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林

  《喻林》为明代宣城人徐元太所编的一部类书,本书是一部专门性的类书,内容乃是撷取典籍中设喻之词,汇为一编,分为十类。取名为《喻林》,有“汇喻为林”之意。

  《喻林》明徐元太撰。元太字汝贤,宣城人。嘉靖乙丑进士。官至刑部尚书。是书采摭古人设譬之词,汇为一编,分十门,每门又各分子目,凡五百八十馀类,历二十馀年而后成,用心颇为勤至。其引书用程大昌《演繁露》之例,皆於条下注明出处,并篇目卷第一一胪载,亦迥异明人剽窃扯挦之习。其自序称阅书四百馀种,而检其所列书名,实不逾半,殆约举其数,未及详核欤。其中随手摭拾,亦往往不得本始。如儿说宋人善辨者一条,本出《韩非子》,周人有仕不遇者一条,本出王充《论衡》,皆引《艺文类聚》。怀金玉者至不生归一条,本出《后汉书·耿弇传》,而引《文选》李善注。头白可期汗青无日一条,本出刘知几《史通》,而引《事文类聚》。天寒即飞鸟走兽尚知相依一条,本出沈约所作《阮籍咏怀诗注》,而亦以为李善。此类颇多。又如以杜预、何休、范甯为汉人,以陈寿为魏人,以李善为隋人,皆时代舛迕。申培《诗说》、《天禄阁外史》、《武侯心书》之类皆明代伪书,不能辨别。《广成子》本苏轼从《庄子》摘出,偶题此名,乃别为一书。无能子云不知何代人,皆未免失於疏略。然自六经以来,即多以况譬达意,而自古未有汇为一书者,元太是编,实为创例。其搜罗繁富,零玑断璧,均足为缀文者沾丐之资,是亦不可无一之书矣。

  《喻林》【徐元太】 字汝贤,号华阳。元太在兄弟八人中排行第七,与兄元气(官至南京右通政使)俱有名于明末政坛。字汝贤,号华阳。嘉靖进士,知魏县,擢吏部主事,迁顺天府尹。巡抚四川,镇压少数民族起义。万历间累官南京刑部尚书。有《喻林》 。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进士,知江山县。丁内艰归乡,服阕补魏县,政绩卓异,擢吏部主事。分校闱试,所拔皆知名士。以取沈懋学之嫌,左迁山东参政。改陕西按察使。以功累进兵部右侍郎。历任刑部左侍郎。转户部,总督仓场乞归。家居数十年,于书无所不读,尤晓畅军事。著有《史鉴吟》等。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喻林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喻林卷一百十四

