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大典残卷

  《永乐大典残卷》现存813卷,大约400册,1986年中华书局出版了影印本十册,共797卷。2003年,海外新发现永乐大典17卷,并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其中1卷中华书局影印本已收,但有缺页,今觅得全帙,重新发表。

  《永乐大典残卷》《永乐大典》是一部规模空前的大型类书。全书22937卷,其中仅目录就有60卷,共11095册,总计约三亿七千万字。自先秦至明初,所引书七八千种,保存了大量的文献资料,极为珍贵。永乐元年(1403年),明成祖朱棣命翰林侍读学士解缙等人,广采天下书籍,分类编辑成书,不厌浩繁。第二年冬便编成了一部大型类书,朱棣命名为《文献大成》。但朱棣仍嫌此书简略,又命姚广孝等人重修,自有书契以来,凡经、史、子、集、百家、天文、地志、阴阳、医、卜、僧、道、技艺各书无不包罗。永乐五年(1407年),书成,朱棣赐名《永乐大典》。并聘请抄书者誊抄全书。至1408年冬,《永乐大典》全书抄写完毕。

  《永乐大典残卷》被朱棣誉为:“上自古初,迄于当世,旁搜博采,汇聚群书,著为奥典。”《永乐大典》收录的和元朝有关的史料包括:《经世大典》、《元典章》、《大元大一统志》、《大德典章》、《成宪纲要》、《宪台通纪》、《至正条格》、《山居新语》、《归潜志》、《齐东野语》、《元文类》、《南海志》、《苏州志》、《元史》,等等。还有不少元朝时期的文人作品,比如郝经、王恽、虞集,等人作品。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永乐大典残卷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永乐大典残卷一万四千六百八

国学作者:明·解缙   国学书目:永乐大典残卷   更新:2016/1/4   来源:本站原创
  六暮簿
  都水监主簿
  【郑樵通志
  晋水衡都尉有之,为左右前后中五水衡。令悉皆有之,梁大舟卿亦有之。至隋又置,唐因之。掌印勾检稽失,凡连漕及渔捕之有程者,会其月日,而为之举。宋史元官品,今从八品,置一人。以京朝官克掌内外河渠,津梁堤堰疏凿浚治之事。
  【汪藻浮溪集】
  萧伦都水监主簿制水失其行,繇不息。虽勾稽之官,有不得而废者。今以命汝往服朕恩。
  【曾半樽斋集】
  通广东漕使黄监簿启:久劳填拊,遄擢输便道之官。咫尺入潮阳之路,涓辰视事;须曳回岭表之春,山岳动摇,军民鼓舞。恭惟某官,学得师友,志为圣贤,蚤擅科名,气习犹如攻苦之旧;亟登朝列,声容不改抗尘之初。方快奋扬,遽闻恬退,谓得州亦可行志。虽去国何尝介怀!由来清漳,凡几太守,独尔寇恂之借留一年。余信乎召伯之思,自今日始。荣升一节,驰按百城。兹乘轺传而来,乃过侯蕃之旧,江山草木,迎送改观,父老儿童见闻失喜来慰,已恨其暮。诏归复疑共遄,顾偏方之计,孰愈于上京而重内之人,奚容于久外。某官不辞卑游难避,一克台掾,两易岁华,岂图满考之将书而获大贤之是托,虽百勤不补其一拙,然终事敢渝其初心,转漕关中,鲍生安有为萧相国之助,罗致幕下乌公辛母厌石处士之留。
  【张孝祥于湖居士集】
  与曹监簿启:一麾假守,自愧非才,千里贻书,过勤盛意。伏惟某官,英声夙著,德器自将,乡容文辞,亟简朝廷之听,积习名教,益增伐阅之光。方径席於清高,尚不忘於畴昔,有怀谦眷,莫喻鄙。
  【周益公大全集】
  与王监簿庭启:数父执于慈恩之塔,疏若星晨;访耆英於通德之乡,凛然霜干。虽千里犹当命驾,岂同州而废驰辞,恭惟某官,儒行配乎先民,诗名闻於四海。一行作吏,非无意於致君,再转为丞,乃不容於当路。惟薰浓浸涵,而道弥广,故敲撼挫揠,而身益尊。盍不归来,适逢西伯之善养;辄思免去,俄遂曼容之自修。其廉清可以师乡里,其进退可以厉风俗,是为全美。宁待谀言,顾方注想于九重,即召陪于五叟。某遥深闻足之喜,适困采薪之忧,想鸠杖之从容,独妨先睹;望龙门之岌业,敬卜后期。区区所怀,喋喋秆费。
  【卫后乐先生集】
  回王监簿衡仲启十乘元戎,强颜再至。一乡善士委汗相先,喜甚发函,情同倾盖。某官璧雍宿学,玉名流,生龙剑之墟;斗缠紫气,任虎符之地。涧拥红泉,聿高知止之标,旋赋亲居之乐。钧轴有旧,除命将新。某稔听月评,式钦风谊,驰於员檐,弟瞻橘隐之清。及未治行,犹见蒲轮之召。
  【扬诚斋集】
  答王监簿启某伏以即辰春事强半,寒气未归,恭惟判府监簿契文。至孝饮承,几筵天,永思孝履,支持万福。某老病余生,牛衣僵卧,长为农夫以没世矣。柴门寂寂,无雀可罗,而况长者车辙乎?敢图荀龙薛凤伯仲之间,尚未遗忘先相国翘材长铗之下,客先之以一介行李之书礼,申之以式之,玉季之见临,劳苦之缄弥勤,加遗之仪益腆。父老惊怪,泉石耀。自顾一黄冠野人,莫测其所以得之之繇,第极其所以感之之初,多言为谢,万此有足耶。未见君子,愿言念门户重大之寄,佩圣贤毁瘠之箴。古有韦平今有范吕,皆父子钧轴后先衮绣,兹老友所望於门下者。其勿与庶人之孝兢一概之苦。某恭承介弟旆旌,惠然照临,袖出伯氏尺素之书,面授相国言行之实,付之以纪述,诡之以铭章,自视浅陋之学久矣。就绝涸之思槁乎,将落烛之武所谓少也。犹不如人今老矣,无能为也已,亦安能词振藻以颂盛德大业之万分,写高勋鸿烈於千载,使与皋伊先鞭周召上风乎!欲披襟则在芜拙为已僭,欲避席则在交情而已疏。三省九思,日不决而介弟,言之而不置,迫之而不释,闵免援简惴惴靡宁,然尚有愚者千应之一。吾家子云不云乎水辟碍则通诸海,人避碍则通诸理。昔六一先生作范文正铭,其间书文正与吕申公事,极有典则,务从忠厚,是范氏子弟不知六一之深肯,往往不怿此意,已托介弟口传於听下矣。十月之交,可遣便了来取也,某皇恐再拜,僭易敬问相门玉倦,即日恭惟尊尊幼幼,茂介春祺,令弟府判郎中,判县直阁,府判司令,鄂八龙,孙枝九凤,受祉山则庐陵有委不外颁贶,笔墨香茗,属图石器,北果腊麋,拜赐珍感之至。慰程监簿启某伏以王春正月,雨赐时若,恭惟大孝监簿契文孝诚动天。天神感格,教履支持万福。某伏自壬子之春,春诏决谳死囚於上饶,道出休宁之西郊,仰豪先文华学给事,笃密事契,契文承志,承命远出山驿,冲泥班荆,绝叹谊风,永怀意气,至今不忘。惟是老病之余,是岁八月移疾还家。人事都废,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