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源流至论

  《古今源流至论》是一部关于“经史百家之异同,历代制度之沿革,条列件系,尚有体要”的书,虽为科举而设,但对宋代朝章国典,分门别类,叙述详明,多有其他书所不载者。所谓“决科”者,即参加射策,决定科第,后指参加科举考试。宋岳珂《愧郯录?场屋编类之书》:“自国家取士场屋,世以决科之学为先”。因宋神宗改诗赋取士为经义策论取士,要求考生须博通古今,深晓典制,但当时学子又苦于古代典籍卷帙浩繁,一时难以掌握。因此宋人林駉、黄履翁就将这些科举考试所涉及到的各方面内容进行分门别类,并加以详细介绍,经过编撰而成此书,以备科举考试之用。作为科举考试参考书,其内容必须迎合需要,因而其内容大致反映了当时的时代风貌。

  《新笺决科古今源流至论》简称《古今源流至论》,是古今众多科举类书籍中的一部,全书分为前集(十卷)、后集(十卷)、续集(十卷)、别集(十卷)四部分,共约五十余万字。除别集为宋人黄履翁所作外,其余均为林駉所作。南宋理学的发展和对科举考试的重视,为此书的出现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古今源流至论》不时流露出林駉、黄履翁二人的理学和科举思想。二人认为朱熹的理学思想即为正统的思想,故以朱熹理学的标准来评判事物。书中有关理学思想方面的内容基本上都是围绕朱熹的理气观、动静观、格物致知论、心性理欲论等四方面来叙述。而且通过书中的内容,我们也可以看出林駉、黄履翁二人的思想基本符合理学思想,但他们对“理学诸家”、“四书”等问题都有许多自己独到的见解和态度,而且对一些人物的评价例如苏轼、欧阳修等也与朱熹不同。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古今源流至论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古今源流至论别集卷十

