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芳备祖集

  《全芳备祖集》是宋代花谱类著作集大成性质的著作,著名学者吴德铎先生首誉其为“世界最早的植物学辞典”。此书专辑植物(特别是栽培植物)资料,故称“芳”。据自序:“独于花、果、草、木,尤全且备”,“所辑凡四百余门”,故称“全芳”;涉及有关每一植物的“事实、赋咏、乐赋,必稽其始”,故称“备祖”。从中可知全书内容轮廓和命名大意。

  《全芳备祖集》书分前后两集。前集27卷,为花部,分记各种花卉。如卷一为“梅花 ”,卷二为“牡丹 ”,卷三为“芍药”等等120种左右。后集31卷,分为7个部分,计九卷记果,三卷记卉,一卷记草,六卷记木,三卷记农桑,五卷记蔬,四卷记药。著录植物150余种。各种植物之下又分三大部分,一是“事实祖”,下分碎录、纪要、杂著三目,记载古今图书中所见的各种文献资料;一是“赋咏祖”,下分五言散句、七言散记、五言散联、七言散联、五言古诗、五言八句、七言八句、五言绝句、七言绝句凡十目,收集文人墨客有关的诗、词、歌、赋。一是“乐赋祖”,收录有关的词,分别以词牌标目。

  《全芳备祖集》是一部大型植物专题类书,被农学界誉为第一部植物学辞典,并视为农书。全书27万多字,分类收集花卉植物资料,因其规模较大而成为同类著作中的集成之作。尤其是保存了大量宋人的作品,堪称宋人文学的渊薮,其中多有别集和总集失收的,因而又有鲜明的文献学价值。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全芳备祖集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全芳备祖前集卷五

