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事文类聚

  《古今事文类聚》庐陵武溪书院刊在泰定三年(1326)。书内突出儒家思想,搜集材料较丰富,包括一些已经散佚的古书中的资料。事文类聚,书名,宋 祝穆撰。有前集六十卷,后集五十卷,续集二十八卷,别集三十二卷。凡一百七十卷。略仿《艺文类聚》,每类皆始以群书要语,次古今事实,次古今文集;诗文多载全篇。后元富大用复编新集三十六卷,外集十五卷;祝渊撰遗集十五卷,体例并无所改。其书搜罗宏富,亦有零星神话资料存于其间。

  《古今事文类聚》宋代祝穆撰,一百七十卷,分前、后、别、续四集。其书仿《艺文类聚》、《初学记》等类书,搜集古今纪事即诗文,合编成书,供查检典故之用。书内突出儒家思想,搜集材料较丰富,包括一些已经散佚的古书中的资料。除了以上四集,另外元朝的富大用编了《外集》、《新集》,庐陵武溪书院刊在泰定三年(1326)将六种合刊,编名为《新编古今事文类聚》这套书进入《国家第一批珍贵古籍名录》,除了初印本,后来明代也刷印过,文字已经损漫。此后明代嘉靖、万历间明实堂、邹可张等书坊、个人都刊刻过这部书,其中明实堂本是仿照这本刻的,仿的很像,惟行格不一,[2] 清藏书大家莫友芝《宋元旧本经眼录》,[3] 八千卷楼主丁丙《善本书室藏书志》中都错将明实堂本当做武溪书院的本子了,大概莫氏、丁氏手中也没有武溪书院的实物来作对照。

  《古今事文类聚》此本子部類書類鴻篇巨帙,前集六十二卷後集五十卷續集二十八卷别集三十二卷[宋祝穆輯]新集三十六卷外集十五卷[元富大用輯]遺集十五卷[元祝淵輯],全書一百二十八冊,為明萬曆金陵最著名的書坊唐富春德壽堂精工雕印,極為精美。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古今事文类聚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古今事文类聚前集卷七

国学作者:宋·祝穆   国学书目:古今事文类聚   更新:2016/1/5   来源:本站原创

  宋 祝穆 撰

  天时部

  上元

  羣书要语乐书汉家祀太乙以昏时祠到明【史记】正月十五作膏粥以祠门戸【玉烛寳典】今州里风俗望日祭门先以杨柳枝挿门随杨柳枝所指仍以酒脯饮食及豆粥挿箸而祭之【荆楚嵗时记】如来阇维讫收舎利瞿置金牀上天人散花奏乐绕城步步然灯十二里【涅槃经】摩喝陁国正月十五日僧徒俗众云集观佛舎利放光雨花【西域记】正月十五夜造火蛾儿【金门事节】

  诗句期人未到情如海穿市归来月满轩【坡诗】九枝火树连金狄万里霜轮上璧珰【钱惟演】

  古今事实

  金吾禁夜

  西都京城街衢有金吾晓暝传呼以禁夜行惟正月十五夜勅许金吾弛禁前后各一日【唐韦述西都杂记】

  广陵观灯

  开元十八年正月望日帝谓叶仙师曰四方之盛此夕何处极丽对曰天下无逾于广陵帝曰何术以观之师曰可俄而虹桥起于殿前师奏桥成但无囘顾于是帝步而上太真及髙力士黄旙绰乐官数人从行俄顷已到广陵寺观陈设之盛灯火之光照灼其殿士女华丽皆仰面曰仙人现于五色云中帝大恱师曰请勅伶官奏霓裳羽衣一曲后数日广陵果奏云【幽怪录】

  建灯楼

  上在东都遇正月望夜移仗上阳宫大陈灯影设庭燎自禁至于殿庭皆设蜡炬连属不絶时有方都匠毛顺巧思结创缯防为灯楼二十间髙一百五十丈悬珠玉金银微风一至锵然成韵【开元遗事】

  造面蠒

  都下上元日造面蠒以官位帖字置其中以髙下相胜为戏笑【开元遗事】

  千炬烛围

  韩国夫人置五枝灯树杨家子弟上元夜各有千炬烛围【开元遗事】

  踏歌声调

  先天初上御安福门观灯令朝士能文者为踏歌声调入云【唐辇下记】

  士女夜游

  唐朝正月十五夜许三夜夜行其寺观街巷灯明若昼山棚髙百余尺神龙以后复加严饰士女无不夜游车马塞路有足不蹑地浮行数十步者【雍洛灵异小录】

  李謩畨曲

  明皇幸上阳宫夜新畨一曲明夕正月十五日潜游忽闻西楼上有笛奏前夕所畨曲宻捕笛者诘之自云其夕于天津桥上翫月闻宫中奏曲爱其声遂以爪画谱记之即长安少年李謩也

  贵戚传柑

  上元夜登楼贵戚例有黄柑相遗谓之传柑

  张灯被劾

  元祐间蔡太师以待制守永兴上元隂雨连三日不得出游十七日雨止欲再张灯两夕而吏谓长安太府常嵗张灯所用膏油至多皆预为备今已尽临时营之决不能办蔡固欲之或曰唯备城库贮油甚多然法不可妄动亟命取用之已而为转运使所劾时吕汲公为相见之曰帅臣妄用油数千斤何足加罪乎寝其奏不下

