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大典残卷

  《永乐大典残卷》现存813卷,大约400册,1986年中华书局出版了影印本十册,共797卷。2003年,海外新发现永乐大典17卷,并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其中1卷中华书局影印本已收,但有缺页,今觅得全帙,重新发表。

  《永乐大典残卷》《永乐大典》是一部规模空前的大型类书。全书22937卷,其中仅目录就有60卷,共11095册,总计约三亿七千万字。自先秦至明初,所引书七八千种,保存了大量的文献资料,极为珍贵。永乐元年(1403年),明成祖朱棣命翰林侍读学士解缙等人,广采天下书籍,分类编辑成书,不厌浩繁。第二年冬便编成了一部大型类书,朱棣命名为《文献大成》。但朱棣仍嫌此书简略,又命姚广孝等人重修,自有书契以来,凡经、史、子、集、百家、天文、地志、阴阳、医、卜、僧、道、技艺各书无不包罗。永乐五年(1407年),书成,朱棣赐名《永乐大典》。并聘请抄书者誊抄全书。至1408年冬,《永乐大典》全书抄写完毕。

  《永乐大典残卷》被朱棣誉为:“上自古初,迄于当世,旁搜博采,汇聚群书,著为奥典。”《永乐大典》收录的和元朝有关的史料包括:《经世大典》、《元典章》、《大元大一统志》、《大德典章》、《成宪纲要》、《宪台通纪》、《至正条格》、《山居新语》、《归潜志》、《齐东野语》、《元文类》、《南海志》、《苏州志》、《元史》,等等。还有不少元朝时期的文人作品,比如郝经、王恽、虞集,等人作品。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永乐大典残卷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永乐大典残卷九百七

国学作者:明·解缙   国学书目:永乐大典残卷   更新:2016/1/4   来源:本站原创
  二支诗
  诸家诗目三
  唐诗
  【文献通考】
  《唐诗》三卷。
  陈氏曰:崔道融撰。皆四言诗。述唐中世以前事实,事为一篇,各有小序。凡六十九篇。
  【王景初兰轩集】
  《唐诗》序
  诗缘情而作。情感物而动,其浅深高下,则系于王泽之厚薄,风俗之淳漓矣。故三百篇,怨而不怒,哀而不伤,乐而不淫,敦柔润泽,雍容纡余,极于忠厚而后止。有以见王泽之厚,风俗之醇,而人心之天理全焉。自王泽一斩于东迁之季,诗亡,而出于人情之所不能自己者,则不以古今而存亡也。楚之骚,汉之谣,魏晋六代之篇章,其皆诗之变已。惟其世道愈下,是以正音愈衰,故韩昌黎讥之曰“其声清以淫,其节数以急。”有由然矣。唐兴三百年,用文治,雄才大笔,其气高接乎三代。而其诗律精切,尤非他文之比。是以后世宗之而无改焉。今所选近四百篇,专取七言四韵,若夫星日之相辉,雷霆之相薄,江河之相荡,造化之相推,吁!至矣哉!虽然,本盛而末茂,源深而流长,雅而正者诗人之实,才而辩者词人之华,去古益远,余姑无望其王泽之厚,风俗之醇。至于仁义以养其心,忠孝以作其气,《国风》《雅》《颂》以正其情,《离骚》《九歌》以深其思,要当先此而后彼。有志之士,试相与求之。
  【牧莱脞语】
  《唐诗序》唐以诗取上,亦以诗名家。韵人才士,露影奇,或若冰霰,或腻“若瑚琏,或苍古若岩柏,或眩怪若海涛,或绮丽缜密若帐流苏。千载而下,嚅哜涵泳,竟莫闯其藩。世人观盛唐诗,云:是一种言语:晚唐又别是一种。一代制作,果异乎哉?家以诗名,诗以家异。李豪、韩赡、韦澹、柳遒、白通俗、杜浑成、杲杲行世,户刻人诵。它有长篇短联,擅长吟囿,浩如烟海,编缀类刊。人自为集,俾得与诸老并行宇宙间。饮水知冷暖,当知各为一大家数。
  【刘将孙养吾集】
  唐诗亡虑数百家,往往特中唐以后所传。荆公因宋次道家本选之,称百家固未备。世谓三司吏人乱标贴,非初本。先君子须溪先生点校熟复。疑荆公别有选者。然唐诗浩繁杂袭,得此本读之者,亦胜如尽读诸集也。尝见荆公集句,凡唐诗中闲篇剩语,用之如串,想见此老胸次诸家美恶烂然。何不毕具,亦何待篇章反复去取,如吾等今所观哉?古人赋诗犹断章见志,无不可以取节。况大宗师之所识鉴,虽未免失真,然岂无什四五存者?选文章难,诗尤难,评得选意,选得作意,愈难。选者各自有意,众共称好者,作者或不谓然,见之无味。而中有可感者,乃倍觉深长,固有本语本意。若不及此,而触景动怀,别有激发,予尝以此通于古今之评论,如有感也。何独唐诗然哉!三百篇经圣笔,然谓无所遗,不可谓尚有可删,亦可论来有定也。此本,经先子论订提掇,特欲以启后学之机。古云谭见心诗,称能品,先子深赏爱之,已而名士,刻雅南者多选其作,取吾家荆公选诗本刻之。寄声为序,予惧夫览者徒能疑于是编,乃上下论之。非曰辩其不然,聊以广或者之意,虽不必如荆公所谓,观此而足,抑以此选此评而观唐诗,不亦可哉!
  【赵子昂文集】
  《左丞郝公注唐诗鼓吹序》鼓吹者何?军乐也。选唐诗而以是名之,名何譬之于乐,其犹鼓吹乎?遗山之意则深矣。中书左丞郝公,当遗山先生无恙时,尝学于其间,其亲得于指授者,盖非止于书而已。公以经济之才坐庙堂,以韦布之学研文字。出其博洽之余,探隐发奥,人为之传,句为之释。或意在言外,或事出异书,公悉取而附见之,使诵其诗者知其人,识其事物者达其义,览其词者见其指归,然后唐人之精神情性,始无所隐遁焉。嗟夫!唐人之于诗美矣!非遗山不能尽去取之工;遗山之意深矣,非公不能发比兴之蕴。世之学诗者,于是而纟由之绎之,压之饫之,则其为诗,将见隐如宫商,铿如金石。进而为诗中之韶矣。此政公惠后学之心,而亦遗山裒集是编之初意也耶!公命为序,不敢辞,谨序其大意云。
  裴说诗
  【文献通考】
  《裴说集》一卷。
  陈氏曰:唐裴说撰,天三年进士状头。唐盖将亡矣。说后为礼部员外郎,世传其《寄边衣》古诗甚丽,此集无之,仅有短律而已。非全集也。其诗有“避乱一身多”之句。
  刘德仁诗
  【文献通考】
  《刘德仁诗集》一卷。
  晁氏曰:唐刘德仁,公主之子。长庆中以诗名。五言清莹,独步文场者。开成后,昆弟皆居显仕,独自苦于诗,举进士二十年,竟无所成。尝有寄所知诗云:“外族帝王恩,中朝亲故稀。翻令浮议者,不许九霄飞。”及卒,诗僧栖白以绝句吊之,曰“忍苦为诗身到此,冰魂雪魄已难招。直教桂子落坟上,生得一枝冤始销。”
  邵谒诗
  【文献通考】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