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大典残卷

  《永乐大典残卷》现存813卷,大约400册,1986年中华书局出版了影印本十册,共797卷。2003年,海外新发现永乐大典17卷,并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其中1卷中华书局影印本已收,但有缺页,今觅得全帙,重新发表。

  《永乐大典残卷》《永乐大典》是一部规模空前的大型类书。全书22937卷,其中仅目录就有60卷,共11095册,总计约三亿七千万字。自先秦至明初,所引书七八千种,保存了大量的文献资料,极为珍贵。永乐元年(1403年),明成祖朱棣命翰林侍读学士解缙等人,广采天下书籍,分类编辑成书,不厌浩繁。第二年冬便编成了一部大型类书,朱棣命名为《文献大成》。但朱棣仍嫌此书简略,又命姚广孝等人重修,自有书契以来,凡经、史、子、集、百家、天文、地志、阴阳、医、卜、僧、道、技艺各书无不包罗。永乐五年(1407年),书成,朱棣赐名《永乐大典》。并聘请抄书者誊抄全书。至1408年冬,《永乐大典》全书抄写完毕。

  《永乐大典残卷》被朱棣誉为:“上自古初,迄于当世,旁搜博采,汇聚群书,著为奥典。”《永乐大典》收录的和元朝有关的史料包括:《经世大典》、《元典章》、《大元大一统志》、《大德典章》、《成宪纲要》、《宪台通纪》、《至正条格》、《山居新语》、《归潜志》、《齐东野语》、《元文类》、《南海志》、《苏州志》、《元史》,等等。还有不少元朝时期的文人作品,比如郝经、王恽、虞集,等人作品。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永乐大典残卷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永乐大典残卷一万三千四百九十五

国学作者:明·解缙   国学书目:永乐大典残卷   更新:2016/1/4   来源:本站原创
  二置致
  敬 致
  【书】
  尧典敬致。日永星火。传曰:敬致,周礼所谓冬夏致日。盖以夏至之日中祠日而识其景,如所谓日至之景,尺有五寸,谓之地中者也。详典。
  文 致
  【西汉书
  《董仲舒传》:少损周之文致,师古曰:“致,正极也。”酷吏传。严延年迁河南太守,其治务在摧折豪强,扶助贫弱,贫弱虽陷法,曲文以出之。其豪杰侵小民者,以文内之,按其狱皆文致,不可得反。师古曰:致,至密也,言其文案整密也。反,音幡,详本传。
  传 致
  【王尊传】
  传致奏文,师古曰:传读曰附,谓益其事,而引致於罪状。
  休 致
  【言行龟鉴】
  庞庄敏公籍,知定州,请老,召还京师。公陈请不已,或谓:“公今精力完壮,主上注意方厚,何处引去?”公曰:“必待筋力不支,明主厌弃然后乃去,是不得已,岂止足之谓耶?”凡上表者九,手疏二十余通,朝廷不能夺。
  五年听以太子太保致仕。
  【名公典刑业录】
  欧阳文忠公在蔡,屡乞致仕。门下生蔡承禧,因问言曰:“公德望为朝廷倚重,且未及引年,岂容遽去也?”欧公答曰:“修平生名节,为后生描画尽,惟有早退以全晚节,岂可更俟驱逐乎?”《倦游录》。公在亳,已六请致仕。比至蔡,逾年复请。四年以观文殿学士,太子少师致仕。公年未及谢事,天下益以高公,公昔守颍上,乐其风土,因卜居焉。及归,而居室未完,处之怡然,不以为意。《神道碑》。孙宣公,以太子少保致仕,居於浑。一日置宴御诗厅,仁宗尝赐诗,刻石所居之厅壁。语客曰:“白传有言‘多少朱门锁空宅,主人到老不曾归’。今老夫归矣!喜动于色,复顾石守道讽易离卦九三爻辞。且曰:“乐以忘忧,自得小人之志。歌而鼓,不兴大耋之嗟。”公以醇德奥学,劝讲禁中,二十余年。晚节勇退,优游里中,始终全德近世少比。陈恭公,初罢政,判亳州,年六十九。遇生日,亲族往往献老人星图以为寿,独其侄世修,献范蠡游五湖图,且赞曰:“贤哉陶朱,霸越平吴。名遂身退,扁舟五湖。恭公甚喜,即日上表纳节,明年累表求退,遂以司徒致仕。杜公衍,不殖资产,退寓南都,凡十年,第宅卑陋,居之裕如也。出入从者才十许人,鸟帽皂绨纟包革带,亲故或言宜为居士服,公曰:“老而谢事,尚可窃高士名耶?”五朝言行录。言行龟监范蜀公,力诋王安石青苗之法,疏三上不行,即请致仕。苏轼曰:“贺公虽退而名益重矣。”公愀然不乐曰:“君子言听计从,消患於未萌。使天下阴受其赐,无智名,无勇功,吾不得为此,命也夫。使天下受其害,而吾享其名,吾何心哉?”
  【名公典刑从录】
  范公景仁既退居,园第在京师,专以读书赋诗自娱。客至无贵贱,皆野服见之,不复报谢。故人或为具召之,虽权贵不拒也。不召则不往见之,或时乘兴出游,则无远近皆往。尝乘蓝舆归蜀,与亲旧乐饮赈施其贫者,周览江山,穷胜赏。期年然后返,年益老而视听聪明,肢体尤坚强。呜呼?向使景仁枉道希世以得富贵,蒙屈辱,任忧患,岂有今日之乐耶!则景仁所失甚少,所得殊多矣。诗云:恺悌君子,神所劳矣。又曰:乐只君子,遐不眉寿。景仁有焉。元初,首以诏起公曰:“西伯善养二老未归,汉室卑词。四臣入侍,为我强起,无或惮勤,天下望公与温公同升矣。公辞曰:“六十三而求去,盖以引年。七十九而复来,岂云中礼?”卒不起。元丰五年,文潞公以太尉留守西都。时富韩公以司徒致仕,潞公慕唐白乐天九老会,乃集洛中公卿大夫年德高者为耆英会,以洛中风俗尚齿,不尚官,就资圣院。建大厦曰耆英堂,命闽人郑奂绘像堂中。时富韩公年七十九,文潞公与司封郎中席汝言,皆七十七。朝议大夫王尚恭,年七十六。太常少卿赵丙,秘书监刘几,卫州防御使冯行已,皆年七十五。天章阁待制楚建中,朝议大夫王谨言,皆年七十二。大中大夫张问,龙图阁直学士张焘,皆年七十。宣徽使王拱辰,留守北京,贻书潞公,愿预其会,年七十一。独司马温公,年未七十。潞公素重其人,用唐九老狄兼慕故事,请入会。温公辞以晚进,不敢班文富二公之后。潞公不从,令郑奂自幕后传温公像。又之北京,传王公像。於是预其会者,凡十三人,潞公以地主,携妓乐就富公宅作第一会。至富公送羊酒不出,余皆次为会。洛阳多名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