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大典残卷

  《永乐大典残卷》现存813卷,大约400册,1986年中华书局出版了影印本十册,共797卷。2003年,海外新发现永乐大典17卷,并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其中1卷中华书局影印本已收,但有缺页,今觅得全帙,重新发表。

  《永乐大典残卷》《永乐大典》是一部规模空前的大型类书。全书22937卷,其中仅目录就有60卷,共11095册,总计约三亿七千万字。自先秦至明初,所引书七八千种,保存了大量的文献资料,极为珍贵。永乐元年(1403年),明成祖朱棣命翰林侍读学士解缙等人,广采天下书籍,分类编辑成书,不厌浩繁。第二年冬便编成了一部大型类书,朱棣命名为《文献大成》。但朱棣仍嫌此书简略,又命姚广孝等人重修,自有书契以来,凡经、史、子、集、百家、天文、地志、阴阳、医、卜、僧、道、技艺各书无不包罗。永乐五年(1407年),书成,朱棣赐名《永乐大典》。并聘请抄书者誊抄全书。至1408年冬,《永乐大典》全书抄写完毕。

  《永乐大典残卷》被朱棣誉为:“上自古初,迄于当世,旁搜博采,汇聚群书,著为奥典。”《永乐大典》收录的和元朝有关的史料包括:《经世大典》、《元典章》、《大元大一统志》、《大德典章》、《成宪纲要》、《宪台通纪》、《至正条格》、《山居新语》、《归潜志》、《齐东野语》、《元文类》、《南海志》、《苏州志》、《元史》,等等。还有不少元朝时期的文人作品,比如郝经、王恽、虞集,等人作品。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永乐大典残卷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永乐大典残卷八千二百七十五

国学作者:明·解缙   国学书目:永乐大典残卷   更新:2016/1/4   来源:本站原创
  十九庚兵
  叙兵
  【杜佑通典
  三皇无为,天下以治。五帝行教,兵由是兴。所谓大刑用甲兵而陈诸原野,于是有辅遂之战。阪泉之师,若制得其宜则治安。失其宜则乱危。商周以前,对建五等。兵遍海内,疆弱相并。秦氏削平,罢侯置守。历代因袭,委政郡县。缅寻制度可采,唯有汉氏足徵。重兵悉在京师,四边但设亭障。又移天下豪族,辏居三辅陵邑,以为强干弱枝之势也。或有四夷侵轶则从中命将发五营骑士,六郡良家,贰师楼船,伏波下濑,咸因事立称。毕事则省,虽卫霍之勋高绩重身奉朝请,兵皆散归,斯诚得其宜也。其后若王纲解纽,主权外分,藩翰既崇,众力自盛,问鼎轻重,无代无之。如东汉之董卓、袁绍,晋之王敦、桓玄,宋谢晦、刘义宣、齐陈达、王敬则、梁侯景、陈华皎,后魏尔朱荣、高欢之类是矣。斯诚失其宜也。国朝李靖平突厥李责力灭高丽,侯群集覆高昌,苏定方夷百济。李敬玄、王孝杰、娄师德、刘审礼皆是卿相率兵御戎,戎平师还,并无久镇。其在边境,唯明烽燧。审斥堠,立障塞,备不虞而已。宀是安边之良算,为国家之永图,玄宗御极,承平岁久,天下又安,财殷力盛。开元二十年以后,邀功之将,务恹封略,以甘上心。将欲荡灭奚契丹,剪除南蛮吐蕃,丧师者失万而言一。胜敌者获一而言万,宠锡云极,骄矜遂增。哥舒翰统西方二师,安禄山统东北三师,践更之卒,俱授官名郡县之积罄为禄秩。开元初,每岁边资约用钱二百万贯。开元末,巳至一千万贯。天宝末,更加四五百万矣。按兵部格,破敌战功各有差等,其授官千才一二。天宝以后,边帅怙宠,便请署官易州,遂成府坊州安台府别将果毅之类。每一制则同授千馀人,其馀可知。虽在行间,并无白身者,关辅及朔方河陇四十馀郡,河北三十馀郡。每郡官仓栗多者,百万石。少不减五十万石。给充行官禄,暨天宝末无不罄矣。糜耗天下,若斯之甚矣。于是骁将锐士善马精金,空于京师。萃于二统,边陲势强既如此,朝廷势弱又如彼。奸人乘便乐祸。觊欲协之以害,诱之以利。禄山称兵内侮,未必素蓄凶谋,是故地逼则势疑,力侔则乱起,事理不得不然也。昔汉祖分裂土地,封建王侯,吴芮独卑弱而忠,韩彭皆强大而悖。贾谊睹七国之盛,献书云:治天下者,令海内之势,如身之使臂。臂之使指,莫不制从。若惮而不能改作,末大本小终为祸乱。文景因循莫革,遂致诛错之名,向使制置得其适宜,诸侯孰不信顺,奸谋邪计。销于胸怀,岂复有干纪作乱之事乎?语曰:朝为伊周,夕成桀跖。形势驱之而至此矣。又兵法曰:将者,人之司命,国家安危之所主。固当先之以中和,后之以材品,或未驯其性,苟求其用。授以钅舌刃,委之专宰,利权一去,物情随之。噬脐之喻,不其然矣。夫戎事有国之大者,自昔智能之士皆立言作训。其胜也,或验之风鸟七曜,或忝以阴阳日辰。其教阵也,或目以天地五行,或变为龙蛇鸟兽。人之聪颖,方列轩冕,知吉凶冠婚之礼,习庆吊俯仰之容。稍或非精,则乖常度,故仲尼入庙,每事皆问,是必不免有所失也。矧其万千介夫,出自闾井,若使心存进退之令,耳听金鼓之声,手候击刺之宜,足趋鹅鹳之势,随地形而变阵,焱驰电发之疾。因我便而乘敌,胜负顷刻之间,事繁目多。应机循古,得不令众心系名数而无暇,安能奋勇锐而争利哉!以愚管窥,徒有其说,只恐虽教亦难必成,然其训士也。但使闻鼓而进,闻金而止。坐作举措,左旋右抽识旗帜指麾,习器械利便,斯可矣。其抚众也,有吮痈之恩,投醪之均,挟纩之感,行令之必。赏罚之命,斯可矣,此乃用无弱卒,战坚敌,而况以直伐曲,以顺讨逆者乎!若以风鸟可徵,则谢艾枭牙以旗而克麻秋。宋武麾折沈水而破庐循,若以日辰可凭,则邓禹因癸亥克捷。后魏乘甲子胜敌,略举一二,不其证欤。似昔贤难其道,神其事,令众心之莫测。俾指顾之皆从,语有之曰: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诚谓得兵术之要也。以为孙武所著十三篇,旨极斯道,故知往昔行师制胜,诚皆精其理。今辄捃摭与孙武书之义相协,并颇相类者纂之。庶披卷足见,成败在斯矣。凡兵以奇胜皆因机而发,但取事颇相类,不必一二皆同。览之者幸察焉,其与孙子义正相叶者,即朱书其目。颇相类者,即与墨书。其法制可适于今之用者,亦附之于本目之末。又曰:甲兵之用,其来尚矣。周因井田以定兵赋,夏官司马而掌车戎。天子六军诸侯大国三军,次国二军,小国一军。井田之制:地方一里为井,井十为通,通十为成,成十为终,终十为同,同方百里,同十为封,封十为畿,畿方千里有税有赋,税以

[1] [2] [3] [4] [5] [6]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