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源流至论

  《古今源流至论》是一部关于“经史百家之异同,历代制度之沿革,条列件系,尚有体要”的书,虽为科举而设,但对宋代朝章国典,分门别类,叙述详明,多有其他书所不载者。所谓“决科”者,即参加射策,决定科第,后指参加科举考试。宋岳珂《愧郯录?场屋编类之书》:“自国家取士场屋,世以决科之学为先”。因宋神宗改诗赋取士为经义策论取士,要求考生须博通古今,深晓典制,但当时学子又苦于古代典籍卷帙浩繁,一时难以掌握。因此宋人林駉、黄履翁就将这些科举考试所涉及到的各方面内容进行分门别类,并加以详细介绍,经过编撰而成此书,以备科举考试之用。作为科举考试参考书,其内容必须迎合需要,因而其内容大致反映了当时的时代风貌。

  《新笺决科古今源流至论》简称《古今源流至论》,是古今众多科举类书籍中的一部,全书分为前集(十卷)、后集(十卷)、续集(十卷)、别集(十卷)四部分,共约五十余万字。除别集为宋人黄履翁所作外,其余均为林駉所作。南宋理学的发展和对科举考试的重视,为此书的出现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古今源流至论》不时流露出林駉、黄履翁二人的理学和科举思想。二人认为朱熹的理学思想即为正统的思想,故以朱熹理学的标准来评判事物。书中有关理学思想方面的内容基本上都是围绕朱熹的理气观、动静观、格物致知论、心性理欲论等四方面来叙述。而且通过书中的内容,我们也可以看出林駉、黄履翁二人的思想基本符合理学思想,但他们对“理学诸家”、“四书”等问题都有许多自己独到的见解和态度,而且对一些人物的评价例如苏轼、欧阳修等也与朱熹不同。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古今源流至论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古今源流至论前集卷三