国学作者:宋·陈景沂   国学书目:全芳备祖集   更新:2016/1/5   来源:本站原创

全芳备祖前集卷五   宋 陈景沂 撰花部
  琼花
  事实祖
  碎録
  掦州蕃厘观即古之后土祠【广陵志】
  纪要
  ?州后土庙琼花或云自唐所植即李卫公所谓玉蘂花也旧不可移徙今京师亦有之【宋敏求春明退朝録】自
  淮南还东平移后土庙琼花植于濯缨亭此花天下只一株耳永叔为?州作无防亭以赏之彼土人别号八仙花或云李衞公玉蘂花即此【刘原父诗序】琼花惟?州后土庙有之其他皆八仙花近似而非鲜于子骏诗云百蘤天下多琼花天下希托根古?寺地着不可移八蓓冠羣芳一株攅万枝【韵语阳秋】掦州后土庙有琼花一株洁白可爱且其树大而花繁不知实何从来也俗谓之琼花因赋诗以状其态【刘禹锡诗序】后土庙琼花本大而花繁天下无之孙冕过维?使人访之山人谓山中甚多但岁苦樵斧野烧故木不能大而花不能盛遂不为人所贵复伤之以诗曰可怜遐僻地常化燎原炭其说盖误以聚八仙花为此花耳聚八仙花虽类琼花而琼花之异者其香如莲花清馥可爱虽剪折之余韵亦不减此聚八仙花之所无也昔张昌言琼花赋有云聚八仙之殊种玉蝴蝶之别族叶扶踈而韵不胜色近似而香不足此善辨者【广陵志】琼花天下无防昨因征骑侵轶或谓所存非旧疑黄冠以聚八仙补种其处未知然否属自合肥易镇来此所覩郡国中聚八仙若骤然过目大率相类及细观熟玩不同者有三琼花大而瓣厚其色淡黄聚八仙花小而瓣薄其色微青不同者一也琼花叶柔而莹泽聚八仙叶粗而有芒不同者二也琼花蘂与花平不结子而香聚八仙蘂低于花结子而不香不同者三也余尚未敢自信尝取花杂示儿軰皆能识而别之始乃无疑适后土祠宇頺鸠工撒旧鼎为増建时当季夏非花放之日忽一枝夐然特开于其杪邦人竞观莫不嘉叹余生罕信竒谈倘非目击则谓好事者夸诞今观此灵异岂非司花之神鉴余之信心乎故为之辨以騐来者【杨帅郑兴裔辨】余
  自京口过?州寻访旧事知世所传后土琼花在今城之蕃厘观亟徃谒蕃厘观故琼花犹在然余闻绍兴辛已之变金兵入?州已掲其本而去何从复得此种也观壁间诸公所纪载直排世俗譌谓道士以聚八仙嗣其名聚八仙叶瓣色香皆不类余曽不及见二花开时类不类不得知独怪金兵既掲其本复何从得此种也有老道士出须髪皓然自言生于崇寕间今八十有六载矣能叙今花本末余与对坐于花之亭西改容而问道士指花之根?而言曰此某手所培防而至此者也指观之大门而言曰此向之殿庐处也指所坐之亭曰此向之无双亭庐也花旧在无双亭下殿西之北自绍兴十五年向龙图子諲以殿庐地势狭小徙置转后则花当殿西之南更三十一年知郡事刘泽复命移花于殿之前即今之花处乃是嵗八月十五日也初二十四年时直花之东南离三四尺许倐然一小根枝叶日茂其下大径寸至其放花向背踈宻移之不敢易又十一月金兵渡淮趋?州直入观掲花本去其小者剪而诛之于时某方避乱奔走初亦不知也兵既退某始以十二月来旧地是时训练官成平领兵马依观屯寨其军人接某曰观主至耶琼花已毁于兵旁有一小根微见地而可识认非其种否某心知之难以口舌定惟告以琼花若剔其根皮投之火则臭达于鼻于是剔其根皮投之火果臭达于鼻军人皆喜欢某即黙祷后土移植之他处日徃防之越明年二月既望夜中天大雷雨某诘朝起视两庑蚯蚓布地皆满徃所植根旁则勃然三蘖从根发出矣自是遂条逹不已至于今三十年之乆见其婆娑偃盖当不忘断根时也道士既言余为之竦然曰盛衰感应之理岂可不知其故哉夫他日不生小根而倐然起于二十四年兆先见也去辛巳八年者以飬穉也离离且三四尺许者不并掲也剪而复萌者终盛也天大雷雨蚯蚓布地而三蘖勃然者蚯蚓伏深壌阳气骤趣之则动植俱?也以人事言之不知赵孤汉孤之不忘何以异是自微而存存而有立扶植成就以至后日则程婴丙吉之功道士宜获其报今之享上夀倘有相之者余恐道士死后来者无以知今花本末而其疑不解也故序而书之其间嵗月事故之参错烦委有可附见者悉不敢畧以知其不诬若其他灵异甚多未暇及也道士姓唐名大寕余实金华杜斿【绍兴二年记】?州后土祠琼花经兵火后枯而复生今嵗犹盛邦人喜之以为和平之证也乃赋之赋曰伟东南之防都滋黒壤之饶饫萃温润之秀气发英华于地轴是为琼花异于凡木香凝媚服之兰色莹光明于玊托根后土之祠擢?蜀冈之麓曽不知其嵗年以弗纪于图箓欲问司花之女但注诗人之目谓天下之一株冠羣葩之芳馥岂唐昌之余芳载后庭之遗曲者乎当其风入琳宫春归华屋蕚折青绡色凝寒緑枝瑚兮镂氷雪蘂珠玑兮烂金粟广庭静兮朝曦丽其纎秾仙蘂深兮瑞露滋其芬郁瑶林挺葱蒨之竒阆苑耀琪英之煜若盖而绣似璧而防如黄琮瑚琏璀灿于禋坛而文珠佩环玲珑乎衣鞠桂娥竞爽借月影于氷蟾阿母来观下云軿于皓鹄俪靓容于茉莉抗素馨于薝卜?玫瑰于尘凡鄙荼防于浅俗惟水仙可并其幽闲而江梅似同其清淑真絶代之无双乆弥芳于幽谷若乃聚八仙之殊种玉蝴蝶之别族叶扶疎而韵不胜色近似而香不足犹瑾瑜琬琰之温温岂碔砆坚珉之碌碌盖妖雅争姸者众之所同而蠲洁尚白者我之所独是以兵火不能焚尘霾不能辱根常移而复还本已枯而再续疑神物之防持偏化工之茂育抑将荐瑞于中兴而致祥于玉烛【张昌言】余闻琼花之名甚久而未之见因观满山张公所为赋如亲见之不独笔端有口几于为花传

[1] [2] [3]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