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源流至论

  《古今源流至论》是一部关于“经史百家之异同,历代制度之沿革,条列件系,尚有体要”的书,虽为科举而设,但对宋代朝章国典,分门别类,叙述详明,多有其他书所不载者。所谓“决科”者,即参加射策,决定科第,后指参加科举考试。宋岳珂《愧郯录?场屋编类之书》:“自国家取士场屋,世以决科之学为先”。因宋神宗改诗赋取士为经义策论取士,要求考生须博通古今,深晓典制,但当时学子又苦于古代典籍卷帙浩繁,一时难以掌握。因此宋人林駉、黄履翁就将这些科举考试所涉及到的各方面内容进行分门别类,并加以详细介绍,经过编撰而成此书,以备科举考试之用。作为科举考试参考书,其内容必须迎合需要,因而其内容大致反映了当时的时代风貌。

  《新笺决科古今源流至论》简称《古今源流至论》,是古今众多科举类书籍中的一部,全书分为前集(十卷)、后集(十卷)、续集(十卷)、别集(十卷)四部分,共约五十余万字。除别集为宋人黄履翁所作外,其余均为林駉所作。南宋理学的发展和对科举考试的重视,为此书的出现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古今源流至论》不时流露出林駉、黄履翁二人的理学和科举思想。二人认为朱熹的理学思想即为正统的思想,故以朱熹理学的标准来评判事物。书中有关理学思想方面的内容基本上都是围绕朱熹的理气观、动静观、格物致知论、心性理欲论等四方面来叙述。而且通过书中的内容,我们也可以看出林駉、黄履翁二人的思想基本符合理学思想,但他们对“理学诸家”、“四书”等问题都有许多自己独到的见解和态度,而且对一些人物的评价例如苏轼、欧阳修等也与朱熹不同。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古今源流至论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古今源流至论后集卷五

国学作者:宋·林駉   国学书目:古今源流至论   更新:2016/1/6   来源:本站原创

古今源流至论后集卷五  宋 林駉 撰
  内朝
  内外之势合则朝廷皆正人内外之势分则国家无善治甚矣天下之政不可多门而宫中府中当为一体也何者体统聫属事权通融外无间隔内无壅蔽则出入起居皆忠良端正之人左右前后无偏嬖侧媚之习是意也周人盖得之矣公卿踈外进见有时宫禁森严几若天渊则政由中决而威福之柄移于下命从内出而机宻之事不得闻于外是意也汉人盖蹈之矣尝观周之盛时外朝之上槐棘森列臣民咸造固也而内庭之秘且统于冢宰之职治朝之上百司星环庶尹日侍宜也而燕朝之暇亦无非师保之官前有官人之职中士四人下士八人掌寝处沐浴之防而隐然厉其纵礼败度之心后有典妇等职中士二人下士十有二人掌衣服冠屦之微而第欲防其奢用乱政之原【并周礼】凡此无非所以合内外之势异时家齐身修心和气平而无女宠之习阉宦之患奢侈之弊者岂无故而然耶秦人不古焚灭周典政权四出駮不容议汉氏初兴犹识此意宰相监宫中【王陵传吕后以审食其为左右丞相监宫中如郎中令】大臣劾阉宦【申屠嘉传邓通方爱幸嘉入朝而通居上旁怠慢罢朝坐府中嘉为檄召通诣相府责曰小臣慢殿上不敬当斩上使使持节召通谢丞相】外得以统内也三公之属有御史中丞在内受公卿奏事【汉百官表上御史大夫有両丞曰御史中丞在殿中兰防掌图籍秘书外督部刺史内领侍御史十五人受公卿奏事举劾案章】九卿之属有少府尚书在内主吏民章报【后百官志上曰尚书丞掌録文书朝防左丞主吏民章报及驺伯史右丞假署印绶余见前汉百官表】内复属于外也于斯时也宫闱幽邃姬宠娱侍而廷臣奏事者或得致桀纣之谏【周昌传昌尝燕入奏事髙帝方拥戚姬昌遂不奏帝乃骑昌项问之曰我何如主也昌曰陛下桀纣之主也上笑之】禁省峻峙宦寺与居而排闼直前者且得躬献其社禝之忠【樊哙传髙帝病恶见人卧禁中召戸者无得入羣臣绛灌等莫敢入十余日哙乃排闼直入大臣随之上独枕一宦者卧哙等见上流涕曰始陛下与臣等起丰沛定天下何其壮也今天下已定何其惫也且陛下不见赵髙之事乎】以士人皆任中常侍之官【前百官表上中常侍五员得入禁中二人后汉朱穆防曰案汉故事中常侍省尚书事参选士人建武以后悉用宦者】以郎将得却内夫人之座【袁盎传文帝幸上林皇后慎夫人从其在禁中常同座及坐郎署长布席中郎将盎引却慎夫人座夫人怒不肯上亦怒起袁盎諌曰臣闻尊卑有序则上下和今陛下既已立后慎夫人乃妾妾岂可与同座哉】凛凛然有周人之风自侍中为加官之亲数诘三公而大臣唯唯退听【前百官表侍中左右曹诸吏散骑中常侍皆加官所加或列侯将军大夫将都尉尚书太医太官令至郎中亡贠多至数十人 又朱买臣传武帝拜买臣为中大夫与严助俱侍中上使买臣诘难丞相公孙?筑朔方事发十防?不得一】大司马为内朝之宠典领尚书而丞相仅取充位向之以外统内安在哉【前汉孟康注曰大司马左右前后将军侍中常侍散骑诸吏为中朝丞相以下至六百石为外朝 又霍光为大司马内领尚书外典兵马又霍光谓丞相田千秋曰始与君侯受遗诏令光治内君侯治外】诸吏居中执法而御史之中丞其权始分【前百官表诸吏得执法 应邵曰诸吏得案劾如御史中丞】宦官典事尚书而少府之尚书其职尽废向之以内属外又安在哉【元帝用石顕阉宦为尚书详见本传】自是而后内朝事权一移于权臣再移于诸珰又再移于戚畹故方霍氏之秉权也塩铁之议光实主之丞相括嚢不言【田千秋传】昌邑之事光实专之丞相不得与议【杨敞传】堂堂揆席大抵以庸缪易制者为之此移于权臣之弊恭显之用事也孝元柔懦益不能制望之力争终不复回【萧望之传】陈咸为中丞欲行总领部刺史奏事之职而为显所排【本传】京房行考课欲通籍殿中以防壅塞之弊而亦为显所沮【并奉传】进退大权尽出中书谒者之手两府大臣不敢过而问焉此移于诸珰之失王氏之弄权也外总军马内领尚书入恃椒房出植邪党王舜既任于前王莽复窃于后二三大臣屏息不言而汉祸始惨矣此移于戚畹之害【本传】推原其由皆武帝亲内朝踈外朝之过也东都以后流愈甚议郎不在宿直之中【后百官志郎官皆主吏直执防宿衞诸殿门惟议郎不在直中】郎省皆为黄门之庐【通典明帝以后和熹太后称制乃以阉人为常侍小黄门通命两宫自此悉用阉人不调他士】至后御史之权尽移于尚书尚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