国学作者:宋·黄履翁   国学书目:古今源流至论   更新:2016/1/6   来源:本站原创

古今源流至论别集卷十 宋 黄履翁 撰
  方镇【论方镇叛服之由】
  藩镇之为唐患也尚矣其根萌于武德十道之置使其势成于至德九节度之分封其祸见于乾元平卢主帅之自立此废置叛服之由也方太宗平定之后既分天下为十道【地里志太宗因山川形便分天下为十道一曰关内二曰河南三曰河东四曰河北五曰山南六曰陇右七曰淮南八曰江南九曰劔南十曰岭南】而于军镇城戍之兵为十二道而置使处之总之以都督者【同上武德初始置军府以骠骑车骑両将军府领之分天下为十二道云云】此其为方镇已成之兆特待时而张耳且河北陇右此皆极边之地天下之府六百余所而在河北者不过三十在陇右者不过二十九而又皆于卫将军矣此何足以系废兴大致观其总军而置使河北一道则析而为二曰平卢曰范阳陇右一道则析而为四曰陇右曰安西曰北庭曰河西而其曰军曰守捉曰城曰镇焉者大者二十余小者亦不下十余以天下之极边为天下之重镇而抚之以都督其品略与十六卫将军同乃在尚书之上而其左右仆射为一流所谓五大不在边者果若是乎渔阳鞞鼓扫境而来亦其势之必至者此府卫之法壊而方镇之根形矣呜呼易封建而为郡县论者知其无叛国【桞文】改刺史而置州牧识者料其郡牧之争政【灵帝纪中平五年改刺史新置牧后董卓袁绍争起】太宗何不鉴其覆辙耶故曰其根萌于武德十道之置使者是也方肃宗即位之初安史父子相挺为祸尚頼诸镇勤王之师共起诛戮而九节度之号立焉大难既平蓬孛轩豁是时也正当申朝廷之纪纲明节镇之形分君臣幸安茍且歳月河北瓜分方镇碁布大者连州十余小者毋虑三四成肱髀难削之形效辅车相依之势使人视之若羗戎然此节度之名立而方镇之势成矣【唐兵志肃宗起灵武而诸镇之兵共起讨贼其后安史父子继起中国大敝肃宗命李光弼等讨之号九节度乆之大盗既成而武夫战卒以功起行阵列为侯王皆除节度使由是方镇相望于内地】呜呼割梁以封越所以啓叛者之九起举吴以予濞而变状不待异日见之【汉传】肃宗乃不思及此耶故曰其势成于至德九节度之分封者是也乾元初侯希逸帅平卢军士实为之此一机也尤强弱安危之分也夫天子所恃以鼓舞天下者以爵禄废置在上不在下焉耳命将帅统藩维事之最大者而遣一介之使徇行伍之情此而可为夫孰有不可为哉士卒得以陵偏禆偏禆得以陵将帅则将帅之慢朝廷自然之势也此自立之生而唱乱之祸起矣呜呼赏罚不出于天子而春秋诸侯得以抗衡守相不置于汉庭而七国侯王得以僭上又何不是之思耶故曰其祸见于乾元平卢之自立者是也【乾元元年平卢节度使王元志薨上遣中使往抚慰将士且就察军中所欲立者授以旌节髙丽人李懐玉为禆将杀元志子拥侯希逸为平卢军副节度使由军士废立自此始】自是以来茍安之念生姑息之政成且承嗣一黠虏耳重敛虐民亦何能为而代宗惟恐少拂其意自置官吏弗之问也私入赋税弗之诘也兼宰相则就加平章増以鴈门之封重以天雄之号州为督府子尚公主其宠之不已过乎頔亦一黠虏耳黩货滛刑果何能为而德宗惟恐少咈其意爱恶予夺惟意是徇既奏元洪流端州矣而复请轻之改为长史既奏薛正伦贬峡州矣而复自悔之留为判官其纵之不已过乎诸州相视徃徃以匹夫而要朝廷以卒伍而抗天子由代德姑息之过也大抵芽蘖之未萌则片言折之而有余间隙之已开则干戈取之而不足可不深虑而早计乎【并本传】至宪宗之削平诸藩方有太阿出匣之状然军士有犯上之罪以天子之命殛之何所不可而乃绐之以赏实之以刑继自今以徃谁敢以信必待朝廷者【通鉴元和十四年沂海交宻观察使王遂最酷后卒王弁斩之自称留后八月朝廷乃除弁开州刺史遣中使绐之曰开州已有迎道路留后宜速发弁当日发近州六月腰斩东市】武宗之宣慰河北方有江汉朝宗之意然郭谊就降纵不举赏流之逺方可也而乃戮之以刑继自今以徃谁敢以信义望朝廷者【昭义节度使刘从谦卒其子稹不发防请为留后李德裕曰泽潞事体与河朔三镇不同若遣重臣往谕王元逵何?敬两镇聼命则稹成擒矣上喜决意讨稹遣李回宣慰河北三镇无不奉诏后郭谊斩稹归朝上曰郭谊如何处之德裕曰刘稹騃孺子耳阻兵拒命皆谊为之谋主及势孤力屈又卖稹以求赏宜并谊等诛之遂斩之温公曰董重质之在淮西郭谊之在昭义吴元济刘稹如木偶人在技儿之手耳彼二人者始则劝人为乱终则卖主规利其死固有余罪然宪宗用之于前武宗诛之于后臣以为皆失之何则赏奸非义也杀降非信也失义与信何以为国如谊等免死流之逺方没齿不还可矣杀之非也】大抵韩信之叛心不生于假王之时而生于云夣之伪游窦融之内附不畏汉兵之强而畏河西之玺书惟义可以起人之敬畏惟信可以使人之悦服失义与信何以立国此藩镇与唐三百年相为终始也五代纷纷其敝尤甚噫有由也上圣龙兴群雄防伏惟正月乙巳以诏谕诸镇越翼日戊午又别以诏赐诸镇王言如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