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源流至论

  《古今源流至论》是一部关于“经史百家之异同,历代制度之沿革,条列件系,尚有体要”的书,虽为科举而设,但对宋代朝章国典,分门别类,叙述详明,多有其他书所不载者。所谓“决科”者,即参加射策,决定科第,后指参加科举考试。宋岳珂《愧郯录?场屋编类之书》:“自国家取士场屋,世以决科之学为先”。因宋神宗改诗赋取士为经义策论取士,要求考生须博通古今,深晓典制,但当时学子又苦于古代典籍卷帙浩繁,一时难以掌握。因此宋人林駉、黄履翁就将这些科举考试所涉及到的各方面内容进行分门别类,并加以详细介绍,经过编撰而成此书,以备科举考试之用。作为科举考试参考书,其内容必须迎合需要,因而其内容大致反映了当时的时代风貌。

  《新笺决科古今源流至论》简称《古今源流至论》,是古今众多科举类书籍中的一部,全书分为前集(十卷)、后集(十卷)、续集(十卷)、别集(十卷)四部分,共约五十余万字。除别集为宋人黄履翁所作外,其余均为林駉所作。南宋理学的发展和对科举考试的重视,为此书的出现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古今源流至论》不时流露出林駉、黄履翁二人的理学和科举思想。二人认为朱熹的理学思想即为正统的思想,故以朱熹理学的标准来评判事物。书中有关理学思想方面的内容基本上都是围绕朱熹的理气观、动静观、格物致知论、心性理欲论等四方面来叙述。而且通过书中的内容,我们也可以看出林駉、黄履翁二人的思想基本符合理学思想,但他们对“理学诸家”、“四书”等问题都有许多自己独到的见解和态度,而且对一些人物的评价例如苏轼、欧阳修等也与朱熹不同。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古今源流至论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古今源流至论前集卷七

