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大典残卷

  《永乐大典残卷》现存813卷,大约400册,1986年中华书局出版了影印本十册,共797卷。2003年,海外新发现永乐大典17卷,并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其中1卷中华书局影印本已收,但有缺页,今觅得全帙,重新发表。

  《永乐大典残卷》《永乐大典》是一部规模空前的大型类书。全书22937卷,其中仅目录就有60卷,共11095册,总计约三亿七千万字。自先秦至明初,所引书七八千种,保存了大量的文献资料,极为珍贵。永乐元年(1403年),明成祖朱棣命翰林侍读学士解缙等人,广采天下书籍,分类编辑成书,不厌浩繁。第二年冬便编成了一部大型类书,朱棣命名为《文献大成》。但朱棣仍嫌此书简略,又命姚广孝等人重修,自有书契以来,凡经、史、子、集、百家、天文、地志、阴阳、医、卜、僧、道、技艺各书无不包罗。永乐五年(1407年),书成,朱棣赐名《永乐大典》。并聘请抄书者誊抄全书。至1408年冬,《永乐大典》全书抄写完毕。

  《永乐大典残卷》被朱棣誉为:“上自古初,迄于当世,旁搜博采,汇聚群书,著为奥典。”《永乐大典》收录的和元朝有关的史料包括:《经世大典》、《元典章》、《大元大一统志》、《大德典章》、《成宪纲要》、《宪台通纪》、《至正条格》、《山居新语》、《归潜志》、《齐东野语》、《元文类》、《南海志》、《苏州志》、《元史》,等等。还有不少元朝时期的文人作品,比如郝经、王恽、虞集,等人作品。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永乐大典残卷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永乐大典残卷八千四百十四

