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源流至论

  《古今源流至论》是一部关于“经史百家之异同,历代制度之沿革,条列件系,尚有体要”的书,虽为科举而设,但对宋代朝章国典,分门别类,叙述详明,多有其他书所不载者。所谓“决科”者,即参加射策,决定科第,后指参加科举考试。宋岳珂《愧郯录?场屋编类之书》:“自国家取士场屋,世以决科之学为先”。因宋神宗改诗赋取士为经义策论取士,要求考生须博通古今,深晓典制,但当时学子又苦于古代典籍卷帙浩繁,一时难以掌握。因此宋人林駉、黄履翁就将这些科举考试所涉及到的各方面内容进行分门别类,并加以详细介绍,经过编撰而成此书,以备科举考试之用。作为科举考试参考书,其内容必须迎合需要,因而其内容大致反映了当时的时代风貌。

  《新笺决科古今源流至论》简称《古今源流至论》,是古今众多科举类书籍中的一部,全书分为前集(十卷)、后集(十卷)、续集(十卷)、别集(十卷)四部分,共约五十余万字。除别集为宋人黄履翁所作外,其余均为林駉所作。南宋理学的发展和对科举考试的重视,为此书的出现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古今源流至论》不时流露出林駉、黄履翁二人的理学和科举思想。二人认为朱熹的理学思想即为正统的思想,故以朱熹理学的标准来评判事物。书中有关理学思想方面的内容基本上都是围绕朱熹的理气观、动静观、格物致知论、心性理欲论等四方面来叙述。而且通过书中的内容,我们也可以看出林駉、黄履翁二人的思想基本符合理学思想,但他们对“理学诸家”、“四书”等问题都有许多自己独到的见解和态度,而且对一些人物的评价例如苏轼、欧阳修等也与朱熹不同。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古今源流至论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古今源流至论后集卷三

国学作者:宋·林駉   国学书目:古今源流至论   更新:2016/1/6   来源:本站原创

古今源流至论后集卷三  宋 林駉 撰
  起居注
  自黄帝命沮诵仓颉为左右史则五帝亦有史矣【世本】至穆王有左史戎夫则三代亦有史矣【尚书】今之起居其左右之遗制欤迨至汉武之起居注修于禁中【汉武帝有禁中起居注】东都之起居注修于宫防【后汉马皇后撰明帝起居注则汉起居注为宫中女史之任】是汉之所注特命女史为之而修注正官未有定晋魏而下或令著作掌起居之史或命正字任起居之事【自魏晋起居注则著作掌之其后起居皆侍近之臣録记也録其言行与其勲职有其职而无其官后又别置起居注以他官领之至隋初以吏部散官又校书正字有著述之才者掌起居之职】是歴代之所注特他官领之而左右史官未定矣唐正观始置起居郎之员显庆始置起居舍人之职其制详悉视昔有加焉【唐正观二年省起居舍人置起居郎二人显庆中复置起居舍人与郎分掌左右】至于国朝起居郎门下起居舍人中书然皆为虚名不理省事而典职者自号修起居注以三舘校理以上充之【圣朝沿唐制起居郎门下起居舍人中书号小两省官皆为虚名不治本省事而典职者自号修起居注凡二人以三馆校理以上充不分左右元丰五年官制行罢修注而郎舍人始专其职毕衍为郎蔡卞为舍人】元丰以来改官制罢修注而郎舍人始专其事而起居注之员至是始定嗟夫出联豹尾入侍螭头宻迩清光咫尺天顔何其荣也片言可録濡毫直书一动少差汗青有愧何其重也夫人秉刚大正直之气任荣近清贵之职安有隠而不书乎然自人主欲观史也触雷霆之威犯万钧之势则有所讳忌而不敢书自奏事不直前也出位者有戒离次者有责则有所退逊而不得言自前殿不立也圣言彰彰者知之而玉音宻欵者则不知廷绅退言者闻之而造膝前请者则不闻则又有所踈远而不及注处是三难而修注之意轻矣窃尝推防其制盖莫善于唐亦莫不善于唐国朝始遵其善而鉴其不善而秉笔者始无含毫之耻且自唐正观初欲观起居注録而史臣不进其制尚严尔【唐太宗谓谏议大夫禇遂良曰卿知起居记録何事得观之否对曰今之起居古左右史也人君言事且记善恶以为检戒庶防人主不为非法不闻帝王亲自观史太宗曰朕有不善卿必书之耶遂良曰君举必记】至郑有融以史进呈【郑朗宇有融为起居郎文宗谓宰臣曰云云时朗执笔螭头下宰臣退上谓朗曰适议论卿记録来吾试观之朗对曰臣执笔所记秉名为史故事不可取观帝曰何妨一见以诫丑言朗遂进之】于是人主有观史之私国朝以起居注进御沿旧制也【淳化五年置起居院于禁中梁周翰请起居注先进御后付史舘从之】然乗快指挥一事偶有误失天子恐史官书之若是亦不害其为观史【寳训太祖尝一日罢朝御便殿坐俛首不言者乆之内使王继恩进曰陛下不同常日语笑宴乐不知其故上曰尔谓帝王可容易行事耶早来前殿我乗快指挥一事偶有误失史官必书之我所以不乐也】厥后欧阳乞不进本之请犹欲忧明主危治世矣【嘉祐四年欧阳修言日厯时政记起居臣乞更不进本前责少修史职】唐初谏官或兼知起居注或兼起居事同宰相奏事是非可否得以直前【唐诏宰相入内平章大计必随谏官同入议禇遂良以谏议大夫兼知起居注之类】其意尚隆尔自长庆后记言之职惟编诏书不及他事于是无奏事之制【长庆后宰相佛俦置时政记率事非其实未防亦罢而起居郎由因书制起居舍人居记言之职惟编诏书不及他事】国朝左右史奏事必禀中书防沿旧制也【四朝志元丰中兼修注王存乞复起居郎舍人之职使得尽闻明天子徳音退而书之神宗亦谓人臣奏对有颇僻诞恶者君左右有史官书之则无所售其奸矣故事左右虽曰侍立而欲奏事必禀中书防有因对及之】然以谏官而兼修注者亦不移牒阁门奏事后殿若是亦未尝不许直奏【熈寜四年同修起居注同知谏院张琥乞今后起居注常令谏官一员兼领所书左右史之职稍不旷废诏谏官兼修起居注者后殿侍立亦许奏事更不牒阁门长编】厥后王存直奏之请犹欲不兼谏职而皆许直前矣【元丰中王存乞复起居之职虽不兼谏职亦许直前奏矣】唐初人君御正殿二史分侍临陛俯听退而书之其职至亲尔【通典每皇帝御殿前对立于殿有命则临陛俯听退而书之以为起居注】自武宗时随仗而退不复簮笔【武宗即位随仗而退无复簮笔之制嘉话】于是无分立前殿之制国初御正殿则不侍过朝防则对立亦沿旧制也【圣朝天子御正殿记注官不侍左右唯朝防对立于香案前常日则更畨逓直于崇正殿延和殿行幸则从上出入】然御崇政长春之时有中书以记宣谕枢宥以记机宻亦未尝无史官之记【梁周翰言请自今崇徳殿长春殿皇帝宣谕之言侍臣论列之事中书修为时政记其枢宻事渉机宻亦令修纂】厥后郑居中前殿并立之请亦为美意然故事徒存而直笔不闻焉君子惜之【石林宴语崇政初郑居中乞前殿皆入立如后殿虽存故事而奏对语畧不与闻亦不敢自是】是制也绍圣奸臣以乞不旁立而壊【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