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大典残卷

  《永乐大典残卷》现存813卷,大约400册,1986年中华书局出版了影印本十册,共797卷。2003年,海外新发现永乐大典17卷,并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其中1卷中华书局影印本已收,但有缺页,今觅得全帙,重新发表。

  《永乐大典残卷》《永乐大典》是一部规模空前的大型类书。全书22937卷,其中仅目录就有60卷,共11095册,总计约三亿七千万字。自先秦至明初,所引书七八千种,保存了大量的文献资料,极为珍贵。永乐元年(1403年),明成祖朱棣命翰林侍读学士解缙等人,广采天下书籍,分类编辑成书,不厌浩繁。第二年冬便编成了一部大型类书,朱棣命名为《文献大成》。但朱棣仍嫌此书简略,又命姚广孝等人重修,自有书契以来,凡经、史、子、集、百家、天文、地志、阴阳、医、卜、僧、道、技艺各书无不包罗。永乐五年(1407年),书成,朱棣赐名《永乐大典》。并聘请抄书者誊抄全书。至1408年冬,《永乐大典》全书抄写完毕。

  《永乐大典残卷》被朱棣誉为:“上自古初,迄于当世,旁搜博采,汇聚群书,著为奥典。”《永乐大典》收录的和元朝有关的史料包括:《经世大典》、《元典章》、《大元大一统志》、《大德典章》、《成宪纲要》、《宪台通纪》、《至正条格》、《山居新语》、《归潜志》、《齐东野语》、《元文类》、《南海志》、《苏州志》、《元史》,等等。还有不少元朝时期的文人作品,比如郝经、王恽、虞集,等人作品。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永乐大典残卷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永乐大典残卷五千三百四十五

