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大典残卷

  《永乐大典残卷》现存813卷,大约400册,1986年中华书局出版了影印本十册,共797卷。2003年,海外新发现永乐大典17卷,并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其中1卷中华书局影印本已收,但有缺页,今觅得全帙,重新发表。

  《永乐大典残卷》《永乐大典》是一部规模空前的大型类书。全书22937卷,其中仅目录就有60卷,共11095册,总计约三亿七千万字。自先秦至明初,所引书七八千种,保存了大量的文献资料,极为珍贵。永乐元年(1403年),明成祖朱棣命翰林侍读学士解缙等人,广采天下书籍,分类编辑成书,不厌浩繁。第二年冬便编成了一部大型类书,朱棣命名为《文献大成》。但朱棣仍嫌此书简略,又命姚广孝等人重修,自有书契以来,凡经、史、子、集、百家、天文、地志、阴阳、医、卜、僧、道、技艺各书无不包罗。永乐五年(1407年),书成,朱棣赐名《永乐大典》。并聘请抄书者誊抄全书。至1408年冬,《永乐大典》全书抄写完毕。

  《永乐大典残卷》被朱棣誉为:“上自古初,迄于当世,旁搜博采,汇聚群书,著为奥典。”《永乐大典》收录的和元朝有关的史料包括:《经世大典》、《元典章》、《大元大一统志》、《大德典章》、《成宪纲要》、《宪台通纪》、《至正条格》、《山居新语》、《归潜志》、《齐东野语》、《元文类》、《南海志》、《苏州志》、《元史》,等等。还有不少元朝时期的文人作品,比如郝经、王恽、虞集,等人作品。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永乐大典残卷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永乐大典残卷六千六百九十七

