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芳备祖集

  《全芳备祖集》是宋代花谱类著作集大成性质的著作,著名学者吴德铎先生首誉其为“世界最早的植物学辞典”。此书专辑植物(特别是栽培植物)资料,故称“芳”。据自序:“独于花、果、草、木,尤全且备”,“所辑凡四百余门”,故称“全芳”;涉及有关每一植物的“事实、赋咏、乐赋,必稽其始”,故称“备祖”。从中可知全书内容轮廓和命名大意。

  《全芳备祖集》书分前后两集。前集27卷,为花部,分记各种花卉。如卷一为“梅花 ”,卷二为“牡丹 ”,卷三为“芍药”等等120种左右。后集31卷,分为7个部分,计九卷记果,三卷记卉,一卷记草,六卷记木,三卷记农桑,五卷记蔬,四卷记药。著录植物150余种。各种植物之下又分三大部分,一是“事实祖”,下分碎录、纪要、杂著三目,记载古今图书中所见的各种文献资料;一是“赋咏祖”,下分五言散句、七言散记、五言散联、七言散联、五言古诗、五言八句、七言八句、五言绝句、七言绝句凡十目,收集文人墨客有关的诗、词、歌、赋。一是“乐赋祖”,收录有关的词,分别以词牌标目。

  《全芳备祖集》是一部大型植物专题类书,被农学界誉为第一部植物学辞典,并视为农书。全书27万多字,分类收集花卉植物资料,因其规模较大而成为同类著作中的集成之作。尤其是保存了大量宋人的作品,堪称宋人文学的渊薮,其中多有别集和总集失收的,因而又有鲜明的文献学价值。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全芳备祖集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全芳备祖

国学作者:宋·陈景沂   国学书目:全芳备祖集   更新:2016/1/5   来源:本站原创

  全芳备祖

  全芳备祖是宋代花谱类著作集大成性质的著作,著名学者吴德铎先生首誉其为“世界最早的植物学辞典”[1] 。此书专辑植物(特别是栽培植物)资料,故称“芳”。据自序:“独于花、果、草、木,尤全且备”,“所辑凡四百余门”,故称“全芳”;涉及有关每一植物的“事实、赋咏、乐赋,必稽其始”,故称“备祖”。从中可知全书内容轮廓和命名大意。

  中文名  全芳备祖

  类 型  花谱类著作,类书

  年 代  南宋

  作 者  陈景沂

  内容简介

  书分前后两集。前集27卷,为花部,分记各种花卉。如卷一为“梅花 ”,卷二为“牡丹 ”,卷三为“芍药”等等120种左右。后集31卷,分为7个部分,计九卷记果,三卷记卉,一卷记草,六卷记木,三卷记农桑,五卷记蔬,四卷记药。著录植物150余种。

  各种植物之下又分三大部分,一是“事实祖”,下分碎录、纪要、杂著三目,记载古今图书中所见的各种文献资料;一是“赋咏祖”,下分五言散句、七言散记、五言散联、七言散联、五言古诗、五言八句、七言八句、五言绝句、七言绝句凡十目,收集文人墨客有关的诗、词、歌、赋。一是“乐赋祖”,收录有关的词,分别以词牌标目。

  作品评价

  从篇幅来看,全书虽然侧重于辞藻,但也有探求生植原理的用意。作者在自序中说:“尝谓天地生物岂无所自,拘目睫而不究其本原,则与朝菌为何异?竹何以虚?木何以实?或春发而秋凋,或贯四时而不改柯易叶,此理所难知也。且桃李产于玉衡之宿,杏为东方岁星之精。凡有花可赏,有实可食者,固当录之而不容后也。”

  书中对于各部每种植物的序次颇为注意,例如花部首牡丹 ,果部首荔枝 ,卉部以芝为首,木部以松为首。这些虽然没有科学的依据,但却是时尚的反映。谱录类著作的一大特点是面向观赏,既为观赏服务,就必然要对所观赏的对象品评高下,因此,分级划等也就成为谱录类著作的主要内容。《全芳备祖》 作为谱录类著作的集成,自然也不落窠臼。

  《全芳备祖》是一部大型植物专题类书,被农学界誉为第一部植物学辞典,并视为农书。全书27万多字,分类收集花卉植物资料,因其规模较大而成为同类著作中的集成之作。尤其是保存了大量宋人的作品,堪称宋人文学的渊薮,其中多有别集和总集失收的,因而又有鲜明的文献学价值。

  《全芳备祖》虽取材于前人的著作,但也时出新意,用“陈肥遯识”或“陈肥遯云”等的字样,来表明自己的看法。这和明代徐光启在编纂《农政全书》时,以“玄扈先生曰”的方式,来兼出独见有相似之处。比如,书中以“陈肥遯云”的方式,对蔡襄《荔枝 谱》中所论33种荔枝中“间有不论或论未备及有遗者”进行了补充,共24个品种。又如,韩彦直在《橘录》中列出了27个品种,这27个品种中又推乳柑为第一,称为真柑,意思是说其它都是假冒伪劣,而乳柑中又以产于泥山者为第一。《全芳备祖》在抄录了《橘录》之后说,“以上皆韩彦直之录也。韩但知乳橘出于泥山,独不知出于天台之黄岩也。出于泥山者固奇也,出于黄岩者,天下之奇也。”并注明“陈肥遯识”字样。

  出版信息

全芳备祖

  浙江古籍出版社2014年点校本封面

  《全芳备祖》宋刻本流传极少,国内早已难觅踪影,所见惟各种抄本。但此宋刻曾东传日本,有残本藏于宫内厅书陵部。中日邦交正常化后,在两国学者共同努力下,特别是日本学者天野元之助的鼎力斡旋和《日本国际交流基金》的赞助,1979年10月,《全芳备祖》影印件运抵北京。1982年,农业出版社以此为底本,配以国内抄藏本(积学斋转抄本),第一次影印出版全书,列为"中国农学珍本丛刊"第一种。这部湮没七百多年的植物学巨著,得以再传于世。2014年11月,浙江古籍出版社出版程杰、王三毛点校排印本。此本仍以宋刻残

[1] [2]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