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源流至论

  《古今源流至论》是一部关于“经史百家之异同,历代制度之沿革,条列件系,尚有体要”的书,虽为科举而设,但对宋代朝章国典,分门别类,叙述详明,多有其他书所不载者。所谓“决科”者,即参加射策,决定科第,后指参加科举考试。宋岳珂《愧郯录?场屋编类之书》:“自国家取士场屋,世以决科之学为先”。因宋神宗改诗赋取士为经义策论取士,要求考生须博通古今,深晓典制,但当时学子又苦于古代典籍卷帙浩繁,一时难以掌握。因此宋人林駉、黄履翁就将这些科举考试所涉及到的各方面内容进行分门别类,并加以详细介绍,经过编撰而成此书,以备科举考试之用。作为科举考试参考书,其内容必须迎合需要,因而其内容大致反映了当时的时代风貌。

  《新笺决科古今源流至论》简称《古今源流至论》,是古今众多科举类书籍中的一部,全书分为前集(十卷)、后集(十卷)、续集(十卷)、别集(十卷)四部分,共约五十余万字。除别集为宋人黄履翁所作外,其余均为林駉所作。南宋理学的发展和对科举考试的重视,为此书的出现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古今源流至论》不时流露出林駉、黄履翁二人的理学和科举思想。二人认为朱熹的理学思想即为正统的思想,故以朱熹理学的标准来评判事物。书中有关理学思想方面的内容基本上都是围绕朱熹的理气观、动静观、格物致知论、心性理欲论等四方面来叙述。而且通过书中的内容,我们也可以看出林駉、黄履翁二人的思想基本符合理学思想,但他们对“理学诸家”、“四书”等问题都有许多自己独到的见解和态度,而且对一些人物的评价例如苏轼、欧阳修等也与朱熹不同。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古今源流至论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古今源流至论别集卷三

