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林

  《喻林》为明代宣城人徐元太所编的一部类书,本书是一部专门性的类书,内容乃是撷取典籍中设喻之词,汇为一编,分为十类。取名为《喻林》,有“汇喻为林”之意。

  《喻林》明徐元太撰。元太字汝贤,宣城人。嘉靖乙丑进士。官至刑部尚书。是书采摭古人设譬之词,汇为一编,分十门,每门又各分子目,凡五百八十馀类,历二十馀年而后成,用心颇为勤至。其引书用程大昌《演繁露》之例,皆於条下注明出处,并篇目卷第一一胪载,亦迥异明人剽窃扯挦之习。其自序称阅书四百馀种,而检其所列书名,实不逾半,殆约举其数,未及详核欤。其中随手摭拾,亦往往不得本始。如儿说宋人善辨者一条,本出《韩非子》,周人有仕不遇者一条,本出王充《论衡》,皆引《艺文类聚》。怀金玉者至不生归一条,本出《后汉书·耿弇传》,而引《文选》李善注。头白可期汗青无日一条,本出刘知几《史通》,而引《事文类聚》。天寒即飞鸟走兽尚知相依一条,本出沈约所作《阮籍咏怀诗注》,而亦以为李善。此类颇多。又如以杜预、何休、范甯为汉人,以陈寿为魏人,以李善为隋人,皆时代舛迕。申培《诗说》、《天禄阁外史》、《武侯心书》之类皆明代伪书,不能辨别。《广成子》本苏轼从《庄子》摘出,偶题此名,乃别为一书。无能子云不知何代人,皆未免失於疏略。然自六经以来,即多以况譬达意,而自古未有汇为一书者,元太是编,实为创例。其搜罗繁富,零玑断璧,均足为缀文者沾丐之资,是亦不可无一之书矣。

  《喻林》【徐元太】 字汝贤,号华阳。元太在兄弟八人中排行第七,与兄元气(官至南京右通政使)俱有名于明末政坛。字汝贤,号华阳。嘉靖进士,知魏县,擢吏部主事,迁顺天府尹。巡抚四川,镇压少数民族起义。万历间累官南京刑部尚书。有《喻林》 。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进士,知江山县。丁内艰归乡,服阕补魏县,政绩卓异,擢吏部主事。分校闱试,所拔皆知名士。以取沈懋学之嫌,左迁山东参政。改陕西按察使。以功累进兵部右侍郎。历任刑部左侍郎。转户部,总督仓场乞归。家居数十年,于书无所不读,尤晓畅军事。著有《史鉴吟》等。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喻林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喻林卷九十九

国学作者:明·徐元太   国学书目:喻林   更新:2016/1/6   来源:本站原创

喻林卷九十九
  明 徐元太 撰政治门【四】
  赏罚
  火在天上大有君子以遏恶?善顺天休命【易大有】讼言终朝晋言一书俱不尽一日明黜陟之速所以示惩劝也【周易正义晋】
  天有命有祸有福人有丑有绋絻有斧钺以人之丑当天之命以绋絻当天之福以斧钺当天之祸【汲?周书命训解】明主醲于用赏约于用刑【后汉书马援传】
  受尧诛者不能无怨受桀赏者不能无慕此人情也【呉志孙晧传注】
  悬爵于朝而有功者必縻其赏悬刑于市而有罪者必罹其辜【魏书髙祖上纪】
  治斧钺者不敢让刑治轩冕者不敢让赏坟然若一父子若一家之实义礼明也【管子君臣下】
  春夏生长秋冬收藏四时之节也赏赐刑罚主之节也四时未尝不生杀也主未尝不赏罚也【管子形势解】
  王者刑九赏一强国刑七赏三削国刑五赏五【商子去强】明君之行赏也暧乎如时雨百姓利其泽其行罚也畏乎如雷霆神圣不能解也【韩非子主道】
  善之生如春恶之死如秋故民劝极力而乐尽情【韩非子守道】
  赏罚之为道利器也君固握之不可以示人若如臣者犹兽鹿也惟荐草而死【韩非子内储说上】
  赏罚者利器也君操之以制臣臣得之以拥主故君先见所赏则臣鬻之以为德君先见所罚则臣鬻之以为威故曰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韩非子内储说下】
  延陵卓子乘苍龙桃文之乘钩饰在前错錣在后马欲进则钩饰禁之欲退则错錣贯之马因旁出造父过而为之泣涕曰古之治人亦然矣夫赏所以劝之而毁存焉罚所以禁之而誉加焉民中立而不知所由此亦圣人之所为泣也【韩非子外储说右】
  夫必恃自直之箭百世无矢恃自圜之木千岁无轮矣自直之箭自圜之木百世无有一然而世皆乘车射禽者何也隠括之道用也虽有不恃隠括而有自直之箭自圜之木良工弗贵也何则乘者非一人射者非一发也不恃赏罚而恃自善之民明主弗贵也何则国法不可失而所治非一人也【韩非子显学】
  武王问太公望曰吾欲少间而极用人之要望对曰赏如山罚如谿【尉缭子兵教】
  民无道知天民以四时寒暑日月星辰之行知天四时寒暑日月星辰之行当则诸生有血气之类皆为得其处而安其产人臣亦无道知主人臣以赏罚爵禄之所加知主主之赏罚爵禄之所加者宜则亲疎逺近贤不肖皆尽其力而以为用矣【吕氏春秋当赏】
  夫登山而视牛若羊视羊若豚牛之性不若羊羊之性不若豚所自视之势过也而因怒于牛羊之小也此狂夫之大者狂而以行赏罚此戴氏之所以絶也【吕氏春秋壅塞】为君虚心静处聪听其响明视其形以行赏罚之象其行赏罚也响清则生清者荣响浊则生浊者辱影正则生正者进影枉则生枉者绌【春秋繁露保位权】
  人君秋赏则温夏罚则寒【王充论衡感虚篇】
  夫赏罚之于万民犹辔防之于驷马也辔策不调非徒迟速之分也至于覆车而摧辕赏罚之不明也则非徒治乱之分也至于灭国而丧身可不慎乎【徐干中论赏罚】天地之道不能纯仁故青阳阐陶育之和素秋厉肃杀之威融风扇则枯瘁摅藻白露凝则繁英雕零是以品物阜焉岁功成焉温而无寒则蝡动不蛰根植冬荣寛而无严则奸宄并作利器长守故明赏以存正必罚以闲邪劝沮之器莫此之要【抱朴子外篇用刑】
  毫厘蹉于机则寻常违于的与夺失于此则善否乱于彼邪正混侔则彞伦攸斁功过不料则庶绩以崩故明君赏犹春雨而无霖淫之失罚拟秋霜而无诡时之严【抱朴子外篇广譬】
  二仪不能废春秋以成嵗明主不能舎刑德以致治【抱朴子外篇广譬】
  赏罚者国之利器而制人之柄也故天以晷数成嵗国以法敎为治晷运于天则时成于地法动于上则治成于人晷之运也先春后秋法之动也先赏后罚【刘子赏罚】温风发春所以动萌华也寒露降秋所以殒茂叶也明赏有德所以劝善人也显罚有过所以禁下姧也【刘子赏罚】赏信而罚明则万人从之若舟之循川车之遵路亦奚向而不济何行而弗臻矣【刘子赏罚】
  春秋不以善恶殊其雕荣人君不以贵贱革其赏罚【文选陆士衡连珠注】
  无赏罚之君而欲世治犹不事梳栉而求髪治不可得也【意林正论】
  行赏不洽于人是春半半生也行罚不威是

[1] [2] [3] [4] [5] [6]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