喻林》明徐元太撰。元太字汝贤,宣城人。嘉靖乙丑进士。官至刑部尚书。是书采摭古人设譬之词,汇为一编,分十门,每门又各分子目,凡五百八十馀类,历二十馀年而后成,用心颇为勤至。其引书用程大昌《演繁露》之例,皆於条下注明出处,并篇目卷第一一胪载,亦迥异明人剽窃扯挦之习。其自序称阅书四百馀种,而检其所列书名,实不逾半,殆约举其数,未及详核欤。其中随手摭拾,亦往往不得本始。如儿说宋人善辨者一条,本出《韩非子》,周人有仕不遇者一条,本出王充《论衡》,皆引《艺文类聚》。怀金玉者至不生归一条,本出《后汉书·耿弇传》,而引《文选》李善注。头白可期汗青无日一条,本出刘知几《史通》,而引《事文类聚》。天寒即飞鸟走兽尚知相依一条,本出沈约所作《阮籍咏怀诗注》,而亦以为李善。此类颇多。又如以杜预、何休、范甯为汉人,以陈寿为魏人,以李善为隋人,皆时代舛迕。申培《诗说》、《天禄阁外史》、《武侯心书》之类皆明代伪书,不能辨别。《广成子》本苏轼从《庄子》摘出,偶题此名,乃别为一书。无能子云不知何代人,皆未免失於疏略。然自六经以来,即多以况譬达意,而自古未有汇为一书者,元太是编,实为创例。其搜罗繁富,零玑断璧,均足为缀文者沾丐之资,是亦不可无一之书矣。

  《喻林》【徐元太】 字汝贤,号华阳。元太在兄弟八人中排行第七,与兄元气(官至南京右通政使)俱有名于明末政坛。字汝贤,号华阳。嘉靖进士,知魏县,擢吏部主事,迁顺天府尹。巡抚四川,镇压少数民族起义。万历间累官南京刑部尚书。有《喻林》 。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进士,知江山县。丁内艰归乡,服阕补魏县,政绩卓异,擢吏部主事。分校闱试,所拔皆知名士。以取沈懋学之嫌,左迁山东参政。改陕西按察使。以功累进兵部右侍郎。历任刑部左侍郎。转户部,总督仓场乞归。家居数十年,于书无所不读,尤晓畅军事。著有《史鉴吟》等。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喻林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喻林卷九十

国学作者:明·徐元太   国学书目:喻林   更新:2016/1/6   来源:本站原创

喻林卷九十
  明 徐元太 撰文章门【五】
  饰外
  平虽美丈夫如冠玉耳其中未必有也【史记陈丞相世家】鲁哀公问乎顔阖曰吾以仲尼为贞干国其瘳乎曰殆哉汲汲乎仲尼方且饰羽而画从事华辞以支为防【庄子列御寇】
  君子之学也入乎耳着乎心布乎四体形乎动静端而言蠕而动一可以为法则小人之学也入乎耳出乎口口耳之间则四寸耳曷足以美七尺之躯哉【荀子劝学篇】且先王之赋颂钟鼎之铭皆潘吾之迹华山之博也【韩非子外储説左上】
  至美素璞物莫能饰也至贤保真伪文莫能增也故金玉不琢美珠不画今仲由冉求无檀柘之材隋和之璞而强文之譬若雕朽木而砺铅刀饰嫫母画土人也被以五色斐然成章及遭行潦流波则沮矣夫重懐古道枕藉诗书危不能安乱不能治邮里逐鸡难亦无党也【盐铁论殊路】
  次二不增其方而增其光防测曰不增其方徒饰外也【太?经第一增】
  次六鸿文无范恣于川测曰鸿文无范恣意往也【太?经第四文】
  次四粉其题防【弁】雨其渥须视无姝测曰粉题雨须不可忍瞻也【太?经第五视】
  次六素车翠葢维视之害贞测曰素车翠葢徒好外也【太?经第五视】
  次二无质饰先文后失服测曰无质先文失贞也【太?经第五饰】
  鄷文茂记繁如荣华恢谐剧谈甘如饴蜜未必得实【王充论衡本性篇】
  彼利口者茍美其声气繁其辞令如激风之至如暴雨之集【徐干中论覈辩】
  茍言茍辩则小人也虽美説何异乎鵙之好鸣铎之喧哗哉【徐干中论覈辩】
  以其泉不自中涌而注之者从外来也【徐干中论考伪】
  为小人之道不饰其心而饰其面犹姝姝之好而遇于雨故视无好也【太?经第五视解】
  心中所有尽附皮肤【抱朴子外篇行品】
  率皆皮肤狡泽而懐空抱虚有似蜀人瓠壶之喻【抱朴子外篇疾谬】
  虚谈则口吐氷霜行已则浊于泥潦【抱朴子外篇呉失】
  竝未能振叶以寻根观澜而索源【文心雕龙序志】
  昔秦女嫁晋从文衣之媵者晋人贵媵而贱女楚珠鬻郑为薰桂之椟郑人买椟而还珠若文浮于理末胜其本则秦女楚珠复在于兹矣【文心雕龙议对】
  金樽玉杯不能使薄酒更厚【文选谢灵运邺中诗注】
  淮南王安多华少实【意林太?经】
  夫论事比类不得其体虽饰以华辞文以美言无异锦绣衣掘株管弦乐土梗非其趋也【太平御覧布帛部绣】
  鲁人有好钓者以桂为饵黄金之钩错以银碧垂翡翠之纶其持竿处位则是然其得鱼不几矣故曰钓之务不在芳饰事之急不在辩言【太平御览资产部钓】
  譬如画箧巧工所成中盛臭秽种种不净【大寳积经卷一百一十三】饰以珠璎珞外好如画瓶【禅要呵欲经】
  譬如賔三藏比邱行阿兰若法至一王寺寺设大防守门人见其衣服麤弊遮门不前如是数数以衣服故每不得前便作方便假借好衣而来门家见之聼前不禁既至防坐得种种好食先以与衣众人问言何以尔也答言我比数来每不得入今以衣故得在此坐得种种好食实是衣故得之故以与衣【大智度论卷十四】
  夫忠言所以显理绮语所以垂真【法苑珠林卷七十七】
  戒靡
  画蛇之説文擅于纵横非马之谈辩离于坚白【礼记正义序】诗曰衣锦尚防恶其文之着也故君子之道闇然而日章小人之道的然而日亡【中庸
  连篇累牍不出月露之形积案盈箱唯是风云之状【北史李谔传】
  虽如来须弥之寳塔帝释刀利之神宫尚未足以喻其丽方其饰矣【晋书赫连勃勃传】
  道?于小成言隠于荣华【庄子齐物论】
  明主制礼义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