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事文类聚

  《古今事文类聚》庐陵武溪书院刊在泰定三年(1326)。书内突出儒家思想,搜集材料较丰富,包括一些已经散佚的古书中的资料。事文类聚,书名,宋 祝穆撰。有前集六十卷,后集五十卷,续集二十八卷,别集三十二卷。凡一百七十卷。略仿《艺文类聚》,每类皆始以群书要语,次古今事实,次古今文集;诗文多载全篇。后元富大用复编新集三十六卷,外集十五卷;祝渊撰遗集十五卷,体例并无所改。其书搜罗宏富,亦有零星神话资料存于其间。

  《古今事文类聚》宋代祝穆撰,一百七十卷,分前、后、别、续四集。其书仿《艺文类聚》、《初学记》等类书,搜集古今纪事即诗文,合编成书,供查检典故之用。书内突出儒家思想,搜集材料较丰富,包括一些已经散佚的古书中的资料。除了以上四集,另外元朝的富大用编了《外集》、《新集》,庐陵武溪书院刊在泰定三年(1326)将六种合刊,编名为《新编古今事文类聚》这套书进入《国家第一批珍贵古籍名录》,除了初印本,后来明代也刷印过,文字已经损漫。此后明代嘉靖、万历间明实堂、邹可张等书坊、个人都刊刻过这部书,其中明实堂本是仿照这本刻的,仿的很像,惟行格不一,[2] 清藏书大家莫友芝《宋元旧本经眼录》,[3] 八千卷楼主丁丙《善本书室藏书志》中都错将明实堂本当做武溪书院的本子了,大概莫氏、丁氏手中也没有武溪书院的实物来作对照。

  《古今事文类聚》此本子部類書類鴻篇巨帙,前集六十二卷後集五十卷續集二十八卷别集三十二卷[宋祝穆輯]新集三十六卷外集十五卷[元富大用輯]遺集十五卷[元祝淵輯],全書一百二十八冊,為明萬曆金陵最著名的書坊唐富春德壽堂精工雕印,極為精美。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古今事文类聚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古今事文类聚前集卷六十

国学作者:宋·祝穆   国学书目:古今事文类聚   更新:2016/1/5   来源:本站原创
       宋 祝穆 撰
       丧事部
       墓铭【墓碑行状附】
       羣书要语铭之义称美而不称恶此孝子孝孙之心也铭者论著其先祖之有徳善功烈勲劳庆赏声名于天下【祭统】前軰云铭妇人墓当详于世家议论取法于韩退之退之所作葢出于硕人之诗观其铭元稹妻韦夫人墓可见矣
       墓碑公室视丰碑三家视桓楹注斵大木为之形如石碑于椁前后四角柱之穿中为辘轳下棺以繂天子四碑诸侯士二士无桓楹者言僣诸侯也斵之形如大楹耳四桓谓之桓楹【檀弓】唐令五品以上螭首龟趺降五品为碣方趺圆首其高四尺【栁文】寘铭幽竁【燕公集】勒美于隧【同上】立碑穿隧以彰盛美【杨集】以志行官业书于丽牲之碑【白居易作李公家庙碑】乃作石表碣【栁文】琢石书徳用图不朽【同上】古今事实
       孔子题墓
       昔季札孔子题其墓曰呜呼延陵季子之墓○右吴季子墓铭自前世相传以为孔子所书据张从绅记云旧石堙防开元中?宗命殷仲容模搨其书以传然则开元之前已有本矣至大厯中萧定又刋于石则转相传模失其真逺矣按孔子平生未尝至吴以史记世家考之其歴聘诸侯而不逾楚推其嵗月踪迹未尝过吴不得亲铭季子之墓又诸字特大非古简牍所容第以其名传之乆不可遂废故锓之以俟博识君子【集古録防】
       石椁有铭
       卫灵公死卜沙丘掘数仞得石椁洗视之有铭焉【庄子
       黄绢幼妇
       后汉杨脩字德祖太尉彪之子也好学有俊才为丞相曹操主簿语林曰脩至江南读曹娥碑碑背上有八字曰黄绢幼妇外孙韲臼操不解问脩曰卿知否脩曰知之操曰且勿言待朕思之行三十里乃得之令脩解曰黄绢色丝絶字幼妇少女妙字外孙女子好字虀臼受辛辤字操曰一如朕意俗云有智无智较三十里
       作碑无愧色
       蔡邕谓卢植曰吾为碑铭多矣皆有惭色唯郭有道碑无愧色耳
       立石刻名
       赵岐曰吾死后立一圆石于墓侧刻曰汉有逸人姓赵名嘉有志无时命也奈何【本传】
       必求孙绰文
       温郄王庾诸公之薨必须孙绰为碑文然后刋石焉
       自为墓志
       傅奕尝醉卧蹶然起曰吾其死矣因自为墓志曰傅奕青山白云之人也因酒醉死呜呼哀哉
       妄认古冢
       后周熊安生学为儒宗在山东时或诳之曰其村古冢是晋河南将军熊光去安生七十三世旧有碑为村人埋匿安生掘地求之不得连年讼焉冀州刺史郑讙判曰七十三世乃是羲皇上人河南将军晋无此号安生犹率族人向冢而哭
       碑特镇石
       隋秦王俊薨王府僚佐请立碑文帝曰欲求名一卷史书足矣何用碑为若子孙不能保家徒与人作镇石耳
       志文长短
       韩文千变万化无心变欧阳有心变杜祁公墓志一件未了又说一件韩董晋行状尚稍长权徳舆作宰相神道碑只一板许欧苏便长了【朱语録】
       必求韩记
       张季友曰藏而不得韩君记犹不也【韩愈张府君铭】
       必求栁书
       栁公权善书当时大臣家碑志非其笔人以为不孝外夷入贡皆别署货贝曰此购栁书【唐书】
       篇篇不同
       韩退之作墓志最多篇篇各有体制未尝相袭【迃斋文诀】
       子弟不能通知
       韩愈与吴郡张籍阅家中旧书得李翰所为张廵传翰以文章自名为此传颇详宻然尚恨有阙者不为许逺立传又不载雷万春事首尾逺与廵俱守死先后异耳两家子弟材智下不能通知二父志以为廵死而逺就虏疑畏死而辞服于贼逺诚畏死何苦守尺寸之土食其所爱之肉以与贼抗而不降乎【韩文】
  

[1] [2] [3] [4]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