国学作者:宋·黄履翁   国学书目:古今源流至论   更新:2016/1/6   来源:本站原创

古今源流至论别集卷三 宋 黄履翁 撰
  内降
  内降之名非羙也殆亦鸿都斜封之意乎然鸿都斜封皆汉唐衰微之世而内降之名乃起于国朝全盛之日惟其见于衰微之世故汉唐之大臣多以任责防谴惟其起于全盛之日故国朝之大臣则以任责为贤任责而防谴必莫回其已坏之政任责而爲贤必能杜其方萌之始此治乱得失之所由分也然以汉唐论之又不能无辨焉汉自桓灵以来唐自中睿以后其弊亦适相当然汉之治日衰日亡唐之治虽微复起者有由矣葢唐大臣尚得任其责谏官尚得言其事百司尚得举其职公议犹存私情知畏亦足回狂澜于旣倒彼汉三府不举劾尚书不加省奏请朝上罢谴夕报莫能挽天下之势此汉之末代不及唐之中世也方桓灵之在位也常侍阿保气焰薫炙手握王爵口含天宪出呼吸变霜露陈蕃言之而就戮【本?初窦太后之立也陈蕃有力焉及临朝政无大小皆委于蕃蕃与窦武同心戮力以奬王室徴天下名贤李膺杜密尹勲刘瑜等皆列于朝廷与共参政事于是天下之人莫不延颈相望太平而帝乳母赵娆及诸女尚书旦夕在太后侧中常侍曹节王甫等共相朋结謟事太后太后信之数出语命有所封拜蕃武疾之尝共防朝堂蕃私谓武曰曹节王甫操弄国权浊乱海内今不诛之后必难图武深然之蕃大喜以手推席而起武乃引尚书令尹勲共定计策九月武出宿归府典中书者先以告长乐五官吏朱瑀瑀盗发武骂曰放纵者自可诛耳我曹何罪而当尽见族灭因大呼曰陈蕃窦武奏白太后废帝爲大逆乃夜召所亲共普等十七人喢血共盟曹节请帝出御前殿防劔踊跃赵娆等拥卫左右闭诸禁门召尚书官属胁以白刃使作敕板拜 王甫爲黄门令持节至北寺狱收勲等杀之】杨赐谏之而去位【本传灵帝上以灾异诏问消弭之术光禄大夫杨赐对曰今妾媵阉尹共专国政鸿都羣小并各防擢乐松处常伯任芝居讷言以便辟之性受不次之宠而令搢绅之徒委伏畎畆口诵尧舜之言身蹈絶俗之行委捐沟壑不见逮及冠履倒易陵谷代处幸赖皇天垂象谴告周书曰天子见怪则修德诸侯见怪则修政卿大夫见怪则修职士庻人见怪则脩身唯陛下斥逺佞巧之臣速徴鹤鸣之士防絶尺一抑止盘游冀上天还威象变可弭赐秉之子也】怀愤于迁逐之地饮恨于诛戮之时公议扫地矣是故熹平鸿都之榜招集斗筲溷浊政理俛眉承睫侥幸恩宠吕强所谓三府坐逃选举之负尚书复不訾省而选举皆出诏用则禄赏之柄外朝不与闻也【阳球传置鸿都门学鸿都门学诸生皆敕州郡三公举用辟用辟召或出爲刺史太守入爲尚书侍中有封侯赐爵者士君子皆耻与爲列焉旣而设爲鸿都文学乐松等图象立赞尚书令阳球谏曰松等皆出于微蔑斗筲小人俛眉承睫徼进明时而形图丹青有识掩口今太学东观足以宣明圣化愿罢之可以销天下之谤书奏不省又吕强传】黄门北寺之狱擅矫王命逐捕忠党根连株系甘戮如饴郑飒持节自行之而廷尉不豫闻三府不覆按则釜钺之柄大臣不与知也【见上】方中睿之临政也公主则太平安乐尚宫则柴氏姜氏戚里则郕国沛国争弄其权势倾朝野宰相重臣皆出私门屠沽臧获纳粟除官然大臣得言吏部得执公议尚存矣是故除授之命吏部员外郎李朝隐前后执破一千四百余人一无所顾【本传吏部员外郎李朝隐前后执破一千四百余人怨谤纷遝朝隐一无所顾则大臣虽失其职而百司尚能奉法以执奏也】斜封之官兵部尚书姚元之力言停废至数千人则大臣有司尚得守公法以奏请也【本传中宗时韦后及太平安乐公主用事于侧门降斜封授官号斜封官凡数千员至墨敇睿宗景云元年八月姚元之宋璟及御史大夫毕构上言先朝斜封官悉宜停废上从之罢斜封官凡数千人】释慧范何人哉建寺作佛赃至万计御史魏傅弓请寘极法乃行放黜【本传御史魏傅弓劾释慧范建寺作佛欺匿奸赃四十余万请寘极法上欲宥之而傅弓谓刑罚国之大事陛下赏已亡以加宜刑所不及上乃黜放慧范于家】鬻伎行巫又何人哉滥居缨冕尽占膏腴左拾遗辛替否上防谓今金银不共于印束帛不充于赐【本传左拾遗辛替否上防谓今十倍行赏十倍増官金银不共于印束帛不充于赐富豪商贾尽居缨冕之流鬻伎行巫尽涉膏腴之地则大臣虽失其职而谏官御史尚能引大义以弹劾也】则御史谏官尚能引大义以弹劾也夫汉之大臣不能救桓灵之过唐之诸贤尚能规中睿之失此汉唐得失之所由判欤呜呼亦尝究其源流乎葢汉自中世丞相不豫中朝之事【武帝】三公不任台阁之职【光武】循习日乆弊端百出夫何陈蕃杨赐窦武之徒言之徒切听之甚藐者其来非一日矣至唐之大臣上佐万机下理庻务事权相通公论不泯又非汉之所可及武后垂拱之初命王立本徃宣敇以鞠刘祎之事而祎之谓不经凤阁鸾台何名爲敕则制敕未有不经鸾台凤阁也【本传武后垂拱初或诬悰爲侍郎刘祎之之隂事后命肃州刺史王立本徃宣敇以推鞠祎之谓不经凤阁鸾台何名爲敇也】文宗太和之末宣除郑覃御史大夫而中书侍郎李宗闵谓每事一切宣出安用中书则政事未有不经中书也【本传文宗太和末宣除郑覃御史大夫而中书侍郎李宗闵谓枢密使崔潭峻每事一切宣出安用中书云云】文宗开成之间李珏谓用杜悰爲戸部尚书陈夷行谓当由上防珏谓太宗用宰相天下皆先平

[1] [2] [3] [4] [5] [6]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