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源流至论

  《古今源流至论》是一部关于“经史百家之异同,历代制度之沿革,条列件系,尚有体要”的书,虽为科举而设,但对宋代朝章国典,分门别类,叙述详明,多有其他书所不载者。所谓“决科”者,即参加射策,决定科第,后指参加科举考试。宋岳珂《愧郯录?场屋编类之书》:“自国家取士场屋,世以决科之学为先”。因宋神宗改诗赋取士为经义策论取士,要求考生须博通古今,深晓典制,但当时学子又苦于古代典籍卷帙浩繁,一时难以掌握。因此宋人林駉、黄履翁就将这些科举考试所涉及到的各方面内容进行分门别类,并加以详细介绍,经过编撰而成此书,以备科举考试之用。作为科举考试参考书,其内容必须迎合需要,因而其内容大致反映了当时的时代风貌。

  《新笺决科古今源流至论》简称《古今源流至论》,是古今众多科举类书籍中的一部,全书分为前集(十卷)、后集(十卷)、续集(十卷)、别集(十卷)四部分,共约五十余万字。除别集为宋人黄履翁所作外,其余均为林駉所作。南宋理学的发展和对科举考试的重视,为此书的出现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古今源流至论》不时流露出林駉、黄履翁二人的理学和科举思想。二人认为朱熹的理学思想即为正统的思想,故以朱熹理学的标准来评判事物。书中有关理学思想方面的内容基本上都是围绕朱熹的理气观、动静观、格物致知论、心性理欲论等四方面来叙述。而且通过书中的内容,我们也可以看出林駉、黄履翁二人的思想基本符合理学思想,但他们对“理学诸家”、“四书”等问题都有许多自己独到的见解和态度,而且对一些人物的评价例如苏轼、欧阳修等也与朱熹不同。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古今源流至论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古今源流至论续集卷五

国学作者:宋·林駉   国学书目:古今源流至论   更新:2016/1/6   来源:本站原创

古今源流至论续集卷五  宋 林駉 撰
  鬻爵
  王者代天爵人尤宜谨之岂非王嘉之言乎嘉何以言之感时而言也夫人主擅威福之柄命爵诏禄所得専也曰崇徳【记文王世子宗庙之中以爵为位崇徳也】曰以贤【礼地官大司徒因民之常施十有二敎十有一曰以贤制爵】截乎不敢以轻畀曰不渎【记缁衣爵不渎而民作愿】曰不逾【左成十八年爵不逾徳】凛乎不敢以过予是何其谨重若此哉盖位天位也禄天禄也【孟子云】五服之章天所以命有徳【书臯陶】非一人所得私也经曰论定然后官之任官然后爵之【记】?曰惟名与器不可假人【左传】诚以一爵之差天威不违顔咫尺凛乎其可畏也以是知爵禄之柄虽人主之所擅而非人主之所可私私之不可鬻之可乎尝攷鬻爵之制实始于汉王嘉汉人也代天之言得不为汉发哉观汉高当草昧之初将欲收拾人材以开一代之治而曰有能从吾游者吾能尊显之【本纪】至于天下既定第萧何之次以服众议【张良?】先雍齿之侯以息偶语【同上】是亦一已之私然而未甚失也夫何文帝从晁错备邉之言令民纳粟以拜爵【晁错传】景帝之世上郡之旱而复脩卖爵之令至裁其价以招人【通典及食货志云孝景时上郡以西旱复脩卖爵令而裁其价以招人徒役作得输粟于县官以除罪】则稍非孝文之制矣其后武帝以撃胡之费又创立武功爵令人得以入赀而补吏【元朔元年国用空竭有司议令人得卖爵及赎罪请置赏官名曰武功爵云】故卜式首以家财输邉乃至超拜中郎赐爵左庶长告天下以风百姓【元鼎初豪富皆争匿财不助县官惟卜式数求入财天子乃超拜式为中郎赐爵左庶长田十顷告天下以风百姓】则吏道杂而多端矣虽然亦可以得人也有以赀拜郎为廷尉而天下无寃民者【张释之】有入钱补谒者守颍川而治行第一者【黄霸】呜呼作法于凉其尤贪【左?云】况孝文作俑于先景武循袭于后是宜东都之季其弊尤甚有吏人入谷而得闗内侯者【后汉永安二年天下水旱用度不足三公奏请令吏人入谷得闗内侯】有铜臭入钱以买三公者【灵帝开卖官之路廷尉崔烈入钱五百万以买司徒其子钧曰大人不当为三公论者嫌其铜臭】驯而至于晋武帝之时卖官得钱入私门【晋武帝太康三年刘毅曰桓灵卖官钱入官库陛下卖官钱入私门以此言之乃不如也】唐至徳之后纳钱百千则赐明经【唐至徳三年郑叔请奏伏敕纳钱百千文与明经出身不识文字者加三十千】品秩耗弊选举冗滥至是极矣国朝诸科并建数路得人无非奉若天道【书】至于鬻爵虽间举行皆为权宜之制故入粟六百石与补上造之请非备邉不许也【咸平末河北转运使刘综上言令民入粟备邉六百石补上造万二千石为大庶长事存典故利入公家上虑爵赏之滥重惜其事宰相言故事具存行之无损行之】出粟五千余石赐第班行之请非补之则不许也【天禧二年学究郑可状本州民阙食愿出粟五千六百石赈济望赐第选班行本防不行晁逈李维上言臣等商度损余补乏为利亦大望令宰臣定议特从其请俟丰稔即止】或以赈水旱【太宗时州郡水旱有艰食者许富民入粟赈贷等第补官】或以备籴本【熈宁七年赐敕诰补贴赈贷泾原环庆路饥民及为永兴常平籴本】无非为权宜之制诚以鬻爵之法虽所以济人事之不及非所以体天道之至公故随举随罢终不以为经久之防淳熈之君曰理财有道均节出入足矣安用轻官爵以益货财【淳熈三年诏鬻爵非古制也理财有道均节出入足矣安用轻官爵以益货财朕甚不取自今除歉嵗民愿入粟赈饥有裕于众听取防补官其余一切住罢】则其不得已之意为可知矣元祐之臣曰纳粟不如资防资防不如进士【元祐元年上官均言百司胥吏主行文书积年寡过例该禄仕及豪右之家以赏受官其才品庸下素不知义又外防郡守奨荐之所不及彼自分其卑贱岂复有奋励之意其视防子弟闻父兄之教少壮就官有乡进之心宜有间矣由此观之纳粟胥吏不如补防补防不如进士理之必然也又以为四者之冗有可罢者纳粟得官也】则其轻重之意从可知矣今日邉备未彻国计未丰举行鬻爵之制是亦祖宗权宜之术然必得其所以处之之道可以俯仰无愧焉处之何如与之服饰如康定之制可也【康定元年尹洙上防请鬻爵为士军号营房其鬻爵之法凡入粟五百斛为上爵许以珠金为妇女服饰得与本部七品官接坐犯罪听赎入粟百斛为下爵许蓄女使以银为饮器】与之免役如嘉祐之制可也【嘉祐六年诏凡入赀为郎至升朝官户役皆免之京官不得免衙前自余免其身而已】与之监临物务而不与之叅军判官如庆厯之制亦可也【庆七年诏流内铨应纳粟授官人不除司理司法叅军自上州判官止令监临物务从李东之请也】虽鬻何病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