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大典残卷

  《永乐大典残卷》现存813卷,大约400册,1986年中华书局出版了影印本十册,共797卷。2003年,海外新发现永乐大典17卷,并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其中1卷中华书局影印本已收,但有缺页,今觅得全帙,重新发表。

  《永乐大典残卷》《永乐大典》是一部规模空前的大型类书。全书22937卷,其中仅目录就有60卷,共11095册,总计约三亿七千万字。自先秦至明初,所引书七八千种,保存了大量的文献资料,极为珍贵。永乐元年(1403年),明成祖朱棣命翰林侍读学士解缙等人,广采天下书籍,分类编辑成书,不厌浩繁。第二年冬便编成了一部大型类书,朱棣命名为《文献大成》。但朱棣仍嫌此书简略,又命姚广孝等人重修,自有书契以来,凡经、史、子、集、百家、天文、地志、阴阳、医、卜、僧、道、技艺各书无不包罗。永乐五年(1407年),书成,朱棣赐名《永乐大典》。并聘请抄书者誊抄全书。至1408年冬,《永乐大典》全书抄写完毕。

  《永乐大典残卷》被朱棣誉为:“上自古初,迄于当世,旁搜博采,汇聚群书,著为奥典。”《永乐大典》收录的和元朝有关的史料包括:《经世大典》、《元典章》、《大元大一统志》、《大德典章》、《成宪纲要》、《宪台通纪》、《至正条格》、《山居新语》、《归潜志》、《齐东野语》、《元文类》、《南海志》、《苏州志》、《元史》,等等。还有不少元朝时期的文人作品,比如郝经、王恽、虞集,等人作品。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永乐大典残卷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永乐大典残卷二千五百三十五

国学作者:明·解缙   国学书目:永乐大典残卷   更新:2016/1/4   来源:本站原创
  七皆斋
  斋名十一
  遇斋
  【宋赵蕃淳熙稿】
  周愚卿用荀卿氏之语,以遇名斋从余求诗为赋古意一首:世俗争知竞冶容,纷纷墙冗交相从。谁知亦有秉正色,奉养辛勤供织舂。过期不嫁心不悔,偃蹇数夫终德配。君不见兰生林下久含章,得时可以充君佩。
  存斋
  【临川志】
  金溪县象山槐堂书院,有堂扁存斋。
  【宋朱晦庵大全集】
  《存斋记》:予吏于同安而游于其学,尝私以所闻,语其士之与予游者,于是得许生升之,为人而敬爱之,比子之辞吏也。请与俱归以共卒其讲业焉。一日生请于予曰:升之来也,吾亲与一二昆弟,相为筑环堵之室于敝庐之左。将归翳蓬而居焉,惟夫子为知升之志,敢请所以名之者而幸教之,则升之愿也。予辞谢不获,因念与生相从于今六七年,视其学专用心于内,而世之所屑一豪不以介于其间。尝窃以为生之学,盖有意乎孟氏所谓存其心者。于是以存名其斋而告之曰:予不敏,何足以知吾子,然今也以是名子之斋,则于吾子之志。窃自以为庶几焉耳矣。而曰:必告子以其名之之说,则是说也。吾子既自知之,予又奚以语吾子。抑尝闻之,人之所以位天地之中而为万物之灵者,心而已矣。然心之为体,不可以闻见得,不可以思虑求。谓之有物则不得于言,谓之无物则日用之间无适而非是也。君子于此,亦将何所用其力哉!必有事焉而勿正。心勿忘,勿助长,则存之之道也。如是而存,存而久,久而熟。心之为体必将了然有见乎参倚之间,而无一息之不存矣。此予所以名斋之说,吾子以为如何?生作而对曰:此固升之所愿学而病未能者,请书而记诸屋壁,庶乎其有以自砺也。予不护让,因书以授之,俾归刻焉。绍兴二十八年九月甲申,新安朱熹记。墨庄叶清父以存名斋,而属予发其义。予谓存一也,而易以性曰:诚性存存是也。孟子以心言曰:操则存,存其心,是也。二者同乎否乎?曰:性,即理也,而主是理者心也。其心存则其理存,易与孟子之言,一而二二而一者也。然易言诚之存性者一,而孟子于存心,盖屡言夫不以操,舍存亡之机为甚可畏乎?尧舜性之,不待操而存者也。然且兢兢焉,业业焉,不敢少肆也。汤武身之,则不能无事乎操矣。故曰:以礼制心,惧一念之非礼而不能存也。曰:无贰尔心,惧一念之或贰而不能存也。圣犹如此,学者其可以自放乎?敬者所以保吾之存,中庸之戒不睹,曲礼之俨若思所当深体也。欲者所以害吾之存,孟子之寡周子之无,所当渐进也。虽然有儒者之存,有老氏之存,儒者之存,存吾之诚理也。而老氏之为说,则曰:绵绵若存用之不勤,其末流又有所谓存想之法,则皆以气为本而非主乎理矣。清父顾兼取之,子惧清父之贰而失其所存也。夫学莫恶于多歧,莫贵于主一。清父其姑舍是而颛求于吾儒之学,持守之坚,涵养之熟,未闻心存而气不与俱者也。清父其思焉。
  【张南轩集】
  《存斋记》:太极动而二气形,二气形而万物化生,人与物俱本乎此者也。原物之始,亦岂有不善者哉!其善者,天地之性也。而孟子道性善,独归之人者何哉?盖人禀二气之正而物则其繁气也。人之性善,非被命受生之后而其性旋有是善也。性本善而人禀夫气之正,初不隔其全然者耳。若物则为气所昏而不能以自通也,惟人存夫天地之性。故有所主宰而为人之心,所以异乎庶物者,独在于此也。是以君子贵于存之。存之则在此,不存则孰知其极哉?存之则有物,不存则果何所有哉?故主一无适,敬之方也。无适则一矣,主一则敬矣。存之之道,曷要于此乎?诚能从事焉,真积力久,则有所存者将洋洋乎察于上下而不可掩。工用无穷变化日生,性可行而全矣。吾友吕季克敏而好义,以存名斋,其志远矣。属予为之记。若予者盖自保之不暇,而何以善于友朋?然则斯记也,非特以勉季克,且将以自警欤。
  【元程礼部集】
  《存斋记》:余客京师,以句读之学,教都人之子。张君文昭踵门请曰:仆家雍阳有读书之室,曰:存斋,愿为之记。余谢不能,他日又来又谢之。既而来益数,谢之如初,则投简愀然不怿曰:敏文欺我哉!何见绝也。盖王君敏文善于辞令,深知文昭而厚于余。闵余老而无闻,亦欲朋友之知余也。故称许过当而文昭实来,余岂能言者哉?用是自愧。虽然若终无一言,是孤文昭之望而成敏文之欺,殆于不可,乃书其简而复之。曰:余读孟子书,至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希,未尝不慨然而感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