国学作者:明·解缙   国学书目:永乐大典残卷   更新:2016/1/4   来源:本站原创
  十九庚兵
  诗文四
  【诸将策疏筹略】
  汉赵充国上《谢罪陈兵利书》:汉昭帝时,酒泉太守辛武贤奏言:今虏朝夕为寇,土地寒苦,汉马不能冬屯。兵在武威、张掖、酒泉,万骑以上,皆多羸瘦,可益马食。以七月上旬赍三十日粮,分兵并出张掖、酒泉,合击罕开在鲜外上者。虏以畜产为命。今皆离散,兵即分出,虽不能尽诛,夺其畜产,虏其妻子,复引兵还冬复击之,大兵仍出,虏必震坏。天子下其书,充国令与校尉以下吏士知羌事者博议。充国以为:武贤欲轻引万骑分为两道出张掖,回远千里。以一马自佗负三十日食,为米二斛四斗,麦八斛。又有衣装兵器,难以追逐。勤劳而至,虏必商军进退,稍引去,逐水草,入山林。随而深入,虏即据前险,守后阝厄,以绝粮道。必有伤危之忧,为夷狄笑,千载不可复。而武贤以为可夺其畜产,虏其妻子,此殆空言,非至计也。先零首为叛逆,他种劫略,故臣愚策欲指罕开暗昧之过,隐而勿章,先行先零之诛,以震动之。宜悔过反善,因赦其罪。选择良吏知其俗者,俯循和辑,此全师保胜安边之策。天子下其书。公卿议者咸以为先零兵盛而负罕开之助,不先破罕开,则先零未可图也。
  上乃拜侍中乐城侯许延寿为强弩将军,即拜酒泉太守武贤为破羌将军,赐玺书,嘉纳其策,以书数诮充国曰:皇帝问后将军,甚苦暴露。今张掖以东粟石百余,刍藁束数十,转输并起,百姓烦扰。将万余之众,不早及秋共水草之利,争其畜食,欲至冬,虏皆当畜食多藏匿山中,依险阻,将军士寒,手足皲疡,宁有利哉?将军不念中国之贵,欲以岁数而胜,微将军谁不乐此者。今诏破羌将军武贤,将兵六千一百人,敦煌太守快将二千人,长水校尉富昌、酒泉侯奉世,将月氐兵四千人,亡虑万二千人,赍三十日食,以七月二十二日击罕羌,入鲜水北句廉上。去酒泉八百里,去将军可千二百里。将军其引兵便道西并进,虽不相及,使虏闻东方北方兵并来,分散其心意,离其党与,虽不能殄灭,当有瓦解者。已诏中郎将印将胡越亻次飞射士步兵二校尉益将军兵。今五星出东方,中国大利,蛮夷大败。
  太白出高,用兵深入,敢战者吉,弗敢战者凶。将军急装,因天时,诛不义,万下必全。勿复有疑。充国既得诮,以为将任兵在外,便宜有守,以安国家。乃上书谢罪。因陈兵利害。
  【唐文粹】
  杜牧《上周相公书》:某再拜。伏以大儒在位,而未有不知兵者;未有不能制兵,而能止暴乱者;未有暴乱不止,而能活生人,定国家者。自生人已来,可以屈指而数也。今兵之下者,莫若刺伐之法。《诗》《周颂》“维清奏象舞”之篇曰:“维清缉熙,文王之典。迄用有成,维周之祯。”象者,象武王伐纣之法。此乃文王受命,受殷王专征之命也。七年五伐,留战阵刺伐之法,遗之武王。武王用以伐纣,而有天下,致之清平,为周家之祯祥。周公居摄,祀文王于清庙,作此诗以歌舞文武之德。其次,兵之尤者,莫若钩援冲壁。今之一卒之长,不肯亲自为之。《诗》《大雅》“周公皇矣,美周”之诗曰:“以尔钩援,以尔临冲。以伐崇墉,临冲闲闲,崇墉言言。”此实文王伐崇墉,传于其城,以临车冲钩援其城,文王亲自为之。夫文王何人也?周公诗之,夫子删而取之,列于《大雅》,以美文王之功德,手弦而口歌之,不知后代之人何如此三圣人?安有谋人之国,有暴乱横起,戎狄乘其边,坐于庙堂之上。曰:“我儒者也,不能知兵。”不知儒者,竟不可知兵乎?竟可知兵乎?
  长庆兵起,自始至终庙堂之上指纵非其人,不可一二悉数。高宗朝薛仁贵攻吐蕃,大败于大非川。仁贵曰:今年岁在庚午,不当有事于西方。此乃钟邓伐蜀身诛不返。昨者诛讨党羌,征关东兵用于西方,是不知天道也;边地无积粟,师无见粮,不先屯田,随日随饷,是不知地利也;两汉伐虏,骑兵取于山东,乃谓冀之北土,马之所生,马良而多,人习骑战,非山东兵不能伐虏。昨者以步战骑,百不当一,是不知人事也。天时地利人事,此三者皆不先计量短长得失,故困竭天下,不能灭扑敕之虏,此乃不学之过也。不教人战,是谓弃之;则谋人之国,不能料敌,不曰弃国,可乎?某所注《孙武》十三篇,虽不能上穷天时,下极人事,然上至周秦,下至长庆宝历之兵,形势虚实,随句解析。离为三编,辄敢献上,以备阅览。少希鉴悉苦心,即为至幸。伏增惶惕之至,某顿首再拜。
  又《上泽潞刘司徒书》:今日轻重,望于几人。相位将权,长材厚德。与轻则轻,与重则重。将军岂能让焉?昔者齐盗坐父兄之旧将,七十年来,海北河南泰山,课赋三千里,料甲一百县,独据一面,横挑天下。利则伸,钝则满镞而不发,约在子孙血绝而已。此虽使铁偶人为六军,取不孔易。况席征蔡之弊,天下销耗,燕蟠赵伏,用齐卜我,当此之时,一年不能胜,则百姓半流;二年不能胜,则关东之国孰知其变化也。将军一心仗忠,半夜兴义,昧旦而齐族矣。疆土籍口,探出僭物重宝,仰关辇上。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