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书

  《类书》我国古代一种大型的资料性书籍。辑录各种书中的材料,按门类、字韵等编排以备查检,例如《太平御览》《古今图书集成》。指辑录各门类或某一门类的资料,并依内容或字、韵分门别类编排供寻检、征引的工具书。以门类分的类书有二:兼收各类的,如《艺文类聚》、《太平御览》、《玉海》、《渊鉴类函》等;专收一类的如《小名录》、《职官分记》等。以字分的类书,亦有二:齐句尾之字,如《韵海镜源》、《佩文韵府》等;齐句首之字,如《骈字类编》。

  《类书》人们习惯于拿类书的似是而非的“模式”来判别类书,事实上约定俗成的类书模式并不存在;这也是互相乖异、说法不一、争议不止的原因之一。类书不仅仅有类事、类文之别;类字(尔雅)、类词(词源)、类语(古语精粹)、类书(丛书)都有。在信息传播飞速发展的网络时代,我们有必要重新审视和界定类书的本质属性及其功用,兹缕述如次。类书按其内容和编排方式不同,有义系、形系、音系三类。义系类书就是按材料的义类分部编排,如天文、地理、人事类。每系中又分若干小类,如天文分有日、月、星、时等;时又分春、夏、秋、冬等。古代类书大多属此类。其中以取材范围分,有综合性和专科性两种。音系类书是从古书中摘取二至四字的短语,按末一字的韵编入某韵,主要供编纂字、词典找资料出处所用。如元代的《韵府群玉》、清代的《佩文韵府》。形系类书是字形编类,即将两个字组成的词语按其上一字归入同一字的类中,而举出包含这个词语的诗文篇目,如清代的《骈字类编》。其作用与音形类书略同。

  类书是辑录各种书籍中的有关资料,分门别类编排而成的工具书,具有百科全书的性质。古代的类书编排方法不很科学,有用分韵、分字等方法编排的。但是此类书很有用处,如可以根据所辑资料查找古代社会事物的原委、典章制度的沿革、文字掌故的兴废,或可用以校补古籍。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类书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龙筋凤髓判

国学作者:张鷟 [唐]   国学书目:类书   更新:2016/1/4   来源:本站原创

  龙筋凤髓判 张鷟 [唐]

  龙筋凤髓判 ﹝唐﹞张鷟撰

  龙筋凤髓判卷一

  中书省二条

  中书舍人王秀漏泄机密断绞,秀不伏,款于掌事张会处传得语,秀合是从,会款所传是实,亦非大事不伏科。

  凤池清切,鸡树深严,敷奏帝俞,对扬休命。召为内史,流雅誉于周年,荀作令君,振芳尘于魏阙。张会掌机右掖,务在便蕃,王秀负版中书,情惟密切。理须克清克慎。慕金人以缄口。一德一心,仰星街而卷舌。温树之号,问且无言,恶木之阴,过而不息。岂得漏秦相之骑乘,故犯疏罗,盗魏将之兵符,自轻刑典。张会过言出口,驷马无追,王秀转泄于人,三章莫舍。若潜谋讨袭,理实不容,漏彼诸蕃,情更难恕。非密既非大事,法许准法勿论,待得指归,方可裁决。

  通事舍人崔暹奏事口误,御史弹付法,大理断笞三十,征铜四斤。暹款奏事虽误,不失事意,不伏征铜。

  崔暹风神爽俊,词彩抑扬,雅调疏通,清音朗彻。裴楷之英姿萧萧,朝野羽仪,魏舒之容止堂堂,群寮领袖。自可曳裾紫禁,伏奏清规,助朝廷之光辉,赞明时之喉舌。芝泥发彩,宣凤诏而腾文,兰检浮香,润龙缣而动色。岂容金马之对,未被誉称,神羊之威,俄闻奏劾。罚金既罹于疏网,辨璧无舍于明珠。过误被弹,止当笞罪,不失事意,自合无辜。虽触凝霜,理宜清雪。

