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大典残卷

  《永乐大典残卷》现存813卷,大约400册,1986年中华书局出版了影印本十册,共797卷。2003年,海外新发现永乐大典17卷,并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其中1卷中华书局影印本已收,但有缺页,今觅得全帙,重新发表。

  《永乐大典残卷》《永乐大典》是一部规模空前的大型类书。全书22937卷,其中仅目录就有60卷,共11095册,总计约三亿七千万字。自先秦至明初,所引书七八千种,保存了大量的文献资料,极为珍贵。永乐元年(1403年),明成祖朱棣命翰林侍读学士解缙等人,广采天下书籍,分类编辑成书,不厌浩繁。第二年冬便编成了一部大型类书,朱棣命名为《文献大成》。但朱棣仍嫌此书简略,又命姚广孝等人重修,自有书契以来,凡经、史、子、集、百家、天文、地志、阴阳、医、卜、僧、道、技艺各书无不包罗。永乐五年(1407年),书成,朱棣赐名《永乐大典》。并聘请抄书者誊抄全书。至1408年冬,《永乐大典》全书抄写完毕。

  《永乐大典残卷》被朱棣誉为:“上自古初,迄于当世,旁搜博采,汇聚群书,著为奥典。”《永乐大典》收录的和元朝有关的史料包括:《经世大典》、《元典章》、《大元大一统志》、《大德典章》、《成宪纲要》、《宪台通纪》、《至正条格》、《山居新语》、《归潜志》、《齐东野语》、《元文类》、《南海志》、《苏州志》、《元史》,等等。还有不少元朝时期的文人作品,比如郝经、王恽、虞集,等人作品。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永乐大典残卷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永乐大典残卷八千一百六十四

国学作者:明·解缙   国学书目:永乐大典残卷   更新:2016/1/4   来源:本站原创
  十九庚程
  【道命录】
  司马温公荐伊川先生答刂子。正议大夫守门下侍郎司马光,银青光禄大夫尚书左丞吕公著,镇江军节度使检校太傅知河南府兼西京留守司公事康国公韩绛等答刂子奏臣等,窃见河南处士程颐,力学好古安贫守道,言必忠信,动遵礼义,年逾五十不求仕进,真儒者之高蹈,圣世之逸民。伏望圣慈,特加召命,擢以不次,足以矜式士类,裨益风化,取进止。十一月二十六日,程颐除汝州团练推官充西京国子监教授。元丰八年上。自嘉末,二程先生,倡明道学于河洛之间,四方学士从之者已众。而王荆公得政,方以富国强兵之术用天下,大程为监察御史,议不合罢归补外者,十有六年。时温申二公,皆退居河南,而韩康公为府尹,知其贤也。八年三月哲宗即位,宣仁圣烈皇后同听政。五月二十六日,司马温公起为门下侍郎,而先生亦以宗正丞召末行,得疾卒,年五十有四,其年六月十五日也。文潞公时以太师致仕居洛,题其墓道曰明道先生。而伊川先生其季也。父太中公当任子先生数推与族人不复受。嘉四年,举进士南省合格,及廷试,报罢,遂不试。治平四年九月,申公以杂学士知蔡州,荐先生于朝不得召。元丰末,温公既得政,其年七月五日,申公起为尚书左丞,于是温申康公同上此奏,而蔡确犹为左仆射,故未即行。八月八日,康公除使相判北京。十一月二十六日,先生乃有西监之命。先生再拜,奉旨,令乘递马赴关。元二年二月,先生至京师,监察御史王山严叟,彦霖言:先生学极圣人之精微,行全君子之纯粹,愿加所以待之之礼,择所以处之之方。左正言朱光庭公扌炎言,先生乃天民之先觉,圣世之真儒,揆其贤,陈抟种放,未必能过之。若其道则抟放,有不及知者。又言先生有经天纬地之才,有制礼作乐之具,圣人之道,至此而传,况天子进学之初,若俾真儒得侍经席,岂不盛哉?章再上,有旨,授先生宣德郎,秘书省校书郎。先生言:既蒙命召礼合见君,祖宗时布衣被召故事,具在,彦霖亦乞召见。问以为国之要,公扌炎又乞访其至言正论,所以平治天下之道。闰二月蔡确免,四日,司马公拜左仆射。三月十四日,有旨,令先生入对。宣仁圣烈皇后面谕将以为崇政殿说书,先生辞不获,退而受西监之命,遂上奏论,经筵坐讲等三事。且曰:言若可行,敢不就职?如不可用,愿听其辞。二十四日,诏以先生为通直郎充崇政殿说书御史中公刘学言。天下节义之士乐道不出如程某辈盖亦不少,彼无所援于上故不闻耳。望依其所乞,授以初命之官,使得禄以养亲,后日进用未晚,不报,先生亦再辞,而后受。先生在经筵容貌极庄,多所规谏。既以天下自任,议论褒贬,无所顾避。由是同朝之士,以文章名世者,疾之如仇,而先生始不安矣。孔文仲劾伊川先生疏。左谏议大夫孔文仲奏:臣闻十尺之囿,必有荆棘,百步之田,必有稂莠;日月当天,必有氛;明圣在御,必有奸邪。谨按通直郎,崇政殿说书程顾,人品纤污,天资忄佥巧,贪黯请求,元无乡曲之行,奔走交结,常在公卿之门。不独交口褒美,又至连章论奏,一见而除朝籍,再见而升经筵。臣顷任起居舍人屡侍讲席,观颐陈说,凡经义所在,全无发明,必因藉一事。泛滥援引,借无根之语,以摇撼圣听,推难考之迹,以眩惑聪明。上德未有嗜好,而常启以无近酒色;上意未有信向,而常开以勿用小人。岂惟劝导以所不为,实亦矫欺以所无有。每至讲罢,必曲为卑佞附合之语,借如曰:虽孔子复生,为陛下陈说不过如此。又如曰,臣不敢子细敷奏,虑烦圣听,恐有所疑。伏乞非时特赐宣问,容臣一一开陈当陛下三年,不言之际,颐无日无此语,以惑上听。而陛下亦必黾勉,为之应答。又如陛下因咳嗽罢讲,及御迩英。学士以下,侍讲读者六七人,颐官最小,乃越次独后问圣体,亻替逾过甚,并无职分。如唐之王亻丕、王叔文、李训,郑讠主是也。亻丕以诗书侍讲,叔文以棋待诏,二恶交踵,终兆永正之乱。讠主以药术用,训以易义进,两邪合踪,卒致甘露之祸。臣访闻,颐有家不及治,有禄不及养,日跨匹马,奔驰权门,遍谒贵臣,历造台谏。其谒贵臣也,暗藉重轻之意,出以语人,收为私恩。及有差除,若合符节是人皆惮惧,而又深德其造台谏也。胁肩蹙额,屏人促席。或以气使,或以术动。今日当论列某事,异日当排击此人。而台谏之中,常有俦类,竭尽死力,如朱光庭、杜纯、贾易之流是也。
  臣居京师近二年,颐未尝过臣门,臣比除谏官,颐即来访臣。先谈贾易之贤,又贺与易同官。遂语及吕陶事。曰:吕陶曾补,司谏命已久闻,今闻复下何也?如此,则贾明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