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大典残卷

  《永乐大典残卷》现存813卷,大约400册,1986年中华书局出版了影印本十册,共797卷。2003年,海外新发现永乐大典17卷,并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其中1卷中华书局影印本已收,但有缺页,今觅得全帙,重新发表。

  《永乐大典残卷》《永乐大典》是一部规模空前的大型类书。全书22937卷,其中仅目录就有60卷,共11095册,总计约三亿七千万字。自先秦至明初,所引书七八千种,保存了大量的文献资料,极为珍贵。永乐元年(1403年),明成祖朱棣命翰林侍读学士解缙等人,广采天下书籍,分类编辑成书,不厌浩繁。第二年冬便编成了一部大型类书,朱棣命名为《文献大成》。但朱棣仍嫌此书简略,又命姚广孝等人重修,自有书契以来,凡经、史、子、集、百家、天文、地志、阴阳、医、卜、僧、道、技艺各书无不包罗。永乐五年(1407年),书成,朱棣赐名《永乐大典》。并聘请抄书者誊抄全书。至1408年冬,《永乐大典》全书抄写完毕。

  《永乐大典残卷》被朱棣誉为:“上自古初,迄于当世,旁搜博采,汇聚群书,著为奥典。”《永乐大典》收录的和元朝有关的史料包括:《经世大典》、《元典章》、《大元大一统志》、《大德典章》、《成宪纲要》、《宪台通纪》、《至正条格》、《山居新语》、《归潜志》、《齐东野语》、《元文类》、《南海志》、《苏州志》、《元史》,等等。还有不少元朝时期的文人作品,比如郝经、王恽、虞集,等人作品。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永乐大典残卷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永乐大典残卷二千五百三十八