国学作者:明·解缙   国学书目:永乐大典残卷   更新:2016/1/4   来源:本站原创
  十三萧潮
  潮州府三
  【图经志】
  唐韩昌黎《请置乡校牒》孔子曰: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则不如以德礼为先,而辅之以政刑也。夫欲用德礼,未有不由学校师弟子者。此州学废日久,进干明经百十年间不闻有业成。贡子王庭,试于有司者,人吏目不识乡饮酒之礼耳。未闻鹿鸣之歌,忠孝之行不劝,亦县之耻也。夫十室之邑,必有忠信。今此州户万有余,岂无庶几者耶?刺史县令,不躬为之师,里闾后生,无所从学耳。赵德秀才,学雅专静,颇通经,有文章,能知先王之道,论说且排共端而宗孔氏,可以为师矣。请摄海阳县尉,为衙推官,专勾当州学以督生徒,兴恺悌之风。刺史出已俸百千以为举本,收其赢余,以给学生厨馔。《潮州谢孔大夫状》:伏奉七月二十七日牒,以愈贬授刺史,特持加优礼,以州小俸薄,虑有关乏,每月虽给钱五十千以送。使钱充者开缄捧读,惊荣交至。顾已量分,惭惧益深。欲致辞为让,则乘伏属之礼;承命苟贫,又非循省之道。进退反侧,无以自宁。其妻子男女,并孤遗孙侄奴婢等,尚未到官。穷州使宾罕至,身衣口食绢米足充,过此以往,实无所用。积之于室,非庶者所为。受之于官,名且不正。特蒙眷待,辄此披陈。赵德《昌黎文录序》:昌黎公圣人之徒欤?其文高出,与古之遗文不相上下。所履之道,则尧舜禹汤文武周孔孟轲杨雄所授受。服行之实也,固已不杂其传。由佛及聃,庄杨之言不得干其思。入其文也,以是光于今,大于后,金石销铄,斯文粲然。德行道学,又庶几乎古,蓬茨中手持目鉴,饥食渴饮,沛然饱满。顾非适诸圣贤之域,而谬志于斯,将所以盗其影响,僻处无备,得以所遇,次为之卷,私曰《文录》实以师氏为请,益依归之所云。
  昌黎《鳄鱼文》:维元和十四年四月二十四日,潮州刺史韩某,使军事卫推秦济以羊一猪一,投恶溪之潭,以与鳄鱼食,而告之曰:昔先王既有天下,烈山泽罔握刃,以除虫蛇恶物为民害者,驱而出之四海之外。及后王德薄,不能奄有,则江汉之间,尚皆弃之,以与蛮夷楚越。况潮岭海之间,去京师万里哉?鳄鱼之涵淹卵育于此,亦固其所。今天子嗣唐位,神圣慈武。四海之外,六合之内,皆抚而有之。况禹迹所掩,扬州之近地,刺史县令之所治,出贡赋以供天地宗庙百神之祀之坏者哉?鳄鱼其不可与刺史杂处此土也。刺史受天子命守此土,治此民。而鳄鱼不安溪潭,据处食民畜熊豕鹿,以肥其身,以种其子孙,与刺史抗拒,争为长雄。刺史虽驽弱,亦安肯为鳄鱼低首下心,亻见亻见为民吏羞,以偷活于此耶?且承天子命以来为吏,固其势不得不与鳄鱼辩。鳄鱼有知,其听刺史言,潮之州,大海在其南,鲸鹏之大,暇蟹之细,无不容归。以生以食,鳄鱼朝发而夕至也。今鳄鱼约,尽三日,其率丑类,南徙于海,以天子之命吏。三日不能至五日,五日不能至七日,七日是终不肯处也,是不有刺史听从其言也。不然则是鳄鱼冥顽不灵,刺史虽有言,有闻不知也。夫傲天子之命吏,不听其言,不徙以避之,与冥顽不灵而为民物害者,皆可杀。刺史则选材技吏民,操强弓毒矢以与鳄鱼从事,必尽杀乃止,其无悔。《奈界石神文》:或言即三山国王。维年月日,潮州刺史韩愈,谨遣耆寿成寓,以上清酌少牢之奠,告于界石神之灵曰:惟封部之内,山川之神,克庥于人。官则置立室宇,备具服器,奠饷以时,淫雨既霁,蚕毂以成,织妇耕男,忻忻行行,是神之庥,庇于人也。敢不明受其赐,谨选良月吉日,斋洁以祀,神其鉴之。《祭城隍文》:维年月日,潮州刺史韩愈,谨以荣毛刚烈清酌庶羞之奠,祭于城隍之神,间者以淫雨,将为人灾,无以应贡赋,供给神明,上下获罪罚之故,乃以六月壬子。奔走分告,乞晴于尔明神。明神悯人之不辜,若响若答,粪除天地山川,清风时兴,白日显行,蚕毂以登。人不咨嗟,惟神之恩,夙夜不敢忘怠,谨卜良日,躬率将吏,荐兹血毛,清酌嘉羞,侑以音声,以谢神贶,神其餐之。《祭大湖神文》:维年月日,潮州刺史韩某,谨差报潮阳县尉史虚已以特羊庶羞之奠,告于大湖神之灵:某承朝命为此州长,今月二十五日至治下,凡大神降依庇贶斯人者,皆某所当率徒属奔走致诚,亲执祀事一朝庭下。今以始至,方上奏天子,思虑不能专一,冠衣不净洁。于人吏未相识,知牲月盾酒食器皿牛角币不能严清,又未卜日时,不敢自荐见,使摄潮阳县尉史虚已以告,神其降鉴。
  又云云,谨以清酌修之尊,祈于大湖神之灵曰:稻既穗矣,而雨不得熟以获也。蚕起且眠矣,而雨不得老以簇也。岁且尽矣,稻不可复种,而蚕不可复育也。农夫桑妇将无以应赋税继衣食也。非神之不爱人,刺史失职也,百姓何罪,使至极也。神聪明而端一,听不可滥以惑也。刺史不仁,可坐以罪,惟彼无辜,惠以福也。沉沉云阴,卷月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