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林

  《喻林》为明代宣城人徐元太所编的一部类书,本书是一部专门性的类书,内容乃是撷取典籍中设喻之词,汇为一编,分为十类。取名为《喻林》,有“汇喻为林”之意。

  《喻林》明徐元太撰。元太字汝贤,宣城人。嘉靖乙丑进士。官至刑部尚书。是书采摭古人设譬之词,汇为一编,分十门,每门又各分子目,凡五百八十馀类,历二十馀年而后成,用心颇为勤至。其引书用程大昌《演繁露》之例,皆於条下注明出处,并篇目卷第一一胪载,亦迥异明人剽窃扯挦之习。其自序称阅书四百馀种,而检其所列书名,实不逾半,殆约举其数,未及详核欤。其中随手摭拾,亦往往不得本始。如儿说宋人善辨者一条,本出《韩非子》,周人有仕不遇者一条,本出王充《论衡》,皆引《艺文类聚》。怀金玉者至不生归一条,本出《后汉书·耿弇传》,而引《文选》李善注。头白可期汗青无日一条,本出刘知几《史通》,而引《事文类聚》。天寒即飞鸟走兽尚知相依一条,本出沈约所作《阮籍咏怀诗注》,而亦以为李善。此类颇多。又如以杜预、何休、范甯为汉人,以陈寿为魏人,以李善为隋人,皆时代舛迕。申培《诗说》、《天禄阁外史》、《武侯心书》之类皆明代伪书,不能辨别。《广成子》本苏轼从《庄子》摘出,偶题此名,乃别为一书。无能子云不知何代人,皆未免失於疏略。然自六经以来,即多以况譬达意,而自古未有汇为一书者,元太是编,实为创例。其搜罗繁富,零玑断璧,均足为缀文者沾丐之资,是亦不可无一之书矣。

  《喻林》【徐元太】 字汝贤,号华阳。元太在兄弟八人中排行第七,与兄元气(官至南京右通政使)俱有名于明末政坛。字汝贤,号华阳。嘉靖进士,知魏县,擢吏部主事,迁顺天府尹。巡抚四川,镇压少数民族起义。万历间累官南京刑部尚书。有《喻林》 。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进士,知江山县。丁内艰归乡,服阕补魏县,政绩卓异,擢吏部主事。分校闱试,所拔皆知名士。以取沈懋学之嫌,左迁山东参政。改陕西按察使。以功累进兵部右侍郎。历任刑部左侍郎。转户部,总督仓场乞归。家居数十年,于书无所不读,尤晓畅军事。著有《史鉴吟》等。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喻林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喻林卷一百二十

国学作者:明·徐元太   国学书目:喻林   更新:2016/1/6   来源:本站原创

喻林卷一百二十    明 徐元太 撰物宜门【五】
  顺性
  窃脂肉食今无肉而循场啄粟失其天性不能以自活【郑氏笺诗小宛】
  猱之性善登木泥之性善着物因其所善而敎用之故言必也【毛诗正义角弓】
  齐大夫诸子有犬犬猛不可叱叱之必噬人客有请叱之者疾视而徐叱之犬不动复叱之犬遂无噬人之心【战国策韩襄王】
  黄帝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师熊罴狼豹防虎为前驱雕鹗鹰鸢为旗帜此其以力使禽兽者也尧使防典乐击石拊石百兽率舞箫韶九成鳯凰来仪此以声致禽兽者也然则禽兽之心奚为异人形音与人异而不知接之之道焉圣人无所不知无所不通故得引而使之禽兽之智有自然与人同者其齐欲摄生亦不假知于人也牝牡相偶母子相亲避平依险违寒就温居则有羣行则有列小者居内壮者居外饮则相携食则鸣羣大古之时则与人同处与人并行帝王之时始惊骇散乱矣【列子黄帝】
  周宣王之牧正有役人梁鸯者能养野禽兽委食于园庭之内虽虎狼雕鹗之类无不柔驯者雌雄在前孳尾成羣异类杂居不相搏噬也王虑其术终于其身令毛丘园传之梁鸯曰鸯贱役也何术以告尔且一言我养虎之法夫食虎者不敢以生物与之为其杀之之怒也不敢以全物与之为其碎之之怒也时其饥饱达其怒心虎之与人异类而媚养己者顺也故其杀之逆也然则吾岂敢逆之使怒哉亦不顺之使喜也夫喜之复也必怒怒之复也常喜皆不中也今吾心无逆顺者也则鸟兽之视吾犹其侪也故游吾园者不思髙林旷泽寝吾庭者不愿深山幽谷理使然也【列子黄帝】
  天道无为听恣其性故放鱼于川纵兽于山从其性命之欲也不驱鱼令上陵不逐兽令入渊者何哉拂诡其性失其所宜也【王充论衡自然篇】
  松枞高千仞而无枝非忧王室无柱【太平御览木部枞】
  司南之杓投于地其柄南指鱼肉之虫集地北行自然之性也【太平御览虫豸部虫】
  药性有宜丸者宜散者宜水煎者宜酒渍者宜膏煎者亦有一物兼宜者亦有不可入汤酒者并随药性不得违越【本草一卷】
  譬如香鸟为人所缚虽有良师不能禁制须絶羁锁自恣而去【元阳妙经卷十】
  譬如蛇行本性好曲若入竹筩则直出筩还曲【大智度论卷九十二】
  人为
  石虽坚尚可转席虽平尚可卷【毛诗柏舟注】
  钟氏染羽以朱湛丹秫三月而炽之淳而渍之三入为纁五入为緅七入为缁【周礼考工记】
  土偶之成也有贵有贱有士有女其质土其坏土人哉【关尹子六七】
  宋人有为其君以玉为楮叶者三年而成锋杀茎柯毫芒繁泽乱之楮叶中而不可别也此人遂以巧食宋国子列子闻之曰使天地之生物三年而成一叶则物之有叶者寡矣故圣人恃道化而不恃智巧【列子説符】
  牛马四足是谓天络马首穿牛鼻是谓人故曰无以人灭天无以故灭命【庄子秋水】
  牛跂蹏而戴角马被髦而全足者天也络马之首穿牛之鼻者人也循天者与道游者也随人者与俗交者也【淮南子原道训】
  敛诸攻玉无不穿凿【焦氏易林艮之明夷】
  燔埴为瓦则可烁瓦为铜则不可以自然验于不然诡哉敌犬羊之肉以造马牛不几矣【申鉴俗嫌】
  陶者用埴为簋廉簋廉一成遂至毁败不可复变若夫冶者用铜为柈杆柈杆虽已成器犹可复烁柈可得为尊尊不可为簋【王充论衡无形篇】
  伐根生以饰无用捕飞禽以供华玩穿本完之鼻绊天放之脚盖非万物并生之意【抱朴子外篇诘鲍】
  南山有木名为柘良工采之何以射【太平御览人事部笑】
  涂青蚨而还钱埋蜻蛉而变珠【埤雅品物门蜻蝏】
  作龙者施木为骨绲缯为皮丹黄为文翠羽为鳞水以游之风以嬉之【初学记鳞介部龙注】
  譬如水本非药以药内水中而煑之由药发起水使水亦成药【随相论卷上】
  制器
  升景山抡材木取松栢易直者断而迁之正斵于椹上以为桷与众楹【郑氏笺诗殷武】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