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源流至论

  《古今源流至论》是一部关于“经史百家之异同,历代制度之沿革,条列件系,尚有体要”的书,虽为科举而设,但对宋代朝章国典,分门别类,叙述详明,多有其他书所不载者。所谓“决科”者,即参加射策,决定科第,后指参加科举考试。宋岳珂《愧郯录?场屋编类之书》:“自国家取士场屋,世以决科之学为先”。因宋神宗改诗赋取士为经义策论取士,要求考生须博通古今,深晓典制,但当时学子又苦于古代典籍卷帙浩繁,一时难以掌握。因此宋人林駉、黄履翁就将这些科举考试所涉及到的各方面内容进行分门别类,并加以详细介绍,经过编撰而成此书,以备科举考试之用。作为科举考试参考书,其内容必须迎合需要,因而其内容大致反映了当时的时代风貌。

  《新笺决科古今源流至论》简称《古今源流至论》,是古今众多科举类书籍中的一部,全书分为前集(十卷)、后集(十卷)、续集(十卷)、别集(十卷)四部分,共约五十余万字。除别集为宋人黄履翁所作外,其余均为林駉所作。南宋理学的发展和对科举考试的重视,为此书的出现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古今源流至论》不时流露出林駉、黄履翁二人的理学和科举思想。二人认为朱熹的理学思想即为正统的思想,故以朱熹理学的标准来评判事物。书中有关理学思想方面的内容基本上都是围绕朱熹的理气观、动静观、格物致知论、心性理欲论等四方面来叙述。而且通过书中的内容,我们也可以看出林駉、黄履翁二人的思想基本符合理学思想,但他们对“理学诸家”、“四书”等问题都有许多自己独到的见解和态度,而且对一些人物的评价例如苏轼、欧阳修等也与朱熹不同。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古今源流至论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古今源流至论续集卷八

国学作者:宋·林駉   国学书目:古今源流至论   更新:2016/1/6   来源:本站原创

古今源流至论续集卷八 宋 林駉 撰
  宦官上
  周以冢宰统阉寺汉初以丞相监宫中于是无近习之弊东汉用佞幸与政唐命中人典兵于是有内庭之变此本末源流之论君子不可不究也嗟夫为阉而称士【周礼阉人上士四人注阉称士者异其贤】为巷伯而疾恶【巷伯诗】勃貂管苏有功于晋楚【勃貂即寺人披也左?曰吕郤畏逼将焚公宫弑晋文公披见公以难告遂杀吕郤新唐曰楚恭王告诸大夫管苏范我以文逹我以礼】景监缪贤着庸于秦赵【商君入秦因秦孝公宠臣景监以求见又缪贤曰臣舍人防相如可使也着庸谓荐鞅及相如也】兹皆有益于人之国君子必欲絶之去之而后已何耶盖熏腐之徒无所爱惜退而视其室则无妻妾之情俛而顾其后则无子孙之亲所以为妻妾子孙者聚则成一室散则行道之人耳【侯元叔小臣论古之阉寺非若后世之熏腐童稚而养畜也盖因刑余之人而择其可任者使之给役于宫寝之内其待之犹舆台尔刑余之人何所顾借退而观其室则无妻妾之情俛而顾其后则无子孙之亲其所以为妻妾子孙者聚则成一家而散则皆行道之人尔如此而欲进徳脩业不亦难哉】是以依势怙宠窃柄弄权为勃貂管苏者百不一二为竪刁伊戾者十已七八故君子患之【左传恒公卒易牙入与寺人刁杀羣吏而立公子无亏又客聘晋过宋太子请享之寺人伊戾请从之至刑牲加书偕坎之骋告公曰太子将为乱公使视之言有之太子死公闻无罪烹伊戾】虽然在周汉盛时不闻有蠧政害事之渐而在汉唐末世往往有之者岂尽归阉宦之罪哉亦不能善处阉寺者之失也攷之成周阉人守中门之禁【天官阉人掌守王宫中门之禁】寺人掌女宫之戒【寺人掌女宫之戒令】内小臣四人王之正内五人【天官内小臣阉人上士四人寺人主之正内五人】一以冢宰领之夫以论道经邦之臣而下统微贱卑防之职似非大臣之体尔然周人格心之学大抵源流于此何者便僻侧媚之习易以移君徳谗谮防佞之言易以惑君听自非统于大臣鲜有不至恣肆使人主以外庭之属不得以私意眤内臣以冢宰之尊不敢以非道干此其预防之意岂不深矣哉汉初犹有古意以宰相得监宫中如郎中令禁阙之内皆其所属【王陵?吕后以审食其为左右丞相监宫中如郎中令】至文帝时宦官犹知宰相为可畏邓通之幸其宠已极小有怠慢丞相嘉檄召诣府折辱垂死而不敢言【申屠嘉传邓通方爱幸嘉入朝而通居上旁怠慢罢朝坐府中嘉为檄召通诣相府责曰小臣慢殿上不敬当斩上使使持节召通谢丞相】自武帝踈逺朝士宰相不得加官内朝若有间矣然以少府统中书【表少府属官中书令谒者中黄门】宰相统少府其脉络犹得相属况以司马迁儒者为中书令【司马迁以腐刑为中书令】亦不无正救之益既而石显用事康衡甄谭犹得条奏言其旧恶【康衡传元帝时中书令石顕用事自前相韦贤及衡皆畏显不敢失其意至成帝即位衡乃与御史大夫甄谭共奏显旧恶】则宰相虽无曩日之权而宰制之意犹在也此周汉盛时所以无近习之弊者宁非大臣统治之功欤自东都至唐宠任宦者其祸始惨然宦官宠任虽同而所以任之亦异东都以宦官専领其事【光武以宫中私用守之外有司章和后别立监领于阉人】是政权归之矣唐以宦官専典禁卫是兵权归之矣政权归之则贤否混淆而其乱在朝廷兵权归之则变生肘腋而其乱在宫禁夫政权必有所假其宠固然后其权専向使人主一旦省悟则反乱为治亦易之耳若夫兵权在其掌握能使人主觉悟欲谋去而不可得盖至于长吁饮恨而后已【文宗露之变】此典兵尤惨于与政也然要之以无所爱惜之人而得以与政典兵以为心腹之患皆非国家之福尔且西汉之制侍郎皆用明经【如杨雄位执防新安日掌御唾盂之类】常侍参用士人【表少府中常侍注参用士人】人主朝夕宴逰之顷不但刑腐之流而已诚美意也夫何章和以后议郎不在宿直之中【后百官志郎官皆主吏直执防宿卫诸殿郎惟议郎不在直中】郎省皆为黄门之庐【通典明帝以后和熹太后称制乃以阉人为常侍小黄门通命两宫自此悉用阉人不调他士】别自立监専以阉人领之自是阉人不领于外朝耳【见上注】夫惟外无所统内无所制手握王爵口含天宪非复闺牖房闼之任【东汉宦官传序窦后以女主临朝而万机殷庶且逺朝臣不得不委用刑人寄之国命手握王爵口含天宪非复闺牖房闼之任也】曹节王甫无所顾忌【陈蕃谓窦武曰中常侍曹节王甫自先帝时操弄国柄浊乱海内武乃白太后曰故事黄门常侍但当给事省中今乃使与政事而任权重子孙布列肆为贪暴宜诛以清朝廷后事寝宋瑀刼太后夺玺书令中谒者守南宫门使郑侃特节及御史谒者捕收武等武不受诏杀使者王甫将千余人与武对陈后武军归甫兵降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