国学作者:明·解缙   国学书目:永乐大典残卷   更新:2016/1/4   来源:本站原创
  七皆斋
  斋名十四
  天游斋
  【元李一初云阳集】
  《天游斋记》:醴陵周君善翁,筑圃于北门之外。青山远扬,绿水横逗,沟塍畦苑,交错高下,而烟云草树之香蔼,蔓可以驰远,思而寄幽兴也。于是遂规圃之中以为斋,斋之外,环植花木,百卉清芳,美荫无不可爱。暇日携二三友从市尘中来,即解衣脱巾,忘弃世虑,悠然若尘埃之去体,洒然如执热而濯清风也。予闻而造焉,与君燕坐,竟日超然县解,乃请以天游名其斋。君曰:子名我斋,固当盍更为我陈之。予闻天之于人,其不和合也久矣。其孰得而与之游乎?盖天之生人一体而分,喘息呼吸与天为一,而况虚灵之府,神明之舍乎?人唯嗜欲以昏之,忧患以迫之,宠辱得丧,喜怒哀乐之情,戕贼而桎梏之。胶胶焉,扰扰焉,日与事物争斗于前,而胸中之天,已索然无余地矣。苟欲游乎是,则必启其昏,去其迫,除其戕贼桎梏,而后得焉。其要在于审夫轻重而已。古之至人,有不以天下累其心者,有不以一国累其身者,其自视者重也。自视者重,则虽天下国家不得以易吾之生也。而况于琐琐者乎?噫!人之生也有涯,而事变之来也无尽。予愿与君去町畦,削崖岸,屏其为人者,而求其为天者,从容乎恬淡之场,逍遥乎广漠之野,心乎其无心,为处其无为,行乎自然无所于选。如是者,其于天游不其庶几乎?予既为君名是斋,又从而申之以词,曰:环堵之室,宇宙入焉;方寸之地,神明集焉。俄顷之间,四海毕焉,游焉,息焉,吾与子同适焉。君欣然喜,曰:子之言尺矣,当与子共之,遂为记。
  【宋李纯甫诗】
  《天游斋》:丈人未始出吾宗,草靡波流尽太冲。七窍凿开无混沌,六根消落尽圆通。法身兔角声闻外,尘事牛毛梦幻中。谁会天游更端的,瘦梅竹一窗风。
  【李端叔姑溪居士集】
  《题僧道符天游斋》六凿相攘不暂休,超然谁复与天游。醯鸡饔里自歌舞,野马窗间空赘疣。妙境果从拈处得,生涯须向个中求。逢场作戏由来事,可笑区区问髑髅。
  天咫斋
  【元刘将孙养吾集】
  《天咫斋记》:谁谓天去地一亿一万六千七百八十一里半者,齐谐者,臆之以为怪诡,诵之如东西若干里某至某强半纤悉。仰而眩焉者,信以为厥若有神告不诬。异哉言天者也。天日夕尔左尔右之不知,而谓其荒且远若是。方之外者于以诞而愚若狂者肆焉,或曰:若是,则苍苍者非耶,恶而以为苍苍耶,则吾见其昭昭而已。至虚者天也,固也。至实者莫如天,而未有识之者也。阴阳日用,流动克满,一举首而参乎吾前,一瞬目而压乎吾上,其喜怒变化,而声而形,无一有隐于我。我日与之周旋,而乃欲以耳目之区区不闻不睹者,若远若近以欺之,可乎哉?繇是有以尸居而龙见,渊默而雷声者,如神人焉,则亦其诞我于蝉翳,而愚我于云雾也。然则天恶在,谓天在尔心,自事其心者也,犹隐而不可知也。吾谓天无不在,吾日所见者皆是也。阳明者天道也。吾晨兴而东方粲然,四塞之室,亦必有一隙之明焉。穷居久,亦必有寻尺之虚焉。仰而瞻,不必有接于视。俯而视地上者,无非天也。天在咫尺之间,出入游衍,曰明曰旦,乌乎曷其柰何不敬?以斯心至所在而见之,尺地之盘桓,无以广于四达之衢。一室之磅礴,无以大于大荒之野。幽之而鬼神,原始要终,而生之说,死之故,屈信之情状,昭布森列知其说者之于天下也。远之而事君,水天桂海如其城南之尺五所在,而如陵紫霄蹑青云玉关万里,无往而非威颜之在,望玉阶之方寸地也。盖退而无不足于心,进而无不满之望,以之隐约以善其身,以之优游以卒吾岁,以之自律以遗其后人,以待夫天之察焉。自求多福,在我而已。非耶!吾宗友字昭甫,老屋市间,低徊一窗,取昔人君家近市所得天咫尺语名其斋。吾家君须溪先生为书之,而未有记。乃为发天咫之义,备数义之言,依苏氏三槐之叙,叙而铭。铭曰:天远乎哉!一仰而足。毋曰:高高,视下于目。毋曰:茫茫,无隐伏。天之于我,如我观天,一动一静,帝临汝前。无地不有,无时不然,苍苍匪云,云亦何有?九关非高,九万非厚,于观于游,慎尔举首。
  云斋
  【宋家则堂先生集】
  《云斋记》:士有抱负奇伟,不求为世用,犹典教一方。以其道私淑诸人者,是虽仕也,而实隐也。是虽隐也与,潜深伏奥独善其身者异矣。河间张彦举,早负乡曲盛名。以乡国公选,教授六州,十年于兹,安恬不竞。余所谓仕而隐,隐而能以其道私淑诸人者也。彦举以云名斋,俾余为之记,余谂之曰:云一也。瑞乎天者为庆云,泽乎物者为油云。栖迟岩窦,偃薄林壑,不能为瑞为泽者,则闲云也。子取其为瑞者乎?抑取其为泽者乎?抑慕其栖岩偃壑适己之适,而忘情于斯世乎?昔者禹阜稷契并处尧朝,蔚乎其辉,炳乎其容,衣被下士,人莫名其功,此云之瑞乎天者也。伊起于莘,主奋于岩。其君用之,其类应之,肤寸而升,不终朝而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