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大典残卷

  《永乐大典残卷》现存813卷,大约400册,1986年中华书局出版了影印本十册,共797卷。2003年,海外新发现永乐大典17卷,并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其中1卷中华书局影印本已收,但有缺页,今觅得全帙,重新发表。

  《永乐大典残卷》《永乐大典》是一部规模空前的大型类书。全书22937卷,其中仅目录就有60卷,共11095册,总计约三亿七千万字。自先秦至明初,所引书七八千种,保存了大量的文献资料,极为珍贵。永乐元年(1403年),明成祖朱棣命翰林侍读学士解缙等人,广采天下书籍,分类编辑成书,不厌浩繁。第二年冬便编成了一部大型类书,朱棣命名为《文献大成》。但朱棣仍嫌此书简略,又命姚广孝等人重修,自有书契以来,凡经、史、子、集、百家、天文、地志、阴阳、医、卜、僧、道、技艺各书无不包罗。永乐五年(1407年),书成,朱棣赐名《永乐大典》。并聘请抄书者誊抄全书。至1408年冬,《永乐大典》全书抄写完毕。

  《永乐大典残卷》被朱棣誉为:“上自古初,迄于当世,旁搜博采,汇聚群书,著为奥典。”《永乐大典》收录的和元朝有关的史料包括:《经世大典》、《元典章》、《大元大一统志》、《大德典章》、《成宪纲要》、《宪台通纪》、《至正条格》、《山居新语》、《归潜志》、《齐东野语》、《元文类》、《南海志》、《苏州志》、《元史》,等等。还有不少元朝时期的文人作品,比如郝经、王恽、虞集,等人作品。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永乐大典残卷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永乐大典残卷一万二千十五

国学作者:明·解缙   国学书目:永乐大典残卷   更新:2016/1/4   来源:本站原创
  二十有友
  孝友
  【尔雅
  善父母曰孝,善兄弟曰友。
  【柳氏家训】
  孝慈友悌,乃食之醯酱,不可一日无也。
  【书】
  《君陈》:惟孝,友于兄弟,克施有政。惟其孝友于家,是以能施政于邦。
  【诗】
  《六月》:侯谁在矣?张仲孝友。侯,维也。张仲,周宣王贤臣,尹吉甫之友也。
  【韩诗外传
  闵损,字子骞。性至孝,早丧母,父娶后妻生二子,损孝心不怠。母疾之,衣所生子以绵絮,衣损以芦花絮。父冬月令损御车,体寒失纟引,父察知之,欲遣后母,损咎父曰:“母在一子寒,母去三子单。”父善之,母亦悔改,遂成慈母。
  【东汉书
  《王祥传》:祥弟览,字玄通。母朱遇祥无道,览年数岁,见祥被楚挞辄涕泣抱持。朱屡以非理使祥,览辄与祥俱。又虐使祥妻,览妻亦趋而共之,朱患之乃止。后祥渐有时誉,朱深疾之,密使鸩祥,览知之,径起取酒,祥争而不与,朱遽夺反之。自后朱赐祥馔,览辄先尝,朱惧遂止。于是览与祥俱以孝友称。《韩棱传》:韩棱,字伯师,颍川舞阳人。弓高侯颓当之后也。世为乡里著姓,父寻建武中为陇西太守。棱四岁而孤,养弟以孝友称。及壮,推先父余财数百万与昆弟,乡里益高之。
  【晋书】
  《孝友传》:李密,字令伯,犍为阳武人也。父早亡,母何氏改醮。密时年数岁,感恋弥至。祖母刘氏躬自抚养,密奉事以孝谨闻。刘氏有疾则涕泣侧息,未尝解衣,饮膳汤药必先当后进。泰始初,征为太子洗马。以祖母年高无人奉养,遂不应命。详本姓盛彦,字翁子,广陵人也。母王氏因疾失明,彦每言及,未尝不流涕。于是不应辟召,躬自侍养,母食必自哺之。母既疾久,至于婢使数岁捶挞。婢忿,伺彦暂行,取蛴螬炙饴之。母食以为美,然疑是异物,密藏以示彦。彦见之,抱母恸哭,绝而复苏。母目豁然即开,从此遂愈。详本姓夏方,字文正,会稽永兴人。家遭疫疠,父母伯叔从从死者十三人。方年十四,夜则号哭,昼则负土,十有七载,葬送得毕。因庐于墓侧。种植松柏,乌鸟猛兽驯扰其旁。吴时拜仁义都尉,累迁五官中郎将。详本姓王裒,字伟元,城阳营陵人也。父仪为文帝司马。东关之役,帝问于众曰:“近日之事,谁任其咎?”仪对曰:“责在元帅。”帝怒曰:“司马欲委罪于孤邪!”遂引出斩之。裒痛父非命于是,隐居教授,三徵七辟皆不就。庐于墓侧,旦夕常至墓所拜跪,攀柏悲号,涕泣著树,树为之枯。母性畏雷,母没,每雷辄到墓曰:“裒在此。”及读《诗》至“哀哀父母,生我够劳”,未当不三流涕。门人受业者并废《蓼莪》之篇。详本姓许孜,字季义,东阳吴宁人也。孝友恭让,敏而好学。年二十,师事豫章太守会稽孔冲受《诗》、《书》、《礼》、《易》及《孝经》、《论语》,学竟还乡里。冲在郡丧亡,孜闻问尽哀,负檐奔赴送丧,还会稽,蔬食执役,制服三年。俄而二亲没,柴毁骨立,杖而能起,建墓于县之东山,躬自负土,不受乡人之助。每一悲号,鸟兽翔集,列值松柏亘五六里。时有鹿犯其松栽,孜悲叹曰:“鹿独不念我乎?”明日,忽见鹿为猛兽所杀,置于所犯栽下。孜怅惋不巳,乃为作冢,埋于隧侧,猛兽即于孜前自扑而死,孜益叹息,又取埋之。自后树木滋茂,而无犯者。元康中,郡察孝廉不起,巾褐终身。详本姓晋咸宁中大疫,庾衮于兄俱亡,次兄毗复殆,疠气方炽,父母诸弟皆出次于外,衮独留不去。诸父兄强之,乃曰:“衮性不畏病。”遂亲自扶侍,昼夜不眠,其间复抚柩哀临不辍。如此十有余旬,役势既歇,家人乃反,毗病得差,衮亦无恙。父老咸曰:“异哉此子!守人所不能守,行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