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大典残卷

  《永乐大典残卷》现存813卷,大约400册,1986年中华书局出版了影印本十册,共797卷。2003年,海外新发现永乐大典17卷,并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其中1卷中华书局影印本已收,但有缺页,今觅得全帙,重新发表。

  《永乐大典残卷》《永乐大典》是一部规模空前的大型类书。全书22937卷,其中仅目录就有60卷,共11095册,总计约三亿七千万字。自先秦至明初,所引书七八千种,保存了大量的文献资料,极为珍贵。永乐元年(1403年),明成祖朱棣命翰林侍读学士解缙等人,广采天下书籍,分类编辑成书,不厌浩繁。第二年冬便编成了一部大型类书,朱棣命名为《文献大成》。但朱棣仍嫌此书简略,又命姚广孝等人重修,自有书契以来,凡经、史、子、集、百家、天文、地志、阴阳、医、卜、僧、道、技艺各书无不包罗。永乐五年(1407年),书成,朱棣赐名《永乐大典》。并聘请抄书者誊抄全书。至1408年冬,《永乐大典》全书抄写完毕。

  《永乐大典残卷》被朱棣誉为:“上自古初,迄于当世,旁搜博采,汇聚群书,著为奥典。”《永乐大典》收录的和元朝有关的史料包括:《经世大典》、《元典章》、《大元大一统志》、《大德典章》、《成宪纲要》、《宪台通纪》、《至正条格》、《山居新语》、《归潜志》、《齐东野语》、《元文类》、《南海志》、《苏州志》、《元史》,等等。还有不少元朝时期的文人作品,比如郝经、王恽、虞集,等人作品。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永乐大典残卷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永乐大典残卷八百二十三

国学作者:明·解缙   国学书目:永乐大典残卷   更新:2016/1/4   来源:本站原创
  二支诗
  诗话六十五
  【编类】
  《诗三百篇》,一变而为离骚,再变而为秦汉之歌,三变而为五言七言乐府,辞虽不同,音节亦异,而风雅之气犹存。东晋以后,渐有琢句之风,以巧丽对律相夸尚,于是古意失。而律诗兴于梁沈约永明八法,到唐杜子美律诗之体成,而大行于世。乐府自汉到唐,变而为词,到宋金而淫冶之风盛。但知发乎情,而能止乎礼义者鲜矣。此诗之沿革,而历代相尚之所以不同也。然离骚为词赋之祖,而尚有六义之体。绝句出于律诗,金元之曲出于词,而古意失之益远。盖由世道日益降,古风日益泯,时俗日益薄,人心日益荡。以日降之道,日泯之风,日薄之俗,日荡之心,而欲复古,不亦难哉?然今之作者,苟能以三百篇存诸心,而以为之师,以两汉盛唐为之友。正心立志,措意遣辞,虽不及古,必能远过时人矣。古诗无题,以诗中首句二字为题。到乐府而始有题。自谢眺、沈约席上各咏一物,始有分题。至唐而又有分韵、用韵、次韵之法,而盛行于宋金元之世。是不述己志,而牵合从人。汉魏犹有赠答倡和之法,犹是各言己志。后世倡和,宛如本临贴,与人写真,果何关于自己哉?此诗之所以愈不若古也。杜子美诗云:蜀相祠堂何处寻,锦官城外柏森森。映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音。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观自字、空字、未字、先字,多少感慨。然深味之,则先主之敬礼武侯,武侯之事先主以及后主,终始如一,而各尽其道,非子美其孰能知之。是虽律诗,古意存焉。他人又曰:“伯仲之间见伊吕,”以其人品与其心而言也;“指挥若定失萧曹,”以才能事功而言也;“运移汉祚终难复,志决身歼军务劳。”天命已去汉矣。武侯虽有人品之高,过人之才,亦不能善其后,宜乎食少事多,而终不能久于世也。百世之下,知武侯之心者,其惟子美乎?凡文章之有音韵者,如铭、箴、颂、赞、辞、赋,皆古诗之流。体制虽不同,而理则一也。唐虞之际有《赓载歌》,夏有《五子之歌》,殷之亡,周之兴也。有《麦秀》《采薇》之歌。《赓载之歌》著于经,《麦秀》《采薇》见于史;孔悝之鼎铭,正考父之鼎铭,三缄其口《铜人铭》,亦皆纪录于方策。学诗者苟能触类而推,一以贯之,则古今之诗道毕矣。李太白才气高迈,故其诗多是乘兴而成,清丽痛快,洒落有余,而沉郁顿挫处却不足;杜子美工夫缜密,故其诗多是苦思锻炼而成,穷达悲欢,各尽其趣,庄重典雅,山野富丽,浓厚纤巧,随其所遇,各造其极。后之人学杜不成,犹在法度之内,所谓刻鹄不成,尚类鹜者也;学李不成,出外规矩之外,所谓画虎不成,及类狗也。韦应物诗得渊明之冲淡,而情思自然。柳子厚诗得渊明之句法,而志趣抑郁。盖其心忧愁实多,而强排遣之也。惟其所遇有不同,故其诗亦有不同也。陶、韦、柳、虽是三家,其实只是一体。学之者舍其异而会其同,则可以得三子之妙处。凡作长律,如作大文字之法,句虽排比,意实团转。虽要先立冒头,钳尽一篇之意。中间抑扬开合,节节有序。后而结尾,超出意外,须要盛水不漏,方是好诗。若句排意亦排,如画甲乙帐,正成何等模样耶。陶渊明诗云:日暮天无云,春风扇微和。佳人美清夜,达曙酣且歌。歌竟长叹息,持此感人多。皎皎云间月,灼灼叶中花。岂无一时好,不久当如何?此诗是拟曹子建诗也。感时运之易失,叹青春不再,其自悼之意,为何如哉?子建诗云:南国有佳人,荣华若桃李。朝浮江北岸,夕宿潇湘氵止。时俗薄朱颜,谁为发皓齿。俯仰岁将暮,荣耀难久恃。词语无一字蹈袭,其意度绝相似,善于拟古者也。郭泰机杂诗云: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盖心有所思,而不得见,故不能成章而悲也。此与采采卷耳,不盈倾筐,嗟我怀人,置彼周行之意同。其孤臣怀君之心平。又曰: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夫河汉清浅而易涉,可以与之语矣。乃脉脉不得语焉,发乎情,止乎礼义也。此又与《河广》之旨相似,此则比也,河广则兴尔。古诗《伤歌行》云:昭昭素明月,辉光烛我床。忧人不能寐,耿耿夜何长。微风吹闺闼,罗帷自飘。揽衣曳长带,屣履下高堂。东西安所之,徘徊以彷徨。春鸟翻南飞。翩翩独翱翔。悲声命俦匹,哀鸣伤我肠。感物怀所思,泣涕忽沾裳。伫立吐高吟,舒愤诉穹苍。而不著作者姓名,自今观之,性情柔弱,音节凄恻,感春鸟之命俦,悼中宵之独寐,似是班婕女予之诗也。班婕女予《怨歌行》云:新裂齐纟丸素,鲜洁如霜雪。裁成合欢扇,团团似明月,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常恐秋节至,凉飚夺炎热。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以美材而成美器,既得御于君所矣,复恐过时而弃捐也。盖婕妤有宠于成帝,时又有赵飞燕及昭仪姊妹,二人新幸,婕女予恐其失宠,故作是诗也。其后果以衰,供养长信宫,则知《怨歌行》作于未失宠之前,《伤歌行》作于既失宠之后,二诗实相表里,非婕女予之诗而何?《怨歌行》得六义之比体,《伤歌行》则赋也。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