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贤氏族言行类稿

  《名贤氏族言行类稿》六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宋章定撰。以姓氏分韵排纂,各序源流於前,而以历代名人之言行依姓分隶。仕履无考。惟此书二十六卷中载其曾祖元振,建炎中进士,官广东提举常平。祖才邵,少年从杨时游,尝守临贺、辰阳而已。此书作於嘉定己巳。

  《名贤氏族言行类稿》四库提要:盖以谱牒传记合为一书者也。案《隋书·经籍志》有贾执《姓氏英贤谱》一百卷,其书久佚。据李善《文选注》所引,前列爵里,后详事迹,其体例同於此书。定殆仿之而作欤?所列凡一千一百八十九姓,内单姓一千一百二十一,复姓六十八。所录前代诸人,时有颠倒漏略。如冯姓首春秋冯简子,次唐,次冯驩。既以汉人居战国人前,而上党守冯亭事迹章章,乃遗不载,又意主备笺启之用,惟录善而不纪恶,遂并杨再思之流掩其巨慝,书其小节,亦非实录。然於有宋一代纪述颇详,其人其事,往往为史传所不载,颇足以补阙核异。故在宋时不过书肆刊本,而流传既久,遂为考证者所资。此如汉碑、汉印,当时里胥工匠能为之,而一字之存,后世遂宝为古式也。

  《名贤氏族言行类稿》收录在《四库全书》中的刻本《名贤氏族言行类稿》。该书宽约15厘米,长约25厘米,厚约2厘米,丝线装订,所用宣纸切割整齐。书皮左上竖行印有《名贤氏族言行类稿》名称,右下盖有一楷体印章,上有“县长张标捐”字样。书内扉页首行写有“钦定四库全书”字样,并加盖有“文渊阁宝”的大印。书的后页还盖有一枚印章,上有篆体行文“乾隆御览之宝”。该书还注明是名贤氏族言行类稿第三十五卷,书中记录了从孔子到唐李氏天下的一些名臣贤士向皇上的进言。全书用工整的正楷字体,风格端庄规范,笔笔不苟。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名贤氏族言行类稿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名贤氏族言行类稿卷五十五

