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林

  《喻林》为明代宣城人徐元太所编的一部类书,本书是一部专门性的类书,内容乃是撷取典籍中设喻之词,汇为一编,分为十类。取名为《喻林》,有“汇喻为林”之意。

  《喻林》明徐元太撰。元太字汝贤,宣城人。嘉靖乙丑进士。官至刑部尚书。是书采摭古人设譬之词,汇为一编,分十门,每门又各分子目,凡五百八十馀类,历二十馀年而后成,用心颇为勤至。其引书用程大昌《演繁露》之例,皆於条下注明出处,并篇目卷第一一胪载,亦迥异明人剽窃扯挦之习。其自序称阅书四百馀种,而检其所列书名,实不逾半,殆约举其数,未及详核欤。其中随手摭拾,亦往往不得本始。如儿说宋人善辨者一条,本出《韩非子》,周人有仕不遇者一条,本出王充《论衡》,皆引《艺文类聚》。怀金玉者至不生归一条,本出《后汉书·耿弇传》,而引《文选》李善注。头白可期汗青无日一条,本出刘知几《史通》,而引《事文类聚》。天寒即飞鸟走兽尚知相依一条,本出沈约所作《阮籍咏怀诗注》,而亦以为李善。此类颇多。又如以杜预、何休、范甯为汉人,以陈寿为魏人,以李善为隋人,皆时代舛迕。申培《诗说》、《天禄阁外史》、《武侯心书》之类皆明代伪书,不能辨别。《广成子》本苏轼从《庄子》摘出,偶题此名,乃别为一书。无能子云不知何代人,皆未免失於疏略。然自六经以来,即多以况譬达意,而自古未有汇为一书者,元太是编,实为创例。其搜罗繁富,零玑断璧,均足为缀文者沾丐之资,是亦不可无一之书矣。

  《喻林》【徐元太】 字汝贤,号华阳。元太在兄弟八人中排行第七,与兄元气(官至南京右通政使)俱有名于明末政坛。字汝贤,号华阳。嘉靖进士,知魏县,擢吏部主事,迁顺天府尹。巡抚四川,镇压少数民族起义。万历间累官南京刑部尚书。有《喻林》 。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进士,知江山县。丁内艰归乡,服阕补魏县,政绩卓异,擢吏部主事。分校闱试,所拔皆知名士。以取沈懋学之嫌,左迁山东参政。改陕西按察使。以功累进兵部右侍郎。历任刑部左侍郎。转户部,总督仓场乞归。家居数十年,于书无所不读,尤晓畅军事。著有《史鉴吟》等。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喻林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喻林卷一百四

国学作者:明·徐元太   国学书目:喻林   更新:2016/1/6   来源:本站原创

喻林卷一百四
  明 徐元太 撰政治门【九】
  理财
  国君有财货而不能用如山隰不能自用其财【毛诗山有枢】嫔贡丝枲也器贡银铁石磬丹漆也币贡玉马皮帛也材贡櫄干栝栢篠簜也货贡金玉贝也服贡絺纻也斿贡燕好珠玑琅玕也物贡杂物鱼盐橘柚也【郑氏注周礼天官太宰】
  且絶民用以实王府犹塞川原而为潢汚也其竭也无日矣【国语周】
  登良山而采符玉泛瀛海而罩珠玑【晋书食货志】
  壤可以为粟木可以为货粟尽则有生货散则有聚君人者名之为贵财安可有【管子中匡】
  王主积于民霸主积于将士衰主积于贵人亡主积于妇女珠玉故先王愼其所积【管子枢言】
  宫室械器非山无所仰然后君立三等之租于山曰握以下者为柴楂把以上者为室奉三围以上为棺椁之奉【管子山国轨】
  善为国者如金石之相举重钧则金倾故治权则势重治道则势羸今谷重于吾国轻于天下则诸侯之自泄如原水之就下【管子揆度】
  此所谓用若挹于河海若输之给马此阴王之业【管子轻重甲】
  五谷粟米者民之司命也黄金刀布者民之通货也先王善制其通货以御其司命故民力可尽也【管子轻重乙】源泉有竭鬼神有歇守物之终始身不竭此谓源究【管子轻重下】
  玉起于禺【音虞】氏金起于汝汉珠起于赤野东南西北距周七千八百里水絶壤断舟车不能通先王为其途之逺其至之难故托用于其重以珠玉为上币以黄金为中币以刀布为下币三币握之则非有补于暖也食之则非有补于饱也先王以守财物以御民事而平天下也【管子国蓄】
  北海则有走马吠犬焉然而中国得而畜使之南海则有羽翮齿革曾青丹干焉然而中国得而财之东海则有紫紶鱼盐焉然而中国得而衣食之西海则有皮革文旄焉然而中国得而用之故泽人足乎木山人足乎鱼农夫不斵削不陶冶而足械用工贾不耕田而足菽粟故虎豹为猛矣然君子剥而用之故天之所覆地之所载莫不尽其美致其用【荀子王制】
  上得天时下得地利中得人和则财货浑浑如泉源汸汸如河海暴暴如丘山【荀子富国】
  田野县鄙者财之本也垣窌仓廪者财之末也百姓时和事业得叙者货之源也等赋府库者货之流也故明王必谨养其和节其流开其源而时斟酌焉【荀子富国篇】利出一空者其国无敌利出二空者其兵半用利出十空者民不守【韩非子饰令】
  今夫越之具区楚之云梦宋之钜野齐之孟诸有国之富而伯王之资也人主统而一之则强不禁则亾齐以其肠胃予人家强而不制枝大而折干以专巨海之富而擅鱼盐之利也【盐铁论刺权】
  贤圣治家非一室富国非一道【盐铁论本议】
  夏后以?贝周人以紫石后世或金钱刀布物极而衰终始之运也【盐铁论错币】
  今山泽之财均输之藏所以御轻重而役诸侯也汝汉之金纎防之贡所以诱外国而钓胡之宝也【盐铁论力耕】圣人因天时知者因地财上士取诸人中士劳其形长沮桀溺无百金之积蹠蹻之徒无猗顿之富【盐铁论力耕】使治家养生必于农则舜不为甄陶而伊尹不为庖【盐铁论力耕】
  是开利孔为民罪梯者也【盐铁论本议】
  家人有宝器尚函匣而藏之况人主之山海乎【盐铁论禁耕】民人藏于家诸侯藏于国天子藏于海内故民人以垣墙为藏闭天子以四海为匣匮【盐铁论禁耕】
  若各居其处食其食则是橘柚不鬻朐卤之盐不出旃罽不市而呉唐之材不用也【盐铁论通有】
  家人语陶朱为生本末异径一家数事而治生之道乃备【盐铁论水旱】
  王国富民霸国富士仅存之国富大夫亡道之国富仓府是谓上溢而下漏【说苑政理】
  譬无异夫路人反裘而负刍也将爱其毛不知其里尽毛无所恃也今吾田地不加广士民不加众而钱十倍必取之士大夫也【新序杂事二】
  或曰?羊利而国用足盍诸曰譬诸父子为人父而其子纵利如子何【扬子寡见篇】
  王者藏于天下诸侯藏于百姓农夫藏于囷庾商贾藏于箧匮【初学记居处部库藏】
  通变
  被髪文身错臂左袵瓯越之民也黑齿雕题鳀冠秫缝大呉之国也礼服不同其便一也是以乡异而用变事异而礼易是故圣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