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大典残卷

  《永乐大典残卷》现存813卷,大约400册,1986年中华书局出版了影印本十册,共797卷。2003年,海外新发现永乐大典17卷,并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其中1卷中华书局影印本已收,但有缺页,今觅得全帙,重新发表。

  《永乐大典残卷》《永乐大典》是一部规模空前的大型类书。全书22937卷,其中仅目录就有60卷,共11095册,总计约三亿七千万字。自先秦至明初,所引书七八千种,保存了大量的文献资料,极为珍贵。永乐元年(1403年),明成祖朱棣命翰林侍读学士解缙等人,广采天下书籍,分类编辑成书,不厌浩繁。第二年冬便编成了一部大型类书,朱棣命名为《文献大成》。但朱棣仍嫌此书简略,又命姚广孝等人重修,自有书契以来,凡经、史、子、集、百家、天文、地志、阴阳、医、卜、僧、道、技艺各书无不包罗。永乐五年(1407年),书成,朱棣赐名《永乐大典》。并聘请抄书者誊抄全书。至1408年冬,《永乐大典》全书抄写完毕。

  《永乐大典残卷》被朱棣誉为:“上自古初,迄于当世,旁搜博采,汇聚群书,著为奥典。”《永乐大典》收录的和元朝有关的史料包括:《经世大典》、《元典章》、《大元大一统志》、《大德典章》、《成宪纲要》、《宪台通纪》、《至正条格》、《山居新语》、《归潜志》、《齐东野语》、《元文类》、《南海志》、《苏州志》、《元史》,等等。还有不少元朝时期的文人作品,比如郝经、王恽、虞集,等人作品。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永乐大典残卷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永乐大典残卷八百二十二