国学作者:宋·章定   国学书目:名贤氏族言行类稿   更新:2016/1/6   来源:本站原创

名贤氏族言行类稿卷五十五
  宋 章定 撰
  宇文【千百二十四】
  姓纂本出辽东南单于之后裔有晋回因猎得玉玺以为天授鲜卑谓天为宇因号宇文或云以逺系炎帝有尝草之功北俗呼草为俟汾音转为宇文
  北史宇文福世为拥部大人祖活拨入魏为第一客少骁果有膂力后为瀛州刺史性忠清在公严毅以信御人甚得声誉 子延字庆寿位散骑侍郎
  宇文忠之释褐太学博士除中书侍郎裴伯茂与同省以忠之色黒呼为黑宇
  宇文贵字永贵少受学尝辍书叹曰男儿当提劔汗马以取公侯何能为博士 善骑射有将帅才 后仕魏为大将军 子忻字仲乐十二能左右驰射骁防若飞其后位大将军举无遗算防无全阵 弟恺字安乐自少有器局博览书记后拜莱州刺史甚有能名
  宇文防字公辅慷慨有大节博学多通仕隋为尚书左丞当官正色为百寮所惮 出为并州长史
  宇文述字伯通仕隋拜右卫大将军 善于供奉俛仰折旋宿卫咸取则焉
  宇文虬字乐仁骁悍有胆畧拜骠骑大将军每经行阵必身先士卒故上下同心战无不克
  唐宇文士及字仁人述之子京兆人太宗即位擢右卫将军延入阁语或至夜分
  宇文融京兆人明辨长吏治时天下戸版刓隐人多去本
  欧阳【千百二十六】
  姓纂越王句践之后支孙封乌程欧阳亭因氏焉
  前汉欧阳生字和伯千乗人事伏生受尚书子世传至曽孙髙为博士髙孙地余亦为博士论石渠由是尚书世有欧阳氏学
  后汉欧阳歙字王思自欧阳生至歙八世皆为博士拜安南太守推用贤俊故称异绩在郡教授数百人
  晋欧阳建字坚石才藻美赡擅名北州语曰渤海赫赫欧阳坚石
  南史欧阳頠字靖世为郡豪族以言行着于岭表博通经史本有匡济才授武州刺史迁广州刺史合门显贵威振南土 子纥字奉圣袭父爵在州十余年威惠着于百越
  唐欧阳询字信本潭州人博贯经史初仿王羲之书后险劲过之尺牍所传人以为法髙丽求之
  欧阳通询之子蚤孤母徐氏教以父书惧其堕尝遗钱使市父遗迹通乃刻意临仿以求售数年书亚于询父子齐名号大小欧阳体 晩自矜重以狸毛为笔覆以兔毫管皆象犀非是未尝书
  欧阳詹字行周泉州人其先为本州州佐县令闽越地肥衍有山泉虽能通文书吏事不肯北宦及常衮为观察使始择乡秀民能文辞者与为賔主钧礼里人矜耀故相劝仕举进士与韩愈等聨第时称龙虎榜闽人第进士自詹始 与愈友善
  宋朝欧阳修字永叔吉州庐陵人也四嵗而孤母郑氏守节自誓亲教修读书家贫至以荻画地学书比成人举进士两试国子监一试礼部皆第一遂中甲科补西京留守推官始从尹洙游为古文议论当世迭相师友与梅尧臣游为歌诗相倡和遂以文章名冠天下景祐初召试为馆阁校勘时范仲淹知开封府每进见辄论时政得失宰相吕夷简恶之斥守饶州谏官髙若讷诋诮仲淹以为当黜修以书深责若讷谓其不复知人间有羞耻事若讷以闻谪夷陵令徙干徳复为武成军节度判官仲淹帅陜西辟修掌书记修曰吾论范公岂以为利哉同其退不同其进可也辞不就时仁宗更用杜衍范仲淹富弼韩琦分列二府増谏官皆天下名士召修知谏院未几修起居注修每劝上延见大臣访以政事仁宗再出
  手诏使条天下事又开天章阁召对赐坐给以笔札使具疏于前皆皇恐退而上时所宜先者十数事于是有诏劝农桑兴学校革磨勘任子等中外悚然而小人不便相与腾口谤之修常为仁宗分别邪正劝行其言改右正言知制诰仍知谏院故事知制诰必试仁宗知修之文有防不试与近世杨亿陈尧佐及修三人而已尝因奏事论及人物仁宗目修曰如欧阳修何处得来初范仲淹之贬饶州也修与尹洙余靖皆以直仲淹见逐目之党人自是朋党之论起修乃为朋党论以进以为君子以同道为朋小人以同利为朋此自然之理也臣谓小人无朋唯君子则有之盖小人所好者利禄也所贪者财货也当其同利之时暂相党引以为朋者伪也及其见利而争先或利尽而反相贼害虽其兄弟亲戚不能相保故臣谓小人无朋其暂为朋者伪也君子则不然所守者道义所行者忠信所修者名节以之修身则同道而相益以之事国则同心而共济终始如一故君子有朋友也为君者但当退小人之伪朋用君子之真朋则天下治矣迁给事中为羣牧使唐书成拜礼部侍郎兼翰林侍读学士修在翰林凡八年知无不言所言多聴神宗即位迁尚书左丞修性刚直平生与人尽言无所隐及在二府士大夫有所申请辄面谕可否虽台谏论事亦必以是非诘之 除宣徽南院使判太原府修力辞丐易蔡州大略以乆疾昏耗不任重寄复曰时多喜新竒而臣思守拙众方兴功利而臣欲循常以讥切王安石遂聴以旧官知蔡州修在亳已六请致仕比至蔡逾年复请乃以观文殿学士太子少师致仕修昔守颍乐其风土因卜居焉及归而居室未偹处之怡然不以为意修之在滁也自号醉翁作亭琅琊山次醉翁名之晩年又自号六一居士曰吾集古録一千卷藏书一万卷有琴一张有碁一局而尝置酒一壶吾老于其间是为六一自为传刻石居颍一年而卒諡文

[1] [2] [3]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