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大典残卷

  《永乐大典残卷》现存813卷,大约400册,1986年中华书局出版了影印本十册,共797卷。2003年,海外新发现永乐大典17卷,并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其中1卷中华书局影印本已收,但有缺页,今觅得全帙,重新发表。

  《永乐大典残卷》《永乐大典》是一部规模空前的大型类书。全书22937卷,其中仅目录就有60卷,共11095册,总计约三亿七千万字。自先秦至明初,所引书七八千种,保存了大量的文献资料,极为珍贵。永乐元年(1403年),明成祖朱棣命翰林侍读学士解缙等人,广采天下书籍,分类编辑成书,不厌浩繁。第二年冬便编成了一部大型类书,朱棣命名为《文献大成》。但朱棣仍嫌此书简略,又命姚广孝等人重修,自有书契以来,凡经、史、子、集、百家、天文、地志、阴阳、医、卜、僧、道、技艺各书无不包罗。永乐五年(1407年),书成,朱棣赐名《永乐大典》。并聘请抄书者誊抄全书。至1408年冬,《永乐大典》全书抄写完毕。

  《永乐大典残卷》被朱棣誉为:“上自古初,迄于当世,旁搜博采,汇聚群书,著为奥典。”《永乐大典》收录的和元朝有关的史料包括:《经世大典》、《元典章》、《大元大一统志》、《大德典章》、《成宪纲要》、《宪台通纪》、《至正条格》、《山居新语》、《归潜志》、《齐东野语》、《元文类》、《南海志》、《苏州志》、《元史》,等等。还有不少元朝时期的文人作品,比如郝经、王恽、虞集,等人作品。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永乐大典残卷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永乐大典残卷一万八百八十八

国学作者:明·解缙   国学书目:永乐大典残卷   更新:2016/1/4   来源:本站原创
  六姥古
  叙古
  【元钱天叙古颂表】
  臣天言,臣闻发于吟咏谓之声,谐声叶音谓之韵。绪综成文谓之诗,形容称述谓之颂。声韵之辞,其来远矣。若虞庭之赓歌,大禹之遗训,成汤之盘铭,或四言三言,或五言,皆叶为声韵,截然成章,以括其义,莫不原情性,载道义,以为风化之美。《诗大序》曰:正得失,动天地,感鬼神,莫近于诗。先王以是经夫妇,成孝敬,厚人伦,美教化,移风俗。然则声韵之辞,岂非王化之首务哉?视后世浮华藻绘末技之习,则不可同日而语矣。臣天诚惶诚惧,顿首顿首,钦惟皇帝陛下,以上圣之资抚重华之运,崇文尚道,遵尧舜之遗风,至孝纯仁,履汤文之圣武。临御以来,励精求治,下询谠议,旁采舆言,设举士之科,纲罗俊人,开纳言之路,奖拔忠贞。将以固植隆平之本,为泰山磐石之基。此盖陛下独智之明,非臣下所能窥测者也。臣天生陛下盛明之世,食土之毛四十有三年矣。自始知学,辄以穷理尽性为首务,忠君悌长为己任,虽则身在草茅畎亩之中,心则未尝不欲有纤尘涓滴之稗助也。乃于延元年,作《大学经传直解》进献皇太子,明年复作《孝经经传直解》进献,承令命翰林官以畏吾儿字语译讫。奏上皇帝陛下,皇太后殿下,已彻睿览。钦奉圣旨,将臣所献《孝经》命翰林官书写,镂板印行,仍被德音。命臣陪侍皇太子殿下,备员说书,给赐廪饩。臣自被命以来,汗颜股忄栗,日夜畏惧,罪坐无状,无以自解,臣所解《孝经》皆俗言浅语,无所发明,钦蒙陛下不责鄙陋,命赐板行,臣之荣幸,已感罔极。况臣寒骨微贱,安可厕于陪侍之列哉?益不遗竹头木屑,则陛下天地覆载之纯德。敢献盲歌鼓颂,乃小臣蝼蚁报效之微诚。臣今采摭经史成言,效荀卿成相之体,叶为声韵之辞,著为一编,首载帝王之道,守成之说,至于王霸义利之分,耕虫虫替征戍之勤,存心养性之要,防微杜渐之几,贞臣直士之情,邪佞奸回之状,此皆万务之根本,故不敢不述。若威福予夺,赏善罚恶,听言纳谏,圣学传授,民情离合,此亦君道纪纲,故特载之,继以世次相承之统,撮取前代治乱兴衰之迹,起自唐虞,讫于亡宋,总八十六章,章二十四字,仍随文引事贯于其下,目曰:《叙古颂》。既可以讴吟歌咏,又掇前史于片纸之间,若其略旷简,脱漏无序之罪,臣不敢词,但无琐碎繁茸之患,可以备诸巾箧,不烦捡阅,而数千载行事大略可观,此则臣之鄙谌也。况陛下万机至众,岂可劳圣心于浩浩无涯之史册哉!孟轲有言曰:守约而施博者善道也。臣之愚昧,窃取此义,今特臣所撰《叙古颂》谨缮写装成二本,随表诣中书省投进以闻,如蒙采择,乞将一本颁下詹事院,精选老成谨厚明达儒臣持入,以备皇太子经筵参讲。仍乞将臣所献《大学》、《孝经》降赐纸墨,广加印布,令近侍之臣,诵而习之。虽皇太子殿下生知之资,超然拨萃,而左右近习薰陶渐染,不为无助。臣学问浅拙,智见庸,冒渎邦刑,仰干天听,颂包千古,愿垂乙夜之观,旨下春宫,允叶舆情之望,臣黩犯宸严,无任惶惧战汗激切屏营之至。臣天诚惶诚惧,顿首顿首谨言。延五年三月日,布衣臣钱天上表。中书省进《叙古颂》:状:伏惟皇元开化,文教风行,遐迩群氓,咸沾德泽。天以不肖之资,厕教养之列,不自量己,窃号书生,叨被作成,殊无报效,乃于延元年作《大学直解》进献皇太子,次年复作《孝经直解》进献敬奉令旨,命翰林官以畏吾儿字语译讫,奏上皇帝皇太后,已彻圣览。延三年三月二十三日,钦奉圣旨,命天充皇太子位下备员说书,给赐粮食,仍将所献《孝经》命赵子昂书写,缕板印行。天自被命以来,日夜畏恐,罪坐无状,莫能自解,亦自知拙浅暗,罔有稗益。恭惟皇太子殿下,春宫养性,懿德日新,此益缉熙跻圣之时,日就月将之际,前言往行,固欲博闻,治乱兴衰,抑将兼览。天既以微陋庸,不获日近清光,然蝼蚁之诚,发于天性,不能自已,今颇辑前代得失之迹,效荀卿成相之体,著为一书,目曰《叙古颂》,仍随文引事实于其下,以备稽考。八十章韵语,虽不足以囊括古今,而数千载行事,亦可以概观始末。倘游息之际,燕私之顷,或命近侍歌之,亦足以感激征创,为万一之微助焉。今谨缮写装成二帙,具表一通,随状持诣中书省投进,乞赐以闻,伏候钧旨。礼部呈钱天《叙古颂》,《礼记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