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大典残卷

  《永乐大典残卷》现存813卷,大约400册,1986年中华书局出版了影印本十册,共797卷。2003年,海外新发现永乐大典17卷,并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其中1卷中华书局影印本已收,但有缺页,今觅得全帙,重新发表。

  《永乐大典残卷》《永乐大典》是一部规模空前的大型类书。全书22937卷,其中仅目录就有60卷,共11095册,总计约三亿七千万字。自先秦至明初,所引书七八千种,保存了大量的文献资料,极为珍贵。永乐元年(1403年),明成祖朱棣命翰林侍读学士解缙等人,广采天下书籍,分类编辑成书,不厌浩繁。第二年冬便编成了一部大型类书,朱棣命名为《文献大成》。但朱棣仍嫌此书简略,又命姚广孝等人重修,自有书契以来,凡经、史、子、集、百家、天文、地志、阴阳、医、卜、僧、道、技艺各书无不包罗。永乐五年(1407年),书成,朱棣赐名《永乐大典》。并聘请抄书者誊抄全书。至1408年冬,《永乐大典》全书抄写完毕。

  《永乐大典残卷》被朱棣誉为:“上自古初,迄于当世,旁搜博采,汇聚群书,著为奥典。”《永乐大典》收录的和元朝有关的史料包括:《经世大典》、《元典章》、《大元大一统志》、《大德典章》、《成宪纲要》、《宪台通纪》、《至正条格》、《山居新语》、《归潜志》、《齐东野语》、《元文类》、《南海志》、《苏州志》、《元史》,等等。还有不少元朝时期的文人作品,比如郝经、王恽、虞集,等人作品。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永乐大典残卷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永乐大典残卷五千七百六十九

