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源流至论

  《古今源流至论》是一部关于“经史百家之异同,历代制度之沿革,条列件系,尚有体要”的书,虽为科举而设,但对宋代朝章国典,分门别类,叙述详明,多有其他书所不载者。所谓“决科”者,即参加射策,决定科第,后指参加科举考试。宋岳珂《愧郯录?场屋编类之书》:“自国家取士场屋,世以决科之学为先”。因宋神宗改诗赋取士为经义策论取士,要求考生须博通古今,深晓典制,但当时学子又苦于古代典籍卷帙浩繁,一时难以掌握。因此宋人林駉、黄履翁就将这些科举考试所涉及到的各方面内容进行分门别类,并加以详细介绍,经过编撰而成此书,以备科举考试之用。作为科举考试参考书,其内容必须迎合需要,因而其内容大致反映了当时的时代风貌。

  《新笺决科古今源流至论》简称《古今源流至论》,是古今众多科举类书籍中的一部,全书分为前集(十卷)、后集(十卷)、续集(十卷)、别集(十卷)四部分,共约五十余万字。除别集为宋人黄履翁所作外,其余均为林駉所作。南宋理学的发展和对科举考试的重视,为此书的出现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古今源流至论》不时流露出林駉、黄履翁二人的理学和科举思想。二人认为朱熹的理学思想即为正统的思想,故以朱熹理学的标准来评判事物。书中有关理学思想方面的内容基本上都是围绕朱熹的理气观、动静观、格物致知论、心性理欲论等四方面来叙述。而且通过书中的内容,我们也可以看出林駉、黄履翁二人的思想基本符合理学思想,但他们对“理学诸家”、“四书”等问题都有许多自己独到的见解和态度,而且对一些人物的评价例如苏轼、欧阳修等也与朱熹不同。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古今源流至论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古今源流至论后集卷四