  门下省二条

  给事中杨珍奏状错以崔午为崔牛,断笞三十,征铜四斤,不伏。

  沉沉青锁,肃肃黄枢,望重鸾司,任光龙祚。掌壸负玺,步顿于是生光,左貂右蝉,揖让由其动价。杨珍门承积阀,荣重缙绅,趋左掖之严凝,奏上台之清切。出纳王命,职当喉舌之官,光阐帝猷,佐处腹心之地。恪勤之誉,未出于丹闱,舛缪之愆,已尘于清宪。马字点少,尚惧亡身,人名不同,难为逃责。准犯既非切害,原情理或可容,何者?宁失不经,宥过无大。崔牛崔午,即欲论辜,甲申甲由,如何定罪。

  左补阙陈邃司制敕知敕书有误,不奏辄改,所改之次与元敕同,付法不伏。

  陈邃缪司纶綍,忝掌枢机,参详兰叶之文,宣越芝英之字。拾遗补阙,蹑山甫之清尘,献可替否,寻晏婴之胜迹,设令鲁鱼纰缪,理合上闻,豕亥参差,无疑下断,岂容斟酌圣意,加减繇言,用寸管以窥天,持小觚而测海。未经上白,辄敢雌黄,定字虽复无差,据罪终须结正,八十之杖,自作难逃,三千之条,理宜明罚。

  公主二条

  永安公主出降,有司奏礼钱加长公主二十万,造第宅所费亦加之,群下有疑。

  金机扎扎,灵婺皎洁于云间,银汉亭亭,少女逶迟于巽位。故潇湘帝子,乘洞浦而扬波,巫峡仙妃,映高唐而散雨。公主秾华发彩,蕣萼延祥,六珈玉步之辰,百两香飞之日。三公主婚,鹓鸾接羽,百枝灯烛,光沁水之田园,万转笙竽,杂平阳之歌舞。玲珑玉佩,振霞锦于仙衣,熠耀花冠,点星珠于宝胜。飞轮镜匣,向满月以开轮,仙凤楼台,映浮云而写盖。弄珠分态,江姊为之含颦,飞箭成婚,天公为之蹙笑。肃雝之制,须异常伦,筑馆之规,特优恒典。小不加大,必上下和平,卑不凌尊,则亲疏顺序。先帝女之仪注,旧有章程,少公主之礼容,岂容逾越。

  山阳公主为子求内官,亲得侍卫。

  山阳分辉若木,泒浪咸池,七襄之驾既严,万金之礼斯盛。张敖勋旧,切汤沐之微滋,窦固名宗,沾脂粉之余润。但任人以器,有国之大经,官不私亲,前王之令范。拜官床下,时闻丞相之男,乞卫宫中,惟允左师之息。燕王之请身入侍,竟不从依,陶馆之为子求郎,终无允许。若有言有行,胡越可以正除,无德无功,昆季宁容滥及。宜铨其器识,察其廉能,待得实才,方可详择。

  御史台二条

  御史王铨奉敕权衡州,司马钟建未返制命,辄干他事,解耒阳县令张泰,泰不伏。

  楼乌之府,地凛冽而风生,避马之台,气威棱而霜动。惩奸疾恶,实藉严明,肃政弹非,诚宜允列。王铨位参持斧,职在埋轮。履暴胜之清徽,乘葛丰之雅烈。冠施铁树,贵戚伤心,花发绣衣,奸豪敛手。近辞端右,远届衡阳,联翩紫盖之峰,迢递苍梧之野。但御史推核,受委非轻,有罪必绳,无幽不察。神羊竦角,必触邪人,隼鸷惊飞,先驱恶鸟。推钟建之罪,特奉繇言,举张泰之辜,无亏格式。正当直指,岂是辄干,准犯量科,宜从解退。

  御史严宣前任洪洞县尉日,被长史田顺鞭之,宣为御史,弹顺受赃二百贯,勘当是实,顺诉宣挟私弹事,勘问宣挟私有实,顺受赃不虚。

  田顺提舆晋望,让佩汾阳,作贰分城,参荣半刺。性非卓茂,酷甚常林,鞭寗戚以振威,辱何夔而逞志。严宣昔为县尉,雌伏乔元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