国学作者:明·解缙   国学书目:永乐大典残卷   更新:2016/1/4   来源:本站原创
  十六麻沙
  长沙府十八
  湘阴县
  【古罗志】
  韩愈《黄陵庙碑记》:湘旁有庙曰“黄陵”,自前古立,以祠尧之二女舜二妃者。庭有古碑,断裂分散在地。其文剥缺,考《图经》,汉荆刑牧刘表景升之立,题曰“湘夫人碑。”今验其文,乃晋太康九年。又题其额曰“虞舜二妃之碑”,非景升立者。秦博士对始皇帝云,湘妃,尧之二女舜妃者也。刘向郑玄,亦皆以二妃为湘君。而《离骚?九歌》既有湘君,又有湘夫人。王逸之解以为湘君者,自其水神而谓湘夫人,乃二妃也。从舜南征三苗不反,道死湘沅之间。《山海经》云:洞庭之山,帝之二女居之。郭璞疑二女者,帝舜之后,不当降小君为其夫人,因以二女为天帝之二女。以予考之,璞与王逸俱失也。尧之长女蛾皇,舜之正后,故曰“君”。其二女女英,自宜降曰“夫人”也。故《九歌》词谓蛾皇为君,谓女英为帝子,各以其次第推而言之也。礼憎爱分明小君,君母明其正,自得称君也。《书》曰:舜陟方乃死。传谓升道南方以死,或又曰舜死葬苍梧,二妃从之不及,溺死沅湘之间
  。余谓《竹书纪年》,帝王之没,皆曰“陟方。”陟,升也,谓升也。《书》曰:殷礼陟配天,言以道终,其德协也。《书》纪舜之没云:陟者,与《竹书》《周书》文同也。其下言方乃死者,所以释陟为死也。地之势东南下,如言舜南延而死。宜言下方,不得言陟方也。以此谓舜死葬苍梧,于时二妃从不及,而溺死者,皆不可信。二妃既曰以谋语舜,脱舜之厄,成舜之圣。尧死而舜有天下为天子,二妃之力,宜常为神,食民之祭。今之渡湖江者,莫敢不进礼庙下。元和十四年春,余以言事得罪,黜为潮州刺史。其地于汉南海揭阳,厉毒所聚。惧不得脱死,过庙而祷之。其冬移袁州刺史,明年九月拜国子祭酒。使以私钱十万,抵岳州易庙之北桶腐丸于刺史王堪。
  长庆元年,刺史张愉自京师往,余与故善谓曰:“丐我一碑石,载二妃庙事,且今后世知有子名。”愉曰“诺”。既至州,报曰日碑谨具,遂彖其事碑刻之。萧振《修庙记》:岁在单于律应宾,太尉中书令楚王,重修新二妃于洞庭岸,所以酬灵感而答前愿也。在昔有鳏侧陋,将弘试可之功。厘降观刑,始协嫔于之德。于是化流妫,德洽尧闻。罔矜帝子之尊,尽执家人之礼。洎南巡不返北渚俱来,莫追龙驭之踪,空见象耕之所。违天有恨,甘委骨于重泉,同穴无期,分捐躯于积水。芳流旧俗,德被遗黎。焕庙貌于千秋,俪精灵于二圣。魂归紫府,想从西母之游,迹瘗黄陵,犹赐斯民之福。有祈皆应,无感不通。权水旱于乡关,运惨舒于生植,吞刀吐火越巫而便骋蹁跹,桂酒椒樽楚老而犹通月号我太尉中书令楚王村抚戎多暇,访古遗踪,敬神而远之,非鬼不祭也。以二妃庙基颓毁,栋宇倾摧。荆榛翳荟于轩墀,苔藓谰谝于像设。灵踪未泯,宁无步袜之尘;杞事不严,亦乏褰帷之政。乃命鲁工削墨,郢匠起斤,初洞启于崇扉,忽鸟翔于峻宇。污墁云布,畚钟星罗。在三晨而不妨,虽一日而必茸。兰椽栉比,桂柱飞。梁间之虫带虫东不妆,檐际之惊鸯欲起。黛眉斯敛,若含黄屋之愁。奉唐如生,将不翠筠之泪。始者欲为经度,尽自内财。仍秦皇明,请崇徽号。奉唐景帝天五年六月十月四日勒旨,以黄陵祠封懿节庙,切以世遥三古,事远重华,褒扬必在于正人,宠数方加于异代。故可使窃泉发耀,贞魄有归。非至德可以通神明,非至灵何以感直气。厥功既就,盛德将书,镌铭永托于他山,悠久便同于元造。宜求彩笔,以述芳词。振迹添前旌,名微候馆。仰承严命,俯扣庸音。无陆氏之患多,有景纯之未寐。它年岸上应知杜预之功,今日江边且愧曹蛾之作。知县程文度《重修庙记》:重湖之南,两舍之地,有二妃古祠在焉。其庙号昔谓之“黄陵”,因其地而名也。今谓之昭烈,以德而称也。载籍群书,皆盛称尧舜之德。
  二妃即尧之女,舜之妃也。帝尧以丹朱不肖,二妃有则不可以传神器,有德斯可以赞帝国。繇是妻于有虞,以光尧之圣德。降于妫,以成舜之孝道。君俾丹朱有二妃之德行,尧必不让舜而传丹朱矣。有虞无二妃之翼赞,舜必终匹夫,而况侧微矣。是知尧舜之德,巍巍荡荡。民到于今称之者,皆由二妃之所致也,岂止从舜南巡,昭其灵迹而已哉?噫,事于顽,显妃之节。溺于沅湘,见妃之烈。湘竹之斑,谓妃之血,湘水之声,谓妃而咽。噫,生为虞嫔,没作湘神。享庙祖具,在江之滨。唐元和十四年春,吏部侍郎昌黎韩公愈以犯颜获戾,出牧潮州。过妃之祠,精意有祷。惟妃恤含忠之节,施福善功。爰自海隅,率复朝位。韩公感妃之明灵如在,伤妃之祠宇其颓。再树丰碑,崇修旧址,于今垂二百年矣。碑已残,庙亦圮毁。
  太宗太平兴国五年秋,将作监丞程文度,御帝之命权理湘阴。去邑一舍,先过妃庙。临湘江之铺练,列楚峤之堆蓝。树古祠荒,堪成图画。廊庑之下,得其旧碑。尘蔽苔封,颇难识。熟而视之,乃韩吏部之碑也。其间解二妃为湘君夫人,证以经书,驳其歼谬,实巨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