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书

  《类书》我国古代一种大型的资料性书籍。辑录各种书中的材料,按门类、字韵等编排以备查检,例如《太平御览》《古今图书集成》。指辑录各门类或某一门类的资料,并依内容或字、韵分门别类编排供寻检、征引的工具书。以门类分的类书有二:兼收各类的,如《艺文类聚》、《太平御览》、《玉海》、《渊鉴类函》等;专收一类的如《小名录》、《职官分记》等。以字分的类书,亦有二:齐句尾之字,如《韵海镜源》、《佩文韵府》等;齐句首之字,如《骈字类编》。

  《类书》人们习惯于拿类书的似是而非的“模式”来判别类书,事实上约定俗成的类书模式并不存在;这也是互相乖异、说法不一、争议不止的原因之一。类书不仅仅有类事、类文之别;类字(尔雅)、类词(词源)、类语(古语精粹)、类书(丛书)都有。在信息传播飞速发展的网络时代,我们有必要重新审视和界定类书的本质属性及其功用,兹缕述如次。类书按其内容和编排方式不同,有义系、形系、音系三类。义系类书就是按材料的义类分部编排,如天文、地理、人事类。每系中又分若干小类,如天文分有日、月、星、时等;时又分春、夏、秋、冬等。古代类书大多属此类。其中以取材范围分,有综合性和专科性两种。音系类书是从古书中摘取二至四字的短语,按末一字的韵编入某韵,主要供编纂字、词典找资料出处所用。如元代的《韵府群玉》、清代的《佩文韵府》。形系类书是字形编类,即将两个字组成的词语按其上一字归入同一字的类中,而举出包含这个词语的诗文篇目,如清代的《骈字类编》。其作用与音形类书略同。

  类书是辑录各种书籍中的有关资料,分门别类编排而成的工具书,具有百科全书的性质。古代的类书编排方法不很科学,有用分韵、分字等方法编排的。但是此类书很有用处,如可以根据所辑资料查找古代社会事物的原委、典章制度的沿革、文字掌故的兴废,或可用以校补古籍。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类书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皇览辑本

国学作者:孙冯翼 [清]   国学书目:类书   更新:2016/1/4   来源:本站原创

皇览辑本 孙冯翼 [清]

皇览 辑本

  皇览 孙冯翼辑 据问经堂丛书本

  皇览序
  魏代诸臣撰集皇览,据魏志言,乃刘劭、王象奉勅作。史记索隐则云王象、缪袭等,隋书经籍志复称缪袭为缪卜。唐志不载,窃疑袭、卜本一人而名字互见,然袭于史无专传,不可考矣。玉海艺文门备引隋书志,而又有韦诞撰皇览之说,未知本于何书。阮孝绪七录所载,本六百八十卷,至隋而仅存一百二十卷。唐时之本,则何承天所合并,亦着于七录,而阙一卷[隋志云:皇览一百二十卷。梁六百八十卷。梁又有皇览一百二十三卷.亡。唐志:何承天并合皇览一百二十二卷]。又徐爰合皇览五十卷,唐志称八十四卷。何以徐本阅唐而独增多,且其本既见唐志,则与何本隋志并云亡者,误也[隋志云:徐爰合皇览五十卷。又皇览目四卷,皇览抄二十卷。萧琛抄.亡]。惟皇览目及萧琛所抄,或亡于隋时,故唐志祇载何、徐二本。缪氏旧着,唐人已未及见,后更无论矣。其书采集经传,以类相从,实为类书之权舆。鱼豢魏略称:为部四十余,部有数十篇,合八百余万字[见魏志杨俊传注]。今缉逸篇,虽不审昔人所引是否缪着,抑系何徐并合,第其分篇可见者,则有逸礼及冢墓记二篇。刘昭续汉祭祀志补注,载逸礼:春夏秋冬天子迎四节之乐,刊本误以逸为迎,证以艺文类聚、北堂书钞岁时部、太平御览礼仪部,引语相符,并题皇览逸礼,知逸礼确为篇名。但其礼似依吕览月令、淮南时则训而成,仪文则所记当是汉礼,故刘昭以补汉志,特其标名取逸,义有未详耳。至艺文类聚人部,引史鳅以尸谏卫灵,太平御览职官部:太公周召为师保傅诸语,则非记汉事,然皇览采集经传搜稽,宜不以代为限。类聚等祇称逸礼,不题皇览,或传写脱字,今故依次附于篇。若三皇禅云云五帝禅亭亭巡狩之礼尊天重民巡循也狩牧也,北堂书钞礼仪部、文选东都赋注各称礼记逸礼[太平御览礼仪部同],礼记二字似有讹舛,其语又与白虎通封禅巡狩篇近似,疑皇览采诸班固,第诸书未题皇览,难以臆定,是以录后存考以俟识者。冢墓记分篇,史记集解、索隐等书,共引六十余事,虽未尽题冢墓记名,而举一例余其类,显而易见。然汉东平思王冢上松柏皆西靡一事,汉书本传注引称皇览,而文选刘峻重答刘秣陵书注引语尤详,则题圣贤冢墓记。按隋志史部地理类,有李彤撰圣贤冢墓记一卷,乃别自为书。选注刘先生夫人墓志,又引孔子冢一事,语虽与皇览冢墓记大同,而不得以李彤所撰认为皇览也。又太平寰宇记引有古今葬地记、古今冢墓记、城冢记,御览引有苏州冢墓记,皆不着于隋唐志,当是唐以后书矣。刘昭补注汉礼仪志,述汉家葬仪,引皇览而无篇名,观其文义,以入逸礼、冢墓记俱可相附,汉书货殖传注述计然事,御览文部载金人器铭,则二篇俱不相附。今三事皆别录终编,以无能分篇也。金人器铭称皇览记阴谋,困学纪闻并同,似记阴谋亦一篇名,而他无考见,则宁为阙疑。余独惜此书篇部众多,而征引仅取二篇,且又冢墓记见自变量十倍于逸礼篇,致使司马贞作索隐,专谓记先代冢墓之处,宜皇王之省览,盖祇见裴驷集解惟引冢墓记中语,遂强成其说,然则皇览虽存于李唐,而贞固未见本书也。

  考证
  魏志文帝纪:帝使诸儒撰集经传,随类相从,凡千余篇,号曰皇

[1] [2] [3] [4] [5] [6]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