国学作者:明·解缙   国学书目:永乐大典残卷   更新:2016/1/4   来源:本站原创
  十八阳江
  九江府九
  碑碣
  【九江府志】
  《靖节先生祠堂记》:先生柴桑之高士,上世尝有大功于晋室。耻以身事异代之主,故托于酒而逃焉,将以晦其迹。时释氏远公,方与诸贤为莲社栖遁之游,独先生不可致。欲以其嗜好招之,为置杯酒,公乃去之而弗顾。盖未知先生之志,初不在于酒也。尝诵其史述曰,慨想黄庭,愿比稷契,知有志尧舜其君而不遇,宁得钱送酒家,淋漓头上巾。方其颓然散发,醉眠溪上石,月洁风清,虎驯鹤唳,瞬息千古,物我两忘,彼高人逸士,顾何以识之?渺乎若沧海而莫测其量,巍乎若太华而莫穷其高。予求其心而不可得,因以其迹观之。先生环堵萧然,风雨弗蔽。瓶粟而食,败絮自拥。使其爱子居则奉薪水之劳,出则荷篮舆以往,是岂人情哉?他人不堪当,有愁叹忿激之辞,而先生处之怡然。今读其遗文,平夷旷达,发于中和,淡而实美,幽而不怨。若未尝履忧患之途,处穷约之地,以是知其天也,性也。近代得志之士,乃欲区区追和其诗辞,以跋高躅,虽有超世迈鞅之才,终莫能拟其仿佛。盖先生之心,浩然游乎八极之表,视死生穷达,若浮云流水,独与造物者为友,而莫知其所然。固异乎屈原《离骚》之作,盖自怨生,龚胜董膏之讥,未免瑕累。其高识先见,绝人远矣。是岁,本道安抚吴公给事,与漕使任公宝文,曹公敷文,志同议协,将以振发感激素节。而先生之宇卑陋弗称,无以表仪四方,垂耀千载,于是捐弗鸠工,以命其属邑府判潘公闻而义之,愿益之以地,以广其基。而令尹赵君侃之实莅厥事,度材宏规,悉增其旧。役不淹时,民不告病,而输奂聿新,光临衢道。湖南提举陶公,已先为之像貌,因易奉安焉。又命董行守司管钥之,授公田二十有二亩,俾奉祠事,过于曩时,既勤且备。其敖视有方,则尉观纯仁之力也。令尹乃以记文见属,予歆慕既久,义不敢辞,庶几发潜德之幽辉,慰里人之怀仰,遂援笔而书之。乾道六年秋中元日,九江周蟠记。《狄梁公碑》:朝散大夫行尚书吏部员外郎、知润州军州事上骑都尉、赐紫金鱼袋范仲淹撰。天地闭,孰将辟焉?日月蚀,孰将廓焉?大厦仆,孰将起焉?神器坠,孰将举焉?岩岩乎克当其任者,唯梁公之伟欤!公讳仁杰,字怀英,太原人也。祖宗高烈,本传在矣。公为子极于孝,为臣极干忠。忠孝之休,揭若日月者,敢歌于庙中。公尝赴并州椽,过太行山,反瞻河阳,见白云孤飞,曰:“吾亲在其下。”久而不能去,左右为之感动。《诗》有陟岵陟屺,伤君子于役,弗忘其亲之深。于嗟乎,孝之至也!忠之所由生乎!公尝以同府椽当使绝域,其母老疾,公谓之曰:“奈何重大夫人有万里之忧?”诣长史府请代行。时长史司马方眦睚不协,感公之义,欢如平生。于嗟乎,与人交而先其忧,况君臣之际乎!公为大理丞,决诸道滞狱万七千人,天下服其平。武术将军权善才,坐伐昭陵柏,高宗命戮之,公执奏不却。上怒曰:“彼致我不孝。”左右策公令出,公前曰:“陛下以一树,而杀一将军。张释之所为假有盗长陵一杯土,则将何法以加之。臣岂敢奉诏陷陛下于不道?”帝意解,善才得恕死。于嗟乎,执法之官,患在少恩,公独爱君以仁,何所存之远乎!高宗幸汾阳宫,道出妒女祠下。彼俗谓盛服过者,必有风雷之灾。并州发数万人别开御道,公为知顿使曰:“天子之行,风伯清尘,雨师酒道,彼何害焉?”遽命罢其役。又,公为江南巡抚使,奏毁淫祠千七伯所,所存惟夏禹、太伯、季子、伍员四庙。曰:“安使无功血食,以乱明哲之祀乎?”于嗟乎,神犹正之,而况于人乎!公为宁州刺史,能抚戎夏,郡人纪之碑。及迁豫州,会越王乱,后缘坐者七百人,籍没者五千口。有司趣行刑,公缓之,密表以闻,曰:“臣言似理。逆人不言,则有孤陛下好生之意。”表成复毁,意不能定。彼咸非本心,惟陛下矜焉。敕贷之,流于九原郡。道出宁州旧治,父老迎而劳之曰:“我狄史君活汝辈耶!”相携哭于碑下,斋三日而去。于嗟乎!古谓民之父母,公则过焉。斯人也,死而生之,岂父母之能乎!时宰相张光辅率师平越王之乱,将士贪暴,公拒之不应。光辅怒曰:“州将忽元师耶?”对曰:“公以三十万众,除一乱臣。彼协从辈,闻王师来乘城而降者万计。公纵暴兵杀降以为功,使无辜之人,肝脑涂地。如得上方斩马剑加于君颈,虽死不恨。”光辅不能屈,奏公不逊,左迁复州刺史。于嗟乎!孟轲有言,威武不能挫,是为大丈夫矣。其公之谓乎!公为地官侍郎,同凤阁鸾台平章事,为来俊臣诬构下狱。公曰:“大周革命,万物惟新。唐朝旧臣,甘从诛戮。”因家人告变,得免死,贬彭泽令。狱吏尝抑公诬引扬执柔,公曰:“天乎!吾何能焉?”以首触柱,血流被面,彼衢而谢焉。于嗟乎!陷阱之中,不义不焉,况庙堂之上乎!契丹陷冀州,起公为魏州刺史为御焉。时

[1] [2] [3] [4] [5] [6]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