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林

  《喻林》为明代宣城人徐元太所编的一部类书,本书是一部专门性的类书,内容乃是撷取典籍中设喻之词,汇为一编,分为十类。取名为《喻林》,有“汇喻为林”之意。

  《喻林》明徐元太撰。元太字汝贤,宣城人。嘉靖乙丑进士。官至刑部尚书。是书采摭古人设譬之词,汇为一编,分十门,每门又各分子目,凡五百八十馀类,历二十馀年而后成,用心颇为勤至。其引书用程大昌《演繁露》之例,皆於条下注明出处,并篇目卷第一一胪载,亦迥异明人剽窃扯挦之习。其自序称阅书四百馀种,而检其所列书名,实不逾半,殆约举其数,未及详核欤。其中随手摭拾,亦往往不得本始。如儿说宋人善辨者一条,本出《韩非子》,周人有仕不遇者一条,本出王充《论衡》,皆引《艺文类聚》。怀金玉者至不生归一条,本出《后汉书·耿弇传》,而引《文选》李善注。头白可期汗青无日一条,本出刘知几《史通》,而引《事文类聚》。天寒即飞鸟走兽尚知相依一条,本出沈约所作《阮籍咏怀诗注》,而亦以为李善。此类颇多。又如以杜预、何休、范甯为汉人,以陈寿为魏人,以李善为隋人,皆时代舛迕。申培《诗说》、《天禄阁外史》、《武侯心书》之类皆明代伪书,不能辨别。《广成子》本苏轼从《庄子》摘出,偶题此名,乃别为一书。无能子云不知何代人,皆未免失於疏略。然自六经以来,即多以况譬达意,而自古未有汇为一书者,元太是编,实为创例。其搜罗繁富,零玑断璧,均足为缀文者沾丐之资,是亦不可无一之书矣。

  《喻林》【徐元太】 字汝贤,号华阳。元太在兄弟八人中排行第七,与兄元气(官至南京右通政使)俱有名于明末政坛。字汝贤,号华阳。嘉靖进士,知魏县,擢吏部主事,迁顺天府尹。巡抚四川,镇压少数民族起义。万历间累官南京刑部尚书。有《喻林》 。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进士,知江山县。丁内艰归乡,服阕补魏县,政绩卓异,擢吏部主事。分校闱试,所拔皆知名士。以取沈懋学之嫌,左迁山东参政。改陕西按察使。以功累进兵部右侍郎。历任刑部左侍郎。转户部,总督仓场乞归。家居数十年,于书无所不读,尤晓畅军事。著有《史鉴吟》等。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喻林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喻林卷一百十六

国学作者:明·徐元太   国学书目:喻林   更新:2016/1/6   来源:本站原创

喻林卷一百十六
  明 徐元太 撰物宐门【一】
  随时
  祭鲔祭不必记记鲔何也鲔之至有时美物也鲔者鱼之先至者也而其至有时谨记其时【大戴礼记夏小正】
  今夫麰麦播种而耰之其地同树之时又同浡然而生至于日至之时皆熟矣虽有不同则地有肥硗雨露之养人事之不齐也【孟子告子上】
  夫?龙迎夏则陵云而奋鳞乐时也渉冬则淈泥而潜蟠避害也【后汉书张衡列传】
  鶗鴂鸣而草衰泽雉啼而麦齐【师旷禽经】
  鳱以水言自北而南以山言自南而北【师旷禽经】
  凡稼蚤者先时暮者不及时寒暑不节稼乃多灾【亢仓子农道】
  得时之禾长秱而大穗圜栗而薄糠米饴而香舂之易而食之强失时之禾深芒而小茎穗鋭多粃而青蘦【亢仓子农道】
  秋木叶落叶落归林是其充富枝枚扶疏外以示贫其实不贫【太?经第一少解】
  夫虎出有时犹龙见有期也阴物以冬见阳虫以夏出【王充论衡遭虎篇】
  春则毛弱夏则稀少而改易秋则刷理冬则更生细毛自温【张华注禽经】
  草荣识节和木衰知风厉【陶靖节集杂文】
  阳气萌而?驹歩阴律凝而丹鸟羞防虫犹或入感四时之动物深矣【文心雕龙物色】
  万物居温则柔入寒则刚故春角可卷夏条可结秋露可凝冬氷可折【刘子言苑】
  阳气主生物所乐也阴气主杀物所憾也故春葩含日似笑秋叶?露如泣【刘子言苑】
  鸿之不失寒暑亦犹水之因地制行【杨子法言注学行篇】
  览花莳之时育兮察盛衰之所托感冬索而春敷兮嗟夏茂而秋落【文选秋兴赋】
  观羽族之羣类美?鸟之翔集顺阴阳以出处随寒暑而游蛰【艺文类聚鸟部鷰赋】
  龙春分而登天秋分而入渊【太平御览时序部秋分】
  夫霜树落叶而鸿鴈南飞桃林披华而?鸟深入【太平御览地部林】
  太?曰斗一北而万物虚斗一南而万物盈【埤雅天道门斗】溽暑至而鹑火栖寒氷沍而鼋鼍蛰【初学记嵗时部夏】
  春分百草始繁则牧于坰野秋分农功始藏水寒草枯则皆还廐【玉海兵制马政】
  殊性
  干为马坤为牛震为龙巽为鸡坎为豕离为雉艮为狗兊为?【易説卦传】
  铫弋之性始生正直及其长大则其枝猗傩而柔顺不妄寻蔓草木【郑氏笺诗隰有长楚】
  芄兰柔弱恒蔓延于地有所依缘则起【郑氏笺诗芄兰】
  河曲疏矣河千里而一曲也【公羊文公十一年】
  孟子以为羽性轻雪性消玉性坚虽俱白其性不同【赵氏注孟告子上】
  如木楸曰乔如竹箭曰苞如松栢曰茂【尔雅
  槐棘丑乔桑柳丑条椒榝【音杀】丑莍桃李丑核【尔雅】
  翥丑鏬【呼暇切】螽丑奋强丑捋蠭丑螸【音俞】蝇丑扇【尔雅】鹊鵙【工役切】丑其飞也翪【音宗】鸢乌丑其飞也翔鹰隼丑其飞也翚【尔雅】
  夫陵虚之鸟爱其清高不愿江汉之鱼渊沼之鱼乐其濡泾不易腾风之鸟由性异而分不同也【魏志管辂传注】鹈志在水防志在木【师旷禽经】
  鸡鸴恶【乌路反】其类鸳鸯?鸟爱其类【师旷禽经】
  鸐嶲周子规也啼必北向江介曰子规蜀右曰杜宇随杨越雉鹧鸪也飞必南翥晋安曰懐南江左曰逐隐【师旷禽经】
  林鸟朝嘲水鸟夜防【师旷禽经】
  鹦鹉摩背而瘖鸲鹆剔舌而语【师旷禽经】
  夫鹄不日浴而白鸟不日黔而黑黑白之朴不足以为辩【庄子天运】
  梁丽可以冲城而不可窒宂言殊器也骐骥骅骝一日而驰千里捕鼠不如貍狌言殊技也鸱鸺夜撮蚤察毫末昼出瞑目而不见丘山言殊性也【庄子秋水】
  昔者海鸟止于鲁郊鲁侯御而觞之于庙奏九韶以为乐具太牢以为膳鸟乃?视忧悲不敢食一脔不敢饮一杯三日而死此以已养养鸟也非以鸟养养鸟也夫以鸟养养鸟者宜栖之深林游之坛陆浮之江湖食之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