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大典残卷

  《永乐大典残卷》现存813卷,大约400册,1986年中华书局出版了影印本十册,共797卷。2003年,海外新发现永乐大典17卷,并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其中1卷中华书局影印本已收,但有缺页,今觅得全帙,重新发表。

  《永乐大典残卷》《永乐大典》是一部规模空前的大型类书。全书22937卷,其中仅目录就有60卷,共11095册,总计约三亿七千万字。自先秦至明初,所引书七八千种,保存了大量的文献资料,极为珍贵。永乐元年(1403年),明成祖朱棣命翰林侍读学士解缙等人,广采天下书籍,分类编辑成书,不厌浩繁。第二年冬便编成了一部大型类书,朱棣命名为《文献大成》。但朱棣仍嫌此书简略,又命姚广孝等人重修,自有书契以来,凡经、史、子、集、百家、天文、地志、阴阳、医、卜、僧、道、技艺各书无不包罗。永乐五年(1407年),书成,朱棣赐名《永乐大典》。并聘请抄书者誊抄全书。至1408年冬,《永乐大典》全书抄写完毕。

  《永乐大典残卷》被朱棣誉为:“上自古初,迄于当世,旁搜博采,汇聚群书,著为奥典。”《永乐大典》收录的和元朝有关的史料包括:《经世大典》、《元典章》、《大元大一统志》、《大德典章》、《成宪纲要》、《宪台通纪》、《至正条格》、《山居新语》、《归潜志》、《齐东野语》、《元文类》、《南海志》、《苏州志》、《元史》,等等。还有不少元朝时期的文人作品,比如郝经、王恽、虞集,等人作品。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永乐大典残卷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永乐大典残卷八千一百六十五

国学作者:明·解缙   国学书目:永乐大典残卷   更新:2016/1/4   来源:本站原创
  十九庚程
  【程子遗书】
  门人张绎《录师说》:宣仁山陵程子往赴吕汲公为使,时朝廷以馆职授子。子固辞,公谓子曰:仲尼亦不如是。程子对曰:公何言哉!某何人而敢比仲尼,虽然某学仲尼者,于仲尼之道,固不敢异,公以谓仲尼不如是何也?公曰:陈恒弑其君,请讨之,鲁不用则亦已矣。子未及对,会殿帅苗公至子辟之幕府,见公土胥王谠,谠曰:先生不亦甚乎?欲朝廷如何处先生也。子曰:且如朝廷议北郊,所议不合礼,取笑天下后世,岂不知有一程某,亦尝学礼,何为而不问也。谠曰:北郊如何?曰:此朝廷事,朝廷不问,而子问之,非可言之所也。其后有问及公所言陈恒之事是欤,曰:于传仲尼是时已不为大夫,公误言也。谢某曾问涪州之行,知其由来,乃族子与故人耳。族子谓程公孙。故人,谓邢恕。先生答云,族子至愚不足责,故人至一作情厚不敢疑。孟子既知一作系之天,安用尤臧氏?因问邢七虽为恶,然必不到更倾先生也。先生曰:然邢七亦有书到某,云屡于权宰处言之,不知身为言官,却说此话,未知倾与不倾,只合救与不救,便在其间。又问邢七久从先生,都无知识,后来极狼狈,先生曰:谓之全无知则不可,只是义理不能胜利欲之心,便至如此也。或谓伊川曰:先生于上前委曲已甚,不亦过乎?曰:不如此致力尽心,而于何所。正叔谓某接人,治一作谈经论道者亦甚多,肯言及治体者,诚未有如子厚。子厚谓昔尝谓伯淳优于正叔,今见之果然,其救世之志甚诚切,亦于今日天下之事尽记得熟。
  【程子外书】
  伊洛程宗丞伯淳为汝州酒官,以檄来举哀,府治既罢,谓留守韩康公之子宗师兵部曰:颢以言新法不便忤大臣,同列皆谪官,颢独除监司,颢不敢当,念先帝见知之恩,终无以报,已而泣。兵部问今日朝廷之事如何?宗丞曰:司马君实,吕晦叔作相矣。二公果作相当如何?宗丞曰:当与元丰大臣同,若先分党与,他日可忧。兵部曰:何忧?宗丞曰:元丰大臣皆嗜利者,若使自变其已甚害民之法,则善矣。不然衣冠之祸未艾也。君实忠直,难与议晦叔解事,恐力不足耳。既而皆验,宗丞论此。时范醇夫,朱公挠杜孝锡伯温同闻之。先生曰:某才十七八岁见苏季明教授,时某亦习举业,苏曰:子修举业得状元及第便是了也。先生曰:不敢望此。苏曰:子谓状元及第便是了否,唯复这学更有里,先生疑之。日去见苏,乃指先生见伊川后半年,方得大学西铭看。伊川谓明道曰:吾兄弟近日说话太多。明道曰:使见吕晦叔,则不得不少,见司马君实则不得不多。吕申公为相,凡事有疑,必质于伊川,进退人才。二苏疑伊川有力,故极口诋之云:伊川涪陵之行过滟,波涛汹涌,舟中之人皆惊愕失措,独伊川凝然不动。岸上有樵者厉声问曰:舍去如斯!欲答之而舟已行。
  伊川先生自涪州顺流而归。峡江峻急,风作浪涌,舟人皆失色而先生端坐不动。岸傍有问者云:达后如此,舍后如此,先生意其非凡人也。欲起揖之,而舟去远矣。伊川先生自涪州归过襄州杨畏为守,待之甚厚,先生曰:某罪戾之余,安敢当此。畏曰:今时事已变。先生曰:时事虽变,某安敢变?此乃刘子驹处见其祖所录,今省记此。尹子曰:先生年七十四,得风痹疾,服大承气汤则小愈,是年九月服之辄利。医者语家人曰:侍讲病不比常时。时大观元年九月也。十六日入视,先生以白夹被被体坐竹床,举手相楫,火享喜以为疾去,先生曰:疾去而气复者安候也。颐愈觉赢劣,火享既还,十七日有叩门者报先生倾殂。左谏议大夫孔文仲言,谨按通直郎崇政殿说书程顺,人物纤氵于,天资忄佥巧,贪黩请求,元无乡曲之行,奔走交结,常在公卿之门。不独交口褒美,又至连章论奏,一见而除朝籍,再见而升经筵,臣顷任起居舍人,屡侍讲席,观颐陈说,凡经义所在,全无发明。必因籍一事,泛滥援引,借无根之说,以摇憾圣听。推难考之迹,以眩惑渊虑。上德未有嗜好,而常启以无近酒色;上意未有信向,而常闻以勿用小人。岂惟劝导以所不为?实亦矫欺以所无有。每至讲罢,必曲为卑佞附合之语。
  借如曰:虽使孔子复生为陛下陈说,不过如此。又如曰:伏望陛下燕闲之余,深思臣之说,无忘臣之论。又如曰:臣不敢子细敷奏,虑烦圣听,恐有所疑,伏乞非时特赐宣问,容臣一一开陈。当陛下三年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