国学作者:宋·林駉   国学书目:古今源流至论   更新:2016/1/6   来源:本站原创

古今源流至论后集卷四  宋 林駉 撰
  浙江潮【海潮】
  强弩射潮江流为东则论水患者归之天理【五代史钱镠以强弩射潮潮水东流】负薪塞流河不为溢则论水患者责之人力【汉武帝自临决河令羣臣从官自?军以下皆负薪寘决河下淇园之竹以为障于是卒塞】夫五事既正行无汨陈一徳脩明水循故道岳渎之鬼神受职河海之波涛不惊此固天理之所存若非人为之能与然蔡墨扰龙之对必谓水官当宿其业以脩其方【左昭二十八年秋龙见于绛郊魏献子问于蔡墨曰云云夫物物有其官官脩其方朝夕思之一日失职则死及之失官不食官宿其业其物乃至其泯弃之物乃抵防欝湮不育故有五行之官是谓五官】子产言宣汾洮障大泽之功亦归之台骀能业其官者以见古人不泥茫昧之数而必谨脩治之职也如此【左昭公一子产曰昔金天氏有裔子曰昧为元冥师生允格台骀台骀能业其官宣汾洮障大泽以处太原帝用嘉之】然则浚治道涤之事曽谓无益而不讲乎尝观汉武帝时河决瓠子东南注钜随塞随坏议者皆谓江河之决人力不可强塞也其后自临决河羣臣从官皆寘力焉果卒塞之筑宫其上而瓠子之水息矣【汉沟洫志孝武元光中河决于瓠子东南注钜野通于淮泗上使汲黯郑当时兴人徒塞之輙复坏时田蚡为相言于上曰江河之决天事未易以人力强塞后二十余歳梁楚之地尤甚于是上临决河湛白马玊璧令羣臣从官自将军以下皆负薪寘决河下淇园之竹以为障乃作歌曰瓠子决兮将奈何浩浩洋洋虑殚为河云云于是卒塞瓠子筑宫其上名曰宣防而道河北行二渠复禹旧迹】成帝初河决馆陶浸滛数郡民益不利议者谓一川兼受数河虽髙増堤防不能泄也其后王延世编竹寘石两船夹载而下之三十六日河堤告成而馆陶之水治矣【成帝即位清河都尉冯逡言令屯民河塞灵鸣犊口又益不利独一川兼受数河之任虽髙増堤防终不能泄后三歳河果决于舘陶河堤使者王延世使塞以竹落长四丈大九围盛以小石两船夹载而下三十六日河堤成以五年为河平元年】推原其由汉犹近古尚有水官宿业之意有都水长丞有河堤使者有渭水司空外此又有陂官云梦等官【汉百官表上】领水之职盖非一人此所以不虑决溢之害呜呼天下安有难图之事哉亦安有非人力所致哉然此特河流之决耳尝考之史传海潮冲溢其患尤难显庆中括州海溢溺者九千余人【唐五行志顕庆元年九月括州暴风雨海水溢涨六月括州大风雨海溢壊永嘉安固二县溺死者九千七十人】上元中青州海溢漂者五千余家【上元三年八月青州大风雨海溢漂居人五千余家同上】永贞中宻州海溢至有毁城之决【同上永贞十一年六月宻州大风雨海溢毁城云云】海之为患尚矣至若两浙之地襟山?湖广袤无几浮沫蔽江洪涛浴日岂能无穿齧之虑故大厯海溢杭州【同上大厯十年七月杭州海溢】寳厯海溢防稽【同上寳厯二年夏越州大风海溢】光化间浙江又溢坏居民者甚众【同上光化三年九月浙江溢坏居民甚众】噫可畏也然读瓠子之歌【见上】诵黄楼之赋【苏公守徐河决曹村公亲入武衞营曰事急矣宜为我尽力増筑城为木岸遂作黄楼赋】莫非归功于隄防捍筑之力此不可不讲也曩时钱塘江岸率用薪土潮水冲击屡筑屡毁景祐中转运张夏命作石堤以防江潮于是无怒涛之冲【长编】曩时湖水失利取给江潮潮多入市民甚病之元祐中杭守苏轼浚茅山一河受江潮浚塩桥一河受湖水于是免市淘之潮【苏文忠公墓志杭本江海之圮水泉咸苦唐刺史李泌始引西湖水作六井民足于水及白居易复浚西湖淤水入运河自河入田所溉至千顷然湖水多淤乆废开治至是积二十五万余丈而水无几矣运河决湖水之利取给于江潮潮浊多淤河行阛阓中三年一淘为市井大患而六井亦几废公始至浚二河以茅山一河受江潮以塩桥一河受湖水复造堰闸以为河水蓄泄之限然后潮不入市杭人名其堤曰苏公堤云】以此言之大抵以人力胜也夫钱塘本江海之地自钱氏立国大城其地垒石以衞塘筑岸以夷谷今之通阛?阓即朝帆暮橹之乡向之鱼龙出没为连甍接栋之所重以中兴南渡六飞驻跸冯夷海若頫首帖耳行都千里屹然奠枕百年无水菑矣虽曰清跸所临百灵陪扈然石塘雄峙鲛鳄避舍非天也人也比年以来海堤頺圮塩官居民凛凛朝夕遣廷绅以脩理命使者以相视悠悠岁月未有成说谈禨祥者归之时数之偶然崇诡异者委诸螭龙之扰害寡谋浅虑者又曰天河激涌地机翕张白浪黒沙下无根着有非人力之可致姑俟水势之稍定嗟夫断鳌立极犹借人为湮谷堑山具存往迹独不能以理辅智曲为障塞乎至有怠于拯溺者或欲筑堤以折其怒或欲浚塘以杀其势此其救患之防而未能行何也筑堤之说近里者为是而田之在堤外者则多方而沮之浚塘之说田之在东郷者为便而西郷者复以为不可人懐私意矛盾异论官吏惑之泛泛无谋是无怪听其为鱼也昔禹之治水先自冀始盖冀者尭所都之地有不可缓今啮岸为患宻迩神京其可不亟图之膺行河之寄者不得不任其责也虽然懐防汤汤不害至治天作大水宋其兴乎【左?荘公十一年秋宋大水公使吊焉曰天作滛雨害于粢盛若之何不吊对曰孤实不敬天降之灾又以为君忧拜命之辱臧文仲曰宋其兴乎】此天心仁爱之意在谨徳以致和修政以治变可也今宜勉之
  国论
  刘元城先生曰唐虞三代与吾祖宗之时公论在上君相主之晩周东汉上之人不能主公论所用非其人于是公论在下诚哉是言也【元城语録天下以为当然者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