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林

  《喻林》为明代宣城人徐元太所编的一部类书,本书是一部专门性的类书,内容乃是撷取典籍中设喻之词,汇为一编,分为十类。取名为《喻林》,有“汇喻为林”之意。

  《喻林》明徐元太撰。元太字汝贤,宣城人。嘉靖乙丑进士。官至刑部尚书。是书采摭古人设譬之词,汇为一编,分十门,每门又各分子目,凡五百八十馀类,历二十馀年而后成,用心颇为勤至。其引书用程大昌《演繁露》之例,皆於条下注明出处,并篇目卷第一一胪载,亦迥异明人剽窃扯挦之习。其自序称阅书四百馀种,而检其所列书名,实不逾半,殆约举其数,未及详核欤。其中随手摭拾,亦往往不得本始。如儿说宋人善辨者一条,本出《韩非子》,周人有仕不遇者一条,本出王充《论衡》,皆引《艺文类聚》。怀金玉者至不生归一条,本出《后汉书·耿弇传》,而引《文选》李善注。头白可期汗青无日一条,本出刘知几《史通》,而引《事文类聚》。天寒即飞鸟走兽尚知相依一条,本出沈约所作《阮籍咏怀诗注》,而亦以为李善。此类颇多。又如以杜预、何休、范甯为汉人,以陈寿为魏人,以李善为隋人,皆时代舛迕。申培《诗说》、《天禄阁外史》、《武侯心书》之类皆明代伪书,不能辨别。《广成子》本苏轼从《庄子》摘出,偶题此名,乃别为一书。无能子云不知何代人,皆未免失於疏略。然自六经以来,即多以况譬达意,而自古未有汇为一书者,元太是编,实为创例。其搜罗繁富,零玑断璧,均足为缀文者沾丐之资,是亦不可无一之书矣。

  《喻林》【徐元太】 字汝贤,号华阳。元太在兄弟八人中排行第七,与兄元气(官至南京右通政使)俱有名于明末政坛。字汝贤,号华阳。嘉靖进士,知魏县,擢吏部主事,迁顺天府尹。巡抚四川,镇压少数民族起义。万历间累官南京刑部尚书。有《喻林》 。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进士,知江山县。丁内艰归乡,服阕补魏县,政绩卓异,擢吏部主事。分校闱试,所拔皆知名士。以取沈懋学之嫌,左迁山东参政。改陕西按察使。以功累进兵部右侍郎。历任刑部左侍郎。转户部,总督仓场乞归。家居数十年,于书无所不读,尤晓畅军事。著有《史鉴吟》等。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喻林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喻林卷九十八

国学作者:明·徐元太   国学书目:喻林   更新:2016/1/6   来源:本站原创

喻林卷九十八
  明 徐元太 撰政治门【三】
  敎化
  水之流也固走下不善故有桴【汲冡周书周祝解】
  下之顺上当如?在纲各有条理而不乱也【孔氏传书盘庚上】为政之术如梓人治材为器已劳力朴治斵削惟其当涂以漆丹以朱而后成以言敎化亦须礼义然后治【孔氏传书梓材】
  中原有菽【音叔】庶民采之螟蛉有子蜾蠃负之敎诲尔子式谷似之【诗小雅小宛】
  天之牖民如壎【音埙】如箎【音池】如璋如圭如取如携【诗大雅板】思乐【音洛】泮【音判】水薄采其芹鲁矦戾止言观其旂 思乐泮水薄采其藻鲁侯戾止其马蹻蹻 思乐泮水薄采其茆鲁侯戾止在泮饮酒【诗鲁颂泮水】
  风风也敎也风以动之敎以化之【毛诗关雎】
  麟之趾关雎之应也关雎之化行则天下无犯非礼虽衰世之公子皆信厚如麟趾之时也【毛诗麟趾】
  汉广德广所及也文王之道被于南国美化行乎江汉之域【毛诗广汉】
  汝坟道化行也文王之化行乎汝坟之国【毛诗汝坟】
  行露召伯听讼也衰乱之俗微贞信之教兴强暴之男不能侵陵贞女也【毛诗行露】
  飘风回风也恶人被德化而消犹飘风之入曲阿也【毛诗卷阿注】
  猱之性善登木若教使其为之必也涂之性善着若以涂附其着亦必也以喻人之心皆有仁义敎之则进【郑氏笺诗角弓】
  教令之出如卖物物善则其售贾贵物恶则其售贾贱德加于民民则以义报之【郑氏笺诗抑】
  鸮恒恶鸣今来止于泮水之木上食其桑黮为此之故故改其鸣归就我以善音喻人感于恩则化也【郑氏笺诗泮水】激扬之水波流湍疾行于石上洗去石之垢秽使白石凿凿然而鲜明以兴桓叔之德政教寛明行于民上除去民之疾恶使沃国之民皆得有礼义也【毛诗正义扬之水】蒹葭在众草之中苍苍然彊盛虽似不可雕伤至白露凝戾为霜则成而为黄矣以兴众民之彊者不从襄公教令虽似不可屈服若得周礼以教则众民自然服矣【毛诗正义蒹葭】
  菁菁然茂盛者萝蒿也此萝蒿所以得茂盛者由生在阿中得阿之长养故茂盛以兴德盛者是学士也此学士所以致德盛者由升在彼学中得君之长育故使德盛【毛诗正义菁菁者莪】
  桑虫自有子而蒲卢负而养之以成己子若有圣德者能教诲尔之万民用善道则似之矣【毛诗正义小宛】
  王之不教小人如人之禁彼云无得教猱之升木若教之升木则如以涂泥涂物必附着也何者猱之性善登木今教之使登必能登木矣又喻涂之性善附着以之涂物必着矣以兴王自不教小人以仁义者若教小人以仁义则必从矣何者以人性皆有仁义因其性而道之故教之必从也【毛诗正义角弓】
  天王之导民也如壎然如箎然言民必应君命如壎箎之相和也如璋如圭然言民必同君心如圭璋之相合也又如往取物如手携物言其必从君化如携取之随人君也【毛诗正义板】
  翩然而飞者彼飞鸮恶声之鸟今来集止于我泮水之林食我泮宫之桑黮归我好善之美音恶声之鸟食桑黮而变音喻不善之人感恩惠而从化【毛诗正义泮水】
  天地之道寒暑不时则疾风雨不节则饥教者民之寒暑也教不时则伤世事者民之风雨也事不节则无功【礼记乐记】
  政之教大夫官之教士技之教庶人扬则抑抑则?缀以德行不任以言庶人以言犹以夏后氏之祔怀袍褐也行不越境【大戴礼记虞戴德】
  为人父者以为父鹄为人子者以为子鹄为人君者以为君鹄为人臣者以为臣鹄故射者各射已之鹄【礼记射义】蒲卢取桑虫之子去而变化之以成为己子政之于百姓若蒲卢之于桑虫然【郑氏注礼记中庸
  觞酒豆肉让而受恶民犹犯齿衽席之上让而坐下民犹犯贵朝廷之位让而就贱民犹犯君【礼记坊记】
  治国虽用善道所宜而不更为讲学使民知其道理如农夫虽种嘉谷而不耘壅则苗不出茂厚实也【礼记正义礼运】农夫耕田既毕以美善种子而种之圣王以礼正人情既毕用此善道而敎之【礼记正义礼运】
  十二月限分犹人才各有所长圣人随人才而教之则人竭其才之所长而为功【礼记正义礼运】
  父义母慈父能教而不能爱母则能爱而不能教言子产若众人之母但能恩慈食之不能严励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