国学作者:宋·林駉   国学书目:古今源流至论   更新:2016/1/6   来源:本站原创

古今源流至论前集卷七  宋 林駉 撰
  提刑
  绯紫争荣秩同漕运此国朝崇重之意也印纸书绩籍名中书此国朝激劝之权也【景徳四年真宗谓王旦曰先帝常选朝官诸路提?刑狱今可复置旦曰河北陜西地控边要尤须得人取性度和中有执守者亲遣太常博士陈纶李及咸引对于长春殿所至专察视囚禁详视军牍州郡不得迎送聚防所部每旬具囚系犯由讯鞫次第申报常检举催督任系久者即驰往按问出入人罪者移牒覆勘劾官吏以闻敢有庇匿并当加罪仍借绯紫以三年为任増给缗钱如漕运使之数内出御前印书为厯书其劳绩中书密院籍其姓名代还奏课议行功赏如刑狱枉滥不能适举官吏旷弛不能弹劾务从畏避者寘以深典】夫天下分而为几县县总而为几州州合而为几道狱谳之繁耶简耶民情之伸耶否耶其权皆出于宪司之职使得元结数十辈错布州郡则万物吐气安有不平之讼是以我朝重之重之者所以重其民也此其哀矜一念隐然于设官分职之际故其择吏也取其恺悌之贤而不取其刻深之习取其均平之政而不取其髙下之手死罪之覆迁为贠郎【杜衍为提防刑狱覆死罪迁为刑部贠外郎官】寃狱之活课居上等【祥符四年以主客郎中李防为度支郎中两浙运使司勲郎中王矩为工部郎中京西运副初遣官提?刑狱至是代还命白敏中等较其殿最以尝活寃狱者为第二等余为第三等防矩皆为第二故迁秩为转运副使】夫以谨刑之吏优以禄秩则苛虐者知所惩矣清谨着声擢之提按【天圣二年监察御史张逸为益州路提?刑狱上谓辅臣曰益州民物繁富提按之任尤须得人王钦若曰逸为御史以清谨着今必称职】贤明廉干委之谳问【明道二年上谓辅臣曰诸路刑狱既罢提?官转运司不能一一躬亲谳问恐致寃滥宜选贤明防干不生事者委任之乃复诸路提?刑狱司】夫以清明之吏得以居官则贪愚者知所惮矣或者乃曰申命使臣秪为劳扰尚见于淳化之诏【淳化四年十月降诏曰比者申命使臣分听狱讼徒经嵗序蔑有平反既莫副于哀矜徒肆为于劳扰其诸使遣刑狱司宜从省罢委转运司提举】提刑无益过为烦扰又见于天圣之令【天圣四年诏诸路提?刑狱朝臣使臣交割本职公事与转运使副或言提?刑狱官过为烦扰无益于事故也】则是司之设徒为州县之扰其说果信乎然天下几州不能皆龚黄一州几县不能皆卓鲁岂无未清之讼乎使任按察之职者剪一身之棘蓁植子孙之桃李私家无怨矣如公家何求鸾凤之美名改鹰鹯之清操守令无扰矣如吾民何盖敛劳扰之怨者正以伸寃抑之刑而假安静之名者适以滋奸贪之地此欧阳公所谓朝廷未知官吏为州县大患而按察可以利民委任之意不坚毁谤之言易入正有激而云也【河北按察使欧阳修言今按察者所奏未能与行沮毁者一言便加转信皆由朝廷未知官吏为州县大患而按察司以利民委任之意不坚故毁谤之言易入】不然淳化尝委刑狱于漕司矣【见上】未几景徳亲选其人专察囚禁而宪司复置也【见上】天圣又尝并提按于漕司矣【见上】未几明道以漕运不能躬亲谳问恐致寃滥而宪司复置也【见上】然则淳化天圣之诏以为烦扰者岂非惩羮之太过欤故尝曰目为三虎者不当责【庆厯中漕司杨纮提刑王鼎颇务深刻官司惮之号江东三虎】而不按赃吏者大可责也【淳熙十三年知平江府常熟县曽巩将版帐赃赏钱支用及达法科取物事发除名勒停上曰监司以按察为职置司所在不能无失察之罪御批傅琪刘颍各降一官】号为四瞪者不可议【京东监司孔宗旦李遵徐尚周等四人人多恶之号为四瞪仁宗时也】而不擿枉滥者深足议也【见上】
  守令
  尝观班孟坚之传循吏而有疑焉夫亲民者莫如守而于民最亲者莫如令今汉传所纪守相甚悉凡令若长没而不书岂为邑者绩用之不逮于郡耶否则琐琐为不足纪也噫此正孟坚史笔之微防欤且天下至广也郡邑至众也以郡而言之守长之贤否且不能人人而察而县几倍于郡令几倍于守其防其贪其材其庸况得枚举而缕计哉故汉人之察吏深得上下相维之意诏防叮咛玺书勉励惟及守相而部刺史以六条问事独察二千石而已【元丰五年初置刺史每以秋分 行部以诏书六条察郡国举不法】以此见命守察令之意是时也有声中兴者茂陵之绩着【魏相】治行尤异者阳翟之治彰【赵广汉】道不拾遗何愧于颍川之逊畔三老愿留何慊于胶东之劳来【焦延寿】播之謡咏着之史册昭昭可见班史岂故遗于此哉忠义不传而纪信之实未尝没汤周不列酷吏岂能逃深刻之失葢汉之察吏者既惟切切于守相而固之传循吏不屑及于令宰也宜矣至膺百里而绾铜章者皆委其责于守若相也王尊之守安定则出教告属县以明谨所职而毋以身试法朱博之为兾州而以两令换县因其有材不职而改任之薛宣亦以刺史当察墨绶之长吏此汉制所以近古也汉制逺矣五季令长率皆庸谬无能之流国家以民为本其于亲民之官深切留意是故损镇将之权而邑之事始举【今朝事实五代任官凡龌龊无能昏老不任驱策者始注县令故天下之邑率皆不治诛求刻剥猥迹万状故优诨之言多以长官为笑建隆初始以朝官为知县其后多用京官为之五代藩将补亲随为诸县镇将掌县盗初与县令抗礼凡公事即专达于州建隆三年置尉簿掌乡村盗贼镇将所主郭内而已始统于县】选京朝之官而邑之任始重【见上】其事举则得行所欲为之志其任重则不敢有轻授之心然祖宗之意犹未也盖民不能徧爱得贤令足矣令不能尽知得贤守足矣守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