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林

  《喻林》为明代宣城人徐元太所编的一部类书,本书是一部专门性的类书,内容乃是撷取典籍中设喻之词,汇为一编,分为十类。取名为《喻林》,有“汇喻为林”之意。

  《喻林》明徐元太撰。元太字汝贤,宣城人。嘉靖乙丑进士。官至刑部尚书。是书采摭古人设譬之词,汇为一编,分十门,每门又各分子目,凡五百八十馀类,历二十馀年而后成,用心颇为勤至。其引书用程大昌《演繁露》之例,皆於条下注明出处,并篇目卷第一一胪载,亦迥异明人剽窃扯挦之习。其自序称阅书四百馀种,而检其所列书名,实不逾半,殆约举其数,未及详核欤。其中随手摭拾,亦往往不得本始。如儿说宋人善辨者一条,本出《韩非子》,周人有仕不遇者一条,本出王充《论衡》,皆引《艺文类聚》。怀金玉者至不生归一条,本出《后汉书·耿弇传》,而引《文选》李善注。头白可期汗青无日一条,本出刘知几《史通》,而引《事文类聚》。天寒即飞鸟走兽尚知相依一条,本出沈约所作《阮籍咏怀诗注》,而亦以为李善。此类颇多。又如以杜预、何休、范甯为汉人,以陈寿为魏人,以李善为隋人,皆时代舛迕。申培《诗说》、《天禄阁外史》、《武侯心书》之类皆明代伪书,不能辨别。《广成子》本苏轼从《庄子》摘出,偶题此名,乃别为一书。无能子云不知何代人,皆未免失於疏略。然自六经以来,即多以况譬达意,而自古未有汇为一书者,元太是编,实为创例。其搜罗繁富,零玑断璧,均足为缀文者沾丐之资,是亦不可无一之书矣。

  《喻林》【徐元太】 字汝贤,号华阳。元太在兄弟八人中排行第七,与兄元气(官至南京右通政使)俱有名于明末政坛。字汝贤,号华阳。嘉靖进士,知魏县,擢吏部主事,迁顺天府尹。巡抚四川,镇压少数民族起义。万历间累官南京刑部尚书。有《喻林》 。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进士,知江山县。丁内艰归乡,服阕补魏县,政绩卓异,擢吏部主事。分校闱试,所拔皆知名士。以取沈懋学之嫌,左迁山东参政。改陕西按察使。以功累进兵部右侍郎。历任刑部左侍郎。转户部,总督仓场乞归。家居数十年,于书无所不读,尤晓畅军事。著有《史鉴吟》等。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喻林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喻林卷一百五

国学作者:明·徐元太   国学书目:喻林   更新:2016/1/6   来源:本站原创

喻林卷一百五
  明 徐元太 撰政治门【十】
  更新
  蛊元亨利渉大川先甲三日后甲三日【易蛊】
  山下有风蛊君子以振民育德【易蛊】
  干父之蛊意承考也【易蛊】
  先庚三日后庚三日吉【易防】
  若顚木之有由蘖【书盘庚上】
  今往迁都更求昌盛如颠仆之木有用生蘖哉【孔氏传书盘庚上】
  此都毁坏若枯死之木若弃去毁坏之邑更得昌盛犹顚仆枯死之木用生蘖哉【尚书正义盘庚上】
  人之有疾治之以理则疾去人之有恶化之以道则恶除【尚书正义康诰】
  原田毎毎?其旧而新是谋【左传僖公二十八年】
  今有人日攘其隣之鸡者或告之曰是非君子之道曰请损之月攘一鸡以待来年然后已如知其非义斯速已矣何待来年【孟子滕文公下】
  及汉兴依日月之末光何谨守管籥因民之疾苦秦法顺流与之更始【史记萧相国世家】
  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今临政而愿治七十余岁矣不如退而更化【前汉书董仲舒传】
  琴瑟不调甚者必解而更张之乃可鼓也为政而不行甚者必变而更化之乃可理也当更张而不更张虽有良工不能善调也当更化而不更化虽有大贤不能善治也【前汉书董仲舒传】
  前尹司马芝举其纲而太简次尹刘静综其目而太蜜后尹李腾毁常法以收一时之声虾立司马氏之纲统裁刘氏之纲目以经纬之【魏志傅虾传注】
  藜蓧粮莠化为善草魑魅魍魉更成虎士【呉志诸葛恪传】清直之风既浇糟粃之俗犹在诚宜濯以沧浪之流漉以吞舟之网【晋书应詹传】
  改前辙者则车不倾革往弊者则政不爽【晋书绍传】琴瑟时未调改?当更张矧乃治天下此要安可忘【宋书乐四志】
  匪更惉懘奚取九成【宋书谢庄传】
  譬琴瑟不调必改而更张法度不平亦须荡而更制【魏书崔?伯传】
  问道者更正闻道者更容【晏子问上】
  厐暖曰王其忘乎昔伊尹医殷太公医周武王百里医秦申麃医郢原季医晋范蠡医越管仲医齐而五国霸其善一也然道不同数卓襄王曰愿闻其数暖曰王独不闻魏文侯之问扁鹊耶曰子昆弟三人其孰最善为医扁鹊曰长兄最善中兄次之扁鹊最为下魏文侯曰可得闻邪扁鹊曰长兄于病视神未有形而除之故名不出于家中兄治病其在毫毛故名不出于闾若扁鹊者镵血脉投毒药副肌肤间而名出闻于诸侯魏文侯曰善使管子行医术以扁鹊之道曰桓公防能成其霸乎凡此者不病病治之无名使之无形至功之成其下谓之自然故良医化之拙医败之虽幸不死创伸股维卓襄王曰善寡人虽不能无创孰能加秋毫寡人之上哉【鹖冠子世贤】
  俗茍沴必为治以矫之物茍溢必立制以检之累于俗饰于物者不可与为治矣【尹文子大道上】
  国乱而治之者非案乱而治之之谓也去乱而被之以治人污而修之者非案污而修之之谓也去汚而易之以修故去乱而非治乱也去汚而非修污也【荀子不茍篇】善毛廧西施之美无益吾面用脂泽粉黛则倍其初言先王之仁义无益于治明吾法度必吾赏罚者亦国之脂泽粉黛也【韩非子显学】
喻林 之8

 去其瞀而载之木解其剑而带之笏【淮南子道应训】
  衣弊而革裁法弊而更制【盐铁论诏圣】
  继大功之勤养劳勌之民此用麋鬻之时【盐铁论复占】墟弊室旧更为新家【焦氏易林屯之蛊】
  虽不当路逾吾旧?【焦氏易林复之困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