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林

  《喻林》为明代宣城人徐元太所编的一部类书,本书是一部专门性的类书,内容乃是撷取典籍中设喻之词,汇为一编,分为十类。取名为《喻林》,有“汇喻为林”之意。

  《喻林》明徐元太撰。元太字汝贤,宣城人。嘉靖乙丑进士。官至刑部尚书。是书采摭古人设譬之词,汇为一编,分十门,每门又各分子目,凡五百八十馀类,历二十馀年而后成,用心颇为勤至。其引书用程大昌《演繁露》之例,皆於条下注明出处,并篇目卷第一一胪载,亦迥异明人剽窃扯挦之习。其自序称阅书四百馀种,而检其所列书名,实不逾半,殆约举其数,未及详核欤。其中随手摭拾,亦往往不得本始。如儿说宋人善辨者一条,本出《韩非子》,周人有仕不遇者一条,本出王充《论衡》,皆引《艺文类聚》。怀金玉者至不生归一条,本出《后汉书·耿弇传》,而引《文选》李善注。头白可期汗青无日一条,本出刘知几《史通》,而引《事文类聚》。天寒即飞鸟走兽尚知相依一条,本出沈约所作《阮籍咏怀诗注》,而亦以为李善。此类颇多。又如以杜预、何休、范甯为汉人,以陈寿为魏人,以李善为隋人,皆时代舛迕。申培《诗说》、《天禄阁外史》、《武侯心书》之类皆明代伪书,不能辨别。《广成子》本苏轼从《庄子》摘出,偶题此名,乃别为一书。无能子云不知何代人,皆未免失於疏略。然自六经以来,即多以况譬达意,而自古未有汇为一书者,元太是编,实为创例。其搜罗繁富,零玑断璧,均足为缀文者沾丐之资,是亦不可无一之书矣。

  《喻林》【徐元太】 字汝贤,号华阳。元太在兄弟八人中排行第七,与兄元气(官至南京右通政使)俱有名于明末政坛。字汝贤,号华阳。嘉靖进士,知魏县,擢吏部主事,迁顺天府尹。巡抚四川,镇压少数民族起义。万历间累官南京刑部尚书。有《喻林》 。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进士,知江山县。丁内艰归乡,服阕补魏县,政绩卓异,擢吏部主事。分校闱试,所拔皆知名士。以取沈懋学之嫌,左迁山东参政。改陕西按察使。以功累进兵部右侍郎。历任刑部左侍郎。转户部,总督仓场乞归。家居数十年,于书无所不读,尤晓畅军事。著有《史鉴吟》等。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喻林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喻林卷一百二

国学作者:明·徐元太   国学书目:喻林   更新:2016/1/6   来源:本站原创

喻林卷一百二
  明 徐元太 撰政治门【七】
  尚威
  险陗之极不可升也严法峻整难可犯也【王弼注易习坎】韩子曰慈母有败子而严家无格虏者何也则能罚之加焉必也【史记李斯传】
  布帛寻常庸人不释铄金百镒盗跖不?者非庸人之心重寻常之利深而盗跖之欲浅也又不以盗跖之行为轻百镒之重也?必随手刑则盗跖不?百镒而罚不必行也则庸人不释寻常是故城高五丈而楼季不轻犯也泰山之高百仞而跛防牧其上夫楼季也而难五丈之限岂跛防也而易百仞之高哉峭堑之势异也【史记李斯传】
  屠牛坦一朝解十二牛而芒刃不顿者所排击剥割皆众理解也至于髋髀之所非斤则斧夫仁义恩厚人主之芒刃也权埶法制人主之斤斧也今诸矦王皆众髋髀也释斤斧之用而欲婴以芒刃臣以为不缺则折【前汉书贾谊传】
  驭黠马者利其衔策梁国大都吏民凋敝且当以柱后惠文弹治之耳【前汉书张敞传】
  又不应?垂翅人谁复惮【晋书傅?传】
  惠者民之仇雠法者民之父母【周书乐运传】
  水平而不流无源则遫竭雨平而云不甚无委云云则遫已政平而无威则不行【管子侈靡】
  以良民治必乱至削以奸民治必治至强【商子说民】
  威以一取十以声取实故能为威者王【商子去强】
  能生不能杀曰自攻之国必削能生能杀曰攻敌之国必强【商子去强】
  其刑罚重而信其诛杀猛而必黭然而雷击之如墙厌之【荀子彊国】
  夫惜草茅者耗禾穗惠盗贼者伤良民今缓刑罚行寛惠是利奸邪而害善人也【韩非子难二】
  古今异俗新故异备如欲以寛缓之政治急世之民犹无辔策而御駻马此不知之患也【韩非子五蠧】
  布帛寻常庸人不释铄金百镒盗跖不掇不必害则不释寻常必害则手不掇百镒故明主必其诛也【韩非子五蠧】十仞之城楼季弗能逾者峭也千仞之山跛牂易牧者夷也故明王峭其法而严其刑也【韩非子五蠧】
  人之情性莫先于父母父母皆见爱而未必治也君虽厚爱奚遽不乱今先王之爱民不过父母之爱子子未必不乱也则民奚遽治哉【韩非子五蠧】
  今有不才之子父母怒之弗为改乡人谯之弗为动师长敎之弗为变夫以父母之爱乡人之行师长之智三美加焉而终不动其胫毛不改州部之吏操官兵推公法而求索奸人然后恐惧变其节易其行矣故父母之爱不足以敎子必待州部之严刑者民固矫于爱听于威矣【韩非子五蠧】
  治贼非治所揆也治所揆也者是治死人也刑盗非治所刑也治所刑也者是治胥靡也故曰重一奸之罪而止境内之邪此所以为治也重罚者盗贼也而悼惧者良民也欲治者奚疑于重刑【韩非子六反】
  先圣有谚曰不踬于山而踬于垤山者大故人慎之垤微小故人易之也今轻刑罚民必易之犯而不诛是驱国而弃之也犯而诛之是为民设陷也是故轻罪者民之垤也以轻罪之为民道也非乱国也则设民陷也【韩非子六反】
  故母厚爱处子多败推爱也父薄爱敎笞子多善用严也【韩非子六反】
  凡人之生也财用足则隳于用力上治懦则肆于为非财用足而力作者神农也上治懦而行修者曾史也夫民之不及神农曾史亦已明矣【韩非子六反】
  母之爱子也倍父父令之行于子也十母吏之于民无爱令之行于民也万父母积爱而令穷吏用威严而民听从严爱之防亦可决矣【韩非子六反】
  今家人之治产也相忍以饥寒相强以苦劳虽犯军旅之难饥馑之患温衣羙食者必是家也相怜以衣食相惠以佚乐天饥岁荒嫁妻卖子者必是家也故法之为道前苦而长利仁之为道偷乐而后穷圣人权其轻重出其大利故用法之相忍而弃仁人之相怜也【韩非子六反】慈母之于弱子也爱不可为前然而弱子有僻行使之随师有恶病使之事医不随师则陷于刑不事医则疑于死慈母虽爱无益于振刑救死则存子者非爱也子母之性爱也臣主权防也母不能以爱存家君安能以爱持国【韩非子八说】
  荆南之地丽水之中生金人多窃采金采金之禁得而辄辜磔于市甚众壅离其水也而人窃金不止夫罪莫重辜磔于市犹不止者不必得也故今有于此曰予汝天下而杀汝身庸人不为也夫有天下大利也犹不为者知必死故不必得也则虽

[1] [2] [3] [4]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