国学作者:明·解缙   国学书目:永乐大典残卷   更新:2016/1/4   来源:本站原创
  二支诗
  诗话六十四
  【维杨志】
  李绅镇广陵,有少年甚疏简,来谒,晤对间,言曰:尚书先寄元相公诗云:闷劝迂辛酒,闲吟短李诗。且曰:辛大性迂嗜酒,李二十短而能诗。少年即丘度子也。谓李公曰:“短李”。每忆白二十二丈诗曰:闷劝平昔酒,闲吟世上诗。李白辛大有此狂,见吾敢不存旧矣。李相国蔚,镇淮南,李嵘献诗云:“鸡树烟含瑞气凝,凤池波待玉山澄。国人久倚东关望。拟筑沙堤到广陵。”后果入相。杜分阝公守扬州,耽于游宴,宣宗除崔铉为代。以诗送之曰:“一方狱市获来苏。”扬州押衙传希闻御诗,即教习来苏队舞,以迎崔公。杜颇衔之,致政归洛,每遇维扬人必问曰:来苏健否?谓传希也。江都王绪,霍王元轨之子,善画鞍马。老杜诗云:“国初已来画鞍马,神妙独数江都王。”崔涯、张礻右齐名,每题诗倡肆,誉之则车马继来,毁之则杯盘失错。嘲曰:“准得苏方木,犹贪玳王冒皮。怀胎十个月,生下昆仑儿。”又曰:“布袍披袄火烧毡,纸补箜篌麻接纟玄。更着一双皮屐子,纥足弟纥塌出门前。”又嘲李端端曰:“黄昏不语不知行,鼻似烟囱耳似铛。独把象牙梳插鬓,昆仑山上月初生。”端端道旁见二子,再拜祈哀,乃重赠曰:“觅得黄骝革皮绣鞍,善和坊里取端端。扬州近日浑成着,一朵能行白牡丹。于是宾客竞臻其户。或曰:“李家娘子才出墨池,便登雪岭,何其一日黑白不均。”张礻右客淮南,幕中赴宴时,杜紫微为支使,座中有属意处,索骰子赌酒。牧之微吟曰:骰子巡巡裹手拈,无因得见玉纤纤。”礻右应声曰:“但知报道金钗落,仿佛还应露指尖。”唐世盐铁转运使在扬州尽斡利权。商贾如织,故谚称杨一,益二,谓天下之盛杨为一,而蜀次之也。杜牧之有春风十里珠帘之句。张礻右诗云:“十里长街市井连,月明桥上看神仙。人生只合扬州死,禅智山光好墓田。”王建诗云:“夜市千灯照碧云,高楼红袖客纷纷。如今不似时平日,独自笙歌彻晓闻。”徐凝诗云:“萧娘脸下难胜泪,桃叶眉头易得愁。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其盛可知矣。自毕师铎孙儒之乱,荡为丘墟,杨行密复葺之,稍成壮藩,又毁于显德。本朝承平百七十年,尚不能及唐之什一,今日真可酸鼻也。章孝标及第后作诗,寄淮南李相国绅云:“及第全胜十政官,金汤镀了出长安。马头渐入扬州路,为报时人洗眼看。”绅亟以一绝箴之曰:“假金方用真金镀,若是真金不镀金。十载长安得一第,何须空腹用高心。”李相国绅镇扬州,请章孝标赋春雪,孝标曰:“六出飞花处处飘,粘窗拂砌上寒条。朱门到晓难盈尺,尽是三军喜气销。”绅览诗击节称赏。越水李主簿游广陵,迨春未返。其姬寄诗曰:“去时盟约与心违,秋日离家春不归。应是维扬风景好,恣情欢笑到芳菲。”答曰:“偶到扬州悔别家,亲知留滞不因花。尘侵宝镜虽相待,长短归时不及瓜。”崔涯妻雍氏,扬州总校之女。雍族以崔有诗名,资赡甚厚。崔略无恭敬,但呼妻父“雍老”而已。雍杖剑呼女,谓崔曰:“某河朔之人,唯习弓马。养女合嫁军门,徒慕士流之德。小女不可别醮,便令剃发为尼。”涯悲悔恸别,留诗曰:“陇上流泉陇下分,断肠呜咽不堪闻。女亘娥一入宫中去,巫峡千秋空白云。”王公禹言事,出知扬州。以诗送人云:“若见敖龟头如借问,为言枨也减刚肠。”唐世,五月五日,扬州于江心铸镜,以进国朝。翰苑撰端午贴子词,多用其事,然遣词命意工拙不同。王禹玉云:“紫阁瞳目龙隐晓霞,瑶墀九御荐菖华。何时又进江心鉴,试与君王却众邪。”李邦直云:“艾叶成人后,榴花结子初。江心新得镜,龙瑞护仙居。”赵彦若云:“杨子江中方铸镜,未央宫里更飞符。菱花欲共朱灵合,驱尽神奸又得无。”又“杨子江中百炼金,宝奁疑是月华沉。争如圣后无私鉴,明照人间善恶心。”又“江心百炼青铜镜,架上双钿翠缕衣。”李士美云:“何须百炼鉴,目胜五兵符。”傅墨卿云:“百炼鉴从江上铸,五时花向帐前施。”许冲元云:“江中今日成龙鉴,苑外多年废鹭陂。合照乾坤共作镜,放生河海尽为池。”苏子由云:“杨子江中写镜龙,波如细索殳不摇风。宫中惊捧秋天月,长照人间助至公。”大概如此,唯东坡不然,曰:“讲余交翟转回廊,始觉深宫夏日长。杨子江心空百炼,只将无逸监兴亡。”其辉光气焰可畏而仰也。若白乐天《讽谏镜篇》云:“江心波上舟中铸,五月五日午时镜。背有九五飞天龙,人人呼为天子镜。”又云:“太宗常以人为镜,监古监今不监容。乃知天子别有镜,不是扬州百炼铜。”用意正与坡合。予尝有一联:“愿储医国三年艾,不传江心百炼铜。”然去之远矣。端午故事,莫如楚人竞渡之的。盖以其非吉祥,不可施诸祝颂,故必用镜事云。见《洪迈随笔》韩魏公知扬州,王荆公为佥判,以魏公非知我者,每曰:“韩公但形相好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