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大典残卷

  《永乐大典残卷》现存813卷,大约400册,1986年中华书局出版了影印本十册,共797卷。2003年,海外新发现永乐大典17卷,并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其中1卷中华书局影印本已收,但有缺页,今觅得全帙,重新发表。

  《永乐大典残卷》《永乐大典》是一部规模空前的大型类书。全书22937卷,其中仅目录就有60卷,共11095册,总计约三亿七千万字。自先秦至明初,所引书七八千种,保存了大量的文献资料,极为珍贵。永乐元年(1403年),明成祖朱棣命翰林侍读学士解缙等人,广采天下书籍,分类编辑成书,不厌浩繁。第二年冬便编成了一部大型类书,朱棣命名为《文献大成》。但朱棣仍嫌此书简略,又命姚广孝等人重修,自有书契以来,凡经、史、子、集、百家、天文、地志、阴阳、医、卜、僧、道、技艺各书无不包罗。永乐五年(1407年),书成,朱棣赐名《永乐大典》。并聘请抄书者誊抄全书。至1408年冬,《永乐大典》全书抄写完毕。

  《永乐大典残卷》被朱棣誉为:“上自古初,迄于当世,旁搜博采,汇聚群书,著为奥典。”《永乐大典》收录的和元朝有关的史料包括:《经世大典》、《元典章》、《大元大一统志》、《大德典章》、《成宪纲要》、《宪台通纪》、《至正条格》、《山居新语》、《归潜志》、《齐东野语》、《元文类》、《南海志》、《苏州志》、《元史》,等等。还有不少元朝时期的文人作品,比如郝经、王恽、虞集,等人作品。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永乐大典残卷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永乐大典残卷三千七

国学作者:明·解缙   国学书目:永乐大典残卷   更新:2016/1/4   来源:本站原创
  九真人
  君人
  【慎子】
  《君人篇》:君人者舍法而以身治,则诛赏夺与从君心出矣。然则受赏者虽当望多无穷,受罚者虽当望轻无己,民之所信者法也。今在赏者欲多,在罚者欲少,无法以限之,则不知所论矣。虽极聪明以穷轻重,尽心以班夺与,夫何解于志望矣哉!君舍法而以心裁轻重,则是同功殊罚也,怨之所由生也。是以分马者之用策,分田者之用钩也,非以钩策为过人智也,所以去私塞欲也。故曰大君任法而弗躬弱为,则事断于法矣。法之所加各以其分,蒙其赏罚而无望于君也。是以怨不生,而上下和矣。天辨在人
  【春秋繁露】
  《天辨在人篇》:难者曰:阴阳之会,一岁再遇于南方者以中夏,遇于北方者以中冬。冬丧物之气也,则其会于是何如?金木水火各奉其所主以从阴阳,相与壹力而并功,其实非独阴阳也。然而阴阳因之以起,助其所主,故少阳因木而起助春之生也,太阳因火而起助夏之养也,少阴因金而起助秋之成也,太阴因水而起助冬之藏也。阴虽与水并气而合冬其实不同,故水独有丧,而阴不与焉。是以阴阳会于中冬者,非其丧也。春爱志也,夏乐志也,秋严志也,冬哀志也,故爱而有严,乐而有哀,四时之则也。喜怒之祸,哀乐之义,不独在人,亦在于天,而春夏之阳,秋冬之阴,不独在天。亦在于人。人无春气何以博爱而容众;人无秋气何以立严而成功;人无夏气何以盛养而乐生;人无冬气何以哀犯而恤丧。天无喜气亦何以暖而春生育;天无怒气亦何以清而秋杀就;天无乐气亦何以竦阳而夏养长;天无哀气亦何以激阴而冬闭藏。故曰天乃有喜怒哀乐之行,人亦有春秋冬夏之气者,合类之谓也,匹夫虽贱而可以见德刑之用矣。是故阴阳之行终各六月,远近同度而所在异处。阴之行春居东方,秋居西方,夏居空右,冬居空左。夏居空下,冬居空上,此阴之常处也。阳之行春居上,冬居下,此阳之常处也。阴终岁四移而阳常居实,非亲阳而竦竦应作足束阴,任德而远刑,与天之志常直阴空处稍取之以为助。故刑者德之奉,阴者阳之助也,阳者岁之主也。天下之昆虫随阴而出入,天下之草木随阳而生落,天下之三王随阳而改正,天下之尊卑随阳而序位。幼者居阳之所少,老者居阳之所老,贵者居阳之所盛,贱者当阳之所衰,藏者言其不得当阳,而当阳者臣子也。阳者君父是也,故人主南面以阳为位也,阳贵而阴贱,天之刑也。礼之尚右,非尚阴也,敬老阳而尊成功也。
  慎人
  【吕氏春秋】
  《慎人篇》:慎人一作顺人六曰:功名大立,天也,为是故因不慎其人不可。推之于天下,复慎其为人,修仁义,故曰不可也。夫舜遇尧,天也。舜耕于历山,陶于河滨,钓于雷泽,陶作凡器天下说之,秀士从之,人也。夫禹遇舜,天也。禹周于天下以求贤者,事利黔首。事,治也。首,民也。黔水潦川泽之湛滞雍塞可通者,禹尽为之,人也。夫汤遇桀,武遇纣,天也。汤武修身积善为义,以忧苦于民也。苦,劳也。舜之耕渔,其贤不肖与为天子同,同,辞也其未遇时也。以其徒属堀地财,取水利,地财,五谷。水利,濯灌。编蒲苇,结罘网,手足胼胝不居,居止然后免于冻馁之患。患,难也。其遇时也,登为天子,贤士归之,万民雀之,丈夫女子,振振殷殷,无不戴说。振振殷殷,众友之盛。舜自为诗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所以见尽有之也。尽有之,贤非加也,加,益也。尽无之,贤非损也。损,灭时使然也,百里奚之未遇时也,亡虢而虏晋,虢当为虞。百里奚虞臣也。传曰:伐虞获其大夫井伯以媵秦缪公姬。孟子曰:百里奚虞人也,晋人以垂棘之璧,假道于虞以伐虢,宫之奇谏之,百里奚知虞公之不可谏也,而去之秦,此云亡虢误矣。杨子云恨不及其时,车载其金。饭牛于秦,传鬻以五羊之皮,公孙技得而说之,公孙技,秦大夫子桑。献诸缪公三日请属事焉。献,进也,请以大夫职事属付百里奚也。缪公曰:买五羊之皮而属事焉,无乃天下笑乎?公孙技对曰:信贤而任之,君之明也。让贤而下之,臣之忠也。下,避也。君为明君,臣为忠臣,彼信贤境内将服,敌国且畏,夫谁暇笑哉?缪公遂用之。谋无不当,举必有功,非加贤也。使百里奚虽贤无德,缪公必无此名矣。今焉知世之无百里奚哉?故人主之欲求士者,不可不务博也。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