国学作者:明·徐元太   国学书目:喻林   更新:2016/1/6   来源:本站原创

喻林卷一百十四   明 徐元太 撰
  性理门【五】
  去欲
  火含烟而妨火桂懐蠧而贼桂然则火胜则烟灭蠧收则桂折故性明者欲简嗜繁者气惛【宋书顔延之传】
  众人熙熙如享大牢如登春台我独泊兮其未兆如婴儿之未孩【老子异俗】
  日月欲明浮云蔽之河水欲清沙土秽之丛兰欲修秋风败之人性欲平嗜欲害之【文子上德】
  尧不以有天下为贵故授舜公子札不以有国为尊故让位子罕不以玉为富故不受宝务光不以生害义故自投于渊由此观之至贵不待爵至富不待财天下至大矣而以与他人也身至亲矣而弃之渊外此其余无足利矣此之谓无累之人【淮南子精神训】
  子夏见曽子一臞一肥曽子问其故曰出见富贵之乐而欲之入见先王之道又説之两者心战故臞先王之道胜故肥【淮南子精神训】
  夫乗舟而惑者不知东西见斗极则寤矣夫性亦人之斗极也以有自见也则不失物之情无以自见则动而惑营譬若陇西之游愈躁愈沉【淮南子齐俗训】
  逐兽者目不见太山嗜欲在外则明所蔽矣【淮南子説林训】蚺蛇珍于越土中国遇而恶之黼黻贵于华夏祼国得而弃之当其无用皆中国之蚺蛇祼国之黼黻也以太和为至乐则荣华不足顾也以恬澹为至味则酒色不足钦也【嵇中防集答难养生论】
  林之性静所以动者风揺之也水之性清所以浊者土浑之也人之性真所以邪者欲?之也【刘子防欲】
  情欲之萌如木之将蘖火之始荧手可掣而断露可滴而灭及其炽也结条陵云煽熛章华虽穷力运斤竭池灌火而不能禁其势盛也嗜欲之萌耳目可关而心意可钥至于炽也虽襞情卷欲而不能收其性败也【刘子防欲】身之有欲如树之有蝎树抱蝎则还自凿身抱欲而返自害故蝎盛则木折欲炽则身亡【刘子防欲】
  珠莹则尘埃不能附性明而情欲不能染也【刘子防欲】外疾之害轻于秋毫人知避之内疾之害重于丘山而莫之避【刘子防欲】
  利欲感动失其正气不如深耕熟耰之有实【庄子音义则阳】烟出于火非火之和情生于性非性之适故火壮则烟微性充则情约【文选陆机演连珠】
  水性胜火分之以釡甑则火强而水弱人性胜志分以利欲则志强而性弱【意林笃论】
  重阶连栋必浊汝真金宝满室将乱汝神厚味来殃艶色危身求髙反坠务厚更贫闲情塞欲老氏所珍【艺文类聚人部鉴诫铭】
  不见可欲使心不乱是以恶迹止步灭影即阴【艺文类聚食物部酒戒】
  圣人在于天下如槖籥乎非与万物交争其德常归焉以其谦虚无欲也欲者凶害之根也无者天地之元也莫知其根莫知其源【太平御览道部养生】
  奉道不斋戒如无烛夜行失道自苦耳【太平御览道部斋戒】检身止欲莫过于蚓此志士所不及也【太平御览豸部蚯蚓】夏王使羿射于方矢之皮征寸之的乃命羿曰子射之中则赏子以万金之费不中则削子以十邑之地羿容无定色气战于胷中乃援弓而射之不中更射之又不中夏王谓传弥仁曰斯羿也发无不中而与之赏罚则不中的者何也传弥仁曰若羿也喜惧为之灾万金为之患矣人能遗其喜惧去其万金则天下之人皆不愧于羿矣夏王曰人闻子之言始得无欲之道【太平御览工艺部射中】
  无货之货养我之福也有货之货丧我之贼也【道德经指归卷八】
  器之害者莫甚乎戈兵兽之害者莫甚乎兕虎而令兵戈无所容其锋刃虎兕无所措其爪角斯诚不以欲累其身者也【道德经注】
  世间尘土能防秽浄物声色等法能污清行【道德经注疏卷一】兵马所行之处害人损物但有荆棘秽草不生禾稼也亦犹欲心驰骋之处唯増恶业不生善惠【道德经注疏卷三】宇内清夷无为而治故能却驰走之马以粪农田治身者却六根兵马以道粪心【道德经注疏卷五】
  覩诸邪道如覩仇雠远诸爱欲如避臭秽【虚皇四十九章】譬如佞臣教王作恶【海空智藏经持诫品】
  譬如油能燃灯灯明自煎油尽灯灭众生迷惑亦复如是【无上内秘藏经辨相明部襄品】
  犹如毒树之根汁能杀人【元阳妙经卷一】
  凡物取而得之者小不取而得之者大故圣人不取【天机经蠢然】
  如大毒药不可得尝如盛猛火不可亲近【大乗妙林经】以是当知世间邪见烦恼炽盛犹荆棘林如蒺藜园不可亲近【大乗妙林经】
  欲如草炬欲如苦果欲如利劔欲如火聚欲如毒器欲如幻惑欲如闇井欲如诈亲【波罗蜜多经卷四】
  欲储浄法先涤身器将越爱流前鸠行檝【波罗蜜多经序五百八十四】
  如有生此赡部洲人虽于欲界未得离染而或得往北俱卢洲因见彼洲女无繋属形容端正游戏自在又见彼洲衣服严具鲜浄殊妙皆依树生又见彼洲有香粳米其味甘美不种自生又见彼洲触处皆有种种珍宝甚可爱玩见彼洲人于如是类随意受用无定繋属正受用时非极躭染既受用已舍而无恋赡部洲人虽未离染具观见彼种种胜事而不贪着舍弃还归当知是人甚为希有【波罗蜜多经五百九十一】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