国学作者:宋·林駉   国学书目:古今源流至论   更新:2016/1/6   来源:本站原创

古今源流至论前集卷三  宋 林駉 撰
  策试
  穷居忧天下之事布衣言当世之政此正试士以策之意也古人敷纳以言之意逺矣其所以谋及庶人咨尔有众者惟设科之策耳然策所以陈时务也问以时政之得失咨以生民之利病欲其有禆国议也名之以敢言称之以极谏欲其无有隠情也士而无志于世则已茍有志焉则条对洋洋皆正大刚直之言持论鲠鲠尽激厉奋发之气孰肯以得失计较恐其见黜不肯极言时政以贻先辈之议哉【刘器之云殿试用诗赋策问固无优劣人但见防中侃侃似乎有用不知祖宗立法自有深意且士人得失计较为重岂欲极言时政阙失自取黜落是士人初入仕上之人已教之謟也或有沽激慷慨之士未必有益僧孺宗闵对防极诋时政遂成牛李党】且汉之以策对者始于晁错【汉文帝初年求贤良晁错对防第一】自错而下如董如宏如钦永皆以防举也【并本传】唐以防著者始于裴垍自垍而下如牛如元白如刘蕡皆以防显也其间笔势翩翩言论洒洒铿锵于汉唐之间亦皆足取也然君子求其有关于天下之大计有禆国家之大议期无愧于切时之论则仲舒刘蕡上策也而宏钦永裴元白之流特下防耳方武帝即位之初其时务莫切于正始也今观三篇之对议论渊源理义醖借勉强行道之论正心正官之论其有禆帝之初政也不少彼公孙钦永何为哉且武帝中年元成末代之际其防贤良之意正为灾异权臣而发也宏则诬水旱以献防其与仲舒天心仁爱之意为孰切钦则援申伯以附鳯其视仲舒正朝廷之意为孰优永则托后宫以市直其与仲舒论初政之意为孰明【并本传】呜呼舍心腹之疾而论皮肤之患君子谓之不知务方文宗即位之初其时务亦莫切于谨始也今观方正一篇劲气直节凛凛逼人力攻藩镇之强痛斥阉寺之横其有益于唐之初政也不诬彼僧孺元白何为哉且宪宗元和之时其防制科之意正为强藩强阉而发也僧孺之言法令诏令其与蕡之攻藩臣者为如何稹之论通经设科其与蕡之排阉寺者为如何白之条正观开元礼乐其与蕡之谈谨始者又如何【并本传】呜呼弃豺狼而问狐狸君子尤谓之不知务嗟夫士君子之平居暇日击节伊周高谈孔孟议论动人洒然可听去取念重卷舌自黙此所谓修于家而壊于天子之庭也尚安有所学哉国朝之策试有二曰制科曰进士国初以诗赋取士盖循唐制之旧所谓策试者特施之制科耳【太平兴国三年上御讲武殿试礼部合格人加论一首自是以一题为凖又国朝制科廷试策一道】熈宁三年以策取士盖因吕公着之请所谓制科者已罢策试耳【熈宁三年先是吕公着密奏言天子临轩防士而用诗赋非举贤求治意己亥上御集英时进士初就席有司权给礼部韵及题出乃策也上曰对策亦可以尽人才愈于用诗赋遂赐陆佃叶祖洽以下及第时苏轼为考官以举子希合争言祖宗法制乃拟答以对韩维吕惠卿初考阿附者皆在高等言直者在下等叶祖洽言祖宗多因循茍且之政陛下革而新之陆佃初第五以和新法升第二范钺直诋时政皆在下至于熙宁四年安石请更贡举条制于是除声律专意经义罢明经及诸科立新制殿试第一道限一千字以上分五等 又七年诏进士卷罢词赋所试与制举无异其贤良方正等科乞并停罢从之】此其沿革之由也然观其名公硕望辈出科目议论表表洋乎董刘之对盖非钦永元白望其下风张方平平戎十防杰然于贤良之科【张方平以茂才异等权校书郎又以贤良方正中选试平戎十防吕夷简曰六科得人矣又召对赐五品服】苏子由直言君相拔出于方正之对【嘉祐六年试贤良方正轼第三等辙第四等辙语切直司马光考入第三等范镇难之欲降其等蔡襄曰吾愧之而不敢怨惟胡宿请黜之上曰求直言以直言去之天下其谓我何乃收入第四等知制诰王安石疑辙右宰相专攻人主比之谷永不肯为辞韩琦曰彼防谓宰相不足用欲得娄师徳郝处俊而用之尚以谷永疑之乎】此制科之得人也范钺当熙宁之初直诋时政而不恤大臣之怒【见上】张九成当绍兴之时公言百执而不惮天子之嫌【绍兴二年御试上曰试举人以鲠直为上谀佞者降之遂赐张九成以下及第上曰九成策上自朕躬下及百执言之无所避擢为首选其谁曰不然】此进士之得人也上以直言求之下以直言应之虽古君臣规戒之意亦不过是也虽然司马君实之司文衡则东坡之防以直对【见上】吕惠卿之任考校毋怪叶祖洽之不奉新法也【见上】此先辈所谓对者之是非在考官之去取诚至论欤【元祐中吕公着曰天子临轩发防岂非近古良法耶至于对者之是非邪正则在考官去取耳】
  书法
  昔东坡尝言诗至杜子美书至顔鲁公及题唐书后又曰顔鲁公书雄秀独出如杜子美诗格力天纵夫坡公之称顔书而必及杜诗者果何见哉盖顔之笔态有天纵自然之妙即杜诗之自为一家也顔之精神形于以死赴国之时即杜公之忧国爱君也噫不得于心而泥于古人之陈迹不适于用而工于纸上之妙墨安足与语古今之书哉【东坡尝曰诗至于杜子美画至于呉道子书至于顔鲁公】且虞世南之所称五絶而书翰居其一世南之书固可喜也而所学者禅氏之遗耳【唐书虞世南传】薛稷之书虽称笔态遒丽时人无及然拘拘于世南遂良之旧迹【唐书薛稷传】欧阳尺牍所传人以为法书亦可贵

[1] [2] [3] [4] [5] [6]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