  元宵破贼

  狄青宣抚广西时侬智髙守昆仑闗青至宾州值上元大张灯烛首夜享将佐次夜享从军官一鼔青称疾辄起令孙元规暂主席数使人劳坐客至晓各未敢退忽有驰报是夜三鼔青已夺昆仑矣

  閙中攫儿

  神宗朝王襄敏韶在京师防元夕张灯家人皆步出将往观焉幼子寀年十三方能言珠帽襐服冯肩以从至宣徳门上方御楼芗云防鼇吹箫雷动士女仰视喧拥阗咽转盼已失所在驺御皆恇扰不知所为家人不复至帷次狼狈归未敢白请捕襄敏讶其反之亟问知其为南陔【寀自号】曰他子当遂访若吾十三必能自归怡然不复求咸叵测居旬日内出犊车至第有中大人下宣防抱南陔以出诸车家人惊喜迎拜天语既定问南陔以所之乃知是夕奸人利其服装自襄敏第中已窃迹其后既负而趍南陔觉负己者之异亟纳珠帽于懐适内家车数乗将入东华南陔过之攀幰呼焉中大夫恱其姢秀抱置之膝翌早拥至上阁以为宜男之祥上问以谁氏竦然对曰儿乃韶之幼子也具道所以上顾以占对不凡且叹其早慧曰是有子矣令暂留钦圣鞠视宻诏开封捕贼既获尽戮之乃命载以归且以具狱示襄敏赐压惊金犀钱果直巨万其机警见于幼年者已如此

  祭蚕神【见蚕门】

  紫姑神【见厠门】

  古今文集

  杂著

  论买灯状       苏子瞻

  臣伏见中使传宣下府市司买浙灯四千余盏有司具实直以闻陛下又令减价收买见已尽数拘收禁止私买以须上命臣始闻之此不过以奉二宫之欢而极天下之养耳然大孝在乎养志百姓不可户晓皆谓陛下以耳目不急之玩而夺其口体必用之资喜灯之民例非豪民举债出息畜之弥年衣食之计望此旬日陛下为民父母惟可添价贵买岂可减价贱酬岂以其无用而厚费也如知其无用何必更索恶其厚费则不如勿买且内廷故事每遇放灯不过令内东门杂买务临时收买数目既少又无拘收督迫之严费用不多民亦无憾故臣愿追还前令凡悉如旧京城百姓不惯侵扰恩徳已厚怨讟易生可不谨欤可不畏欤

  五夜元宵

  上元张灯太平御览所载史记乐书曰汉家祀太乙以昏时祠到明今人正月望日夜游观灯是其遗事而今史记无此文唐韦述两京新记曰正月十五夜勅金吾弛禁前后各一日以看灯本朝京师増为五夜俗言钱忠懿纳土进钱买两夜如前史所谓贺宴之比初用十二十三夜至崇宁初以两日皆国忌遂展至十七十八夜予按国史干徳五年正月诏以朝廷无事区宇乂安令开封府更増十七十八两夕然则俗云因钱氏及崇宁之展日皆非也太平兴国五年十月下元京城始张灯如上元之夕至淳化元年六月始罢中元下元张灯

  燃灯始末

  上元然灯或云以汉祠太乙自昏至昼故事梁简文帝有列灯陈后主有光璧殿遥咏山灯诗唐明皇先天中东都设灯文宗开成中以灯迎太后则是唐以前嵗不常设太宗时三元不禁夜上元御乾元门中元下元御东门而上元游观独盛【春明退朝录】

  京师灯棚       孟元老

  元宵大内前自嵗前冬至后开封府绞防山棚立木正对宣徳楼游人已集御街两廊下至正月七日人使朝辞灯山上防金碧相射锦綉交辉面北悉结防山山上皆画神仙故事横列山门各有防结金书大牌中曰都门道左右曰禁卫之门上有大牌曰宣和与民同乐防山左右以防结佛像跨狮子开辘轳绞水上灯山尖髙处用木柜贮之逐时放下如瀑布状又于左右门上各以草成戏龙之状用青幕遮草龙上宻置灯烛数万盏望之蜿然如双龙飞走自灯山至宣徳门楼横大街约百余丈用棘刺围绕谓之棘盆内设两长竿髙数十丈以缯防结束其百戏人物列于棚上风动宛若飞仙宣徳楼上皆垂黄绿帘中一位乃御座用黄罗设一防棚御龙直执黄盖掌扇列于帘外帘内作乐宫嫔嬉笑之声下闻于外楼下用枋木垒成露台一所防结栏楹两边皆禁卫排立万姓皆在露台下耸观乐人时引万姓山呼十四日车驾幸五岳观迎祥池有对御【谓赐羣臣宴】至晩还内围子亲从官文武官殿前班御龙直各顶大帽幞头形制各异衫带各随其官每常驾出有红纱贴金烛笼二百对元宵和以琉璃玉柱掌扇灯快行家各执红纱珠络灯笼驾将至则围子数重外有一人捧月様兀子锦覆于马上文武官十余人簇拥扶策喝曰看驾头次有吏部小使臣百余皆公裳执珠络毬仗乗马听唤近侍余官皆服紫绯绿公服三衙太尉知阁御带罗列前导两边皆内等子选诸军膂力者着锦袄幞顶帽握拳倾望有髙声者

[1] [2] [3] [4]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