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大典残卷

  《永乐大典残卷》现存813卷,大约400册,1986年中华书局出版了影印本十册,共797卷。2003年,海外新发现永乐大典17卷,并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其中1卷中华书局影印本已收,但有缺页,今觅得全帙,重新发表。

  《永乐大典残卷》《永乐大典》是一部规模空前的大型类书。全书22937卷,其中仅目录就有60卷,共11095册,总计约三亿七千万字。自先秦至明初,所引书七八千种,保存了大量的文献资料,极为珍贵。永乐元年(1403年),明成祖朱棣命翰林侍读学士解缙等人,广采天下书籍,分类编辑成书,不厌浩繁。第二年冬便编成了一部大型类书,朱棣命名为《文献大成》。但朱棣仍嫌此书简略,又命姚广孝等人重修,自有书契以来,凡经、史、子、集、百家、天文、地志、阴阳、医、卜、僧、道、技艺各书无不包罗。永乐五年(1407年),书成,朱棣赐名《永乐大典》。并聘请抄书者誊抄全书。至1408年冬,《永乐大典》全书抄写完毕。

  《永乐大典残卷》被朱棣誉为:“上自古初,迄于当世,旁搜博采,汇聚群书,著为奥典。”《永乐大典》收录的和元朝有关的史料包括:《经世大典》、《元典章》、《大元大一统志》、《大德典章》、《成宪纲要》、《宪台通纪》、《至正条格》、《山居新语》、《归潜志》、《齐东野语》、《元文类》、《南海志》、《苏州志》、《元史》,等等。还有不少元朝时期的文人作品,比如郝经、王恽、虞集,等人作品。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永乐大典残卷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永乐大典残卷一万三千一百三十九

国学作者:明·解缙   国学书目:永乐大典残卷   更新:2016/1/4   来源:本站原创
  一送梦
  梦乘龙上天
  【类林杂说】
  黄帝少时,梦乘龙上天,后即帝位也。
  【罗泌路史】
  《陶唐纪》:帝始在唐,梦御龙以登云天,而有天下。
  【东汉书
  《冯异传》:异劝光武即帝位,光武乃诏异诣高阝问四方动静。异曰:“三王反畔,更始败亡,天下无主。宗庙之忧,在于大王宜从众议,上为社稷,下为百姓。光武曰:“我昨夜梦乘赤龙上天,觉悟心中动悸。”异因下席再拜贺曰:“此天命发于精神,心中动悸大王重慎之性也”。异遂与诸将定议上尊号。
  【金楼子】
  《兴王篇》:汉世祖文叔,尝梦乘赤龙登天,上珠阶玉闼。
  【吴志】
  孙休,字子烈。封琅琊王,居会稽,梦乘龙上天,顾不见尾,觉而异之。孙皓废休自立,七年梦,孙皓悉诛其子。
  【晋书】
  《郭传》:王穆以为太府左长史军师将军,虽居元佐而口咏黄老,冀功成世,定追伯成之踪。穆惑于谗间,使西代索嘏。谏曰:“昔汉定天下,然后诛功臣,今事业未建而诛之,立见麋鹿游于此庭矣。”穆不从,出城大哭,举手谢城曰:“吾不复见汝矣。还而引被覆面,不与人言。不食七曰,与疾而归,旦夕祈死。夜梦乘青龙上天,至屋而止。寤而叹曰:“龙飞在天,今止于屋,屋之为字尸下至也。龙飞在屋,吾其死也。古之君子,不卒内寝,况吾正士乎?”遂还酒泉南山赤厂圭阖,饮气而卒。
  【宋书】
  晋安王子勋于寻阳城南设坛即位,子勋语左右曰:“昨夜梦乘龙上天,俯视不见其头。”众咸失色,莫有对者。著作郎孙毅进曰:“易称见群龙无首,吉祥也。”众乃大悦。
  【太平御览】
  祖王廷知齐太上有大志,深自结纳。尝启昨梦大王乘龙上天,愿深自爱。太上大喜,即位之后擢拜中书侍郎。
  【南史】
  《齐高帝纪》:帝年十七时,尝梦乘青龙上天,西行逐日。又帝与孙奉伯同室卧,奉伯梦帝乘龙上天,于下捉龙脚不得及。觉叙梦,因谓曰:“兖州当大庇生灵而帝不得与也。”奉伯竟卒于宋世。
  【旧唐书】
  《宣宗纪》:宣宗微时,尝梦乘龙升天,言之于郑太后,乃曰:“此不宜人知,母幸勿复言。”
  【宋史】
  《烈传》:赵汝愚尝梦孝宗授以汤鼎,背负白龙升天。后翼宁宗以素服登大宝,盖其验。
  梦乘龙
  【江宁县志】
  《丁咸序》:南唐时,应数举,忽夜梦乘龙自地而起,顾见一骆驼随之。私自喜幸必登科第。复应又不捷,寻归,宋应十数上凡践场屋迨三十余年,尝自思以其梦为凭。至咸平三年,王公知贡举,咸序上诗曰:“常忆金陵应举时,壮心频欲揖丹枝。蹉跎三十年中事,一度思量一泪垂。”于是奏名,及殿试以第三甲放之,其亚之者则龙起。又亚之者又骆起,及观榜方悟其梦。
  【青锁高议】
  天圣年中,马辅将御试梦乘龙飞去,自推以为吉兆。是年殿下,次举又过省中,夕再梦乘一巨蛇而飞于空,其去甚疾。辅忧虑谓人曰:“吾向梦跨龙犹不利,今乘蛇固可知也。”洎晨廷唱第先呼龙起,次呼蛇起,又呼马辅,三人相连而不相间。异哉人之贵也,梦先兆于数年之前。
  梦跨龙
  【名臣见闻志】
  虢国夫人因生日进内膳贵妃,上笺奏邀帝,帝往焉。贵妃敛躬起曰:妾昨夜梦与帝游与帝游骊山似至兴元驿,方与帝对食,后宫亦告火发,仓卒与帝把手出驿,回望驿中高木数株俱为烈焰,左右奏彩仗不完矣。或有控二龙来者,陛下跨一龙,妾亦跨一龙,隐约西北去。陛下所跨白龙介甲间有白光,侍从甚盛,其去若飞。妾所跨龙其色苍黑,介甲间亦有黑气,其行颇缓,左右从略无人,四顾惟有一蓬头黯面物色,视之不类人。前望陛下去甚辽远,欲逐陛下,因此所跨龙青面物,或急鞭龙数下,龙驰去触一危峰,龙蜿蜒堕地。妾亦沉烟雾中,开目则独在一小室中,问向所青面物言曰:“某此峰神也,妃子合居于此。”有一骑自外来曰:“帝令授妃子封邑。”手执青纸文一轴,字体若用朽木书,苍暗不可识。惟后字可辩,云:妾授益州牧蚕,先后仍百镒。已而闻若有兵大呼因急合户,倏然觉来,满身汗浃。不知此何祥也?愿帝告之。帝仰而沉思,俯而发叹曰:“对酒且图今日之乐,其事他日可知也”。又云渔阳叛,帝驾西游至马嵬,六军不发,请杀贵妃。帝不得已命缢于佛堂,果符益州牧蚕之梦。盖蚕能吐丝。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