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大典残卷

  《永乐大典残卷》现存813卷,大约400册,1986年中华书局出版了影印本十册,共797卷。2003年,海外新发现永乐大典17卷,并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其中1卷中华书局影印本已收,但有缺页,今觅得全帙,重新发表。

  《永乐大典残卷》《永乐大典》是一部规模空前的大型类书。全书22937卷,其中仅目录就有60卷,共11095册,总计约三亿七千万字。自先秦至明初,所引书七八千种,保存了大量的文献资料,极为珍贵。永乐元年(1403年),明成祖朱棣命翰林侍读学士解缙等人,广采天下书籍,分类编辑成书,不厌浩繁。第二年冬便编成了一部大型类书,朱棣命名为《文献大成》。但朱棣仍嫌此书简略,又命姚广孝等人重修,自有书契以来,凡经、史、子、集、百家、天文、地志、阴阳、医、卜、僧、道、技艺各书无不包罗。永乐五年(1407年),书成,朱棣赐名《永乐大典》。并聘请抄书者誊抄全书。至1408年冬,《永乐大典》全书抄写完毕。

  《永乐大典残卷》被朱棣誉为:“上自古初,迄于当世,旁搜博采,汇聚群书,著为奥典。”《永乐大典》收录的和元朝有关的史料包括:《经世大典》、《元典章》、《大元大一统志》、《大德典章》、《成宪纲要》、《宪台通纪》、《至正条格》、《山居新语》、《归潜志》、《齐东野语》、《元文类》、《南海志》、《苏州志》、《元史》,等等。还有不少元朝时期的文人作品,比如郝经、王恽、虞集,等人作品。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永乐大典残卷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永乐大典残卷一万五千八百六十八

国学作者:明·解缙   国学书目:永乐大典残卷   更新:2016/1/4   来源:本站原创
  九震论
  大庄严经论四复次,恚因缘,佛不能谏,是故智者应断恚。我昔曾问拘淡弥比丘以斗诤故,分为二部。缘其斗诤,各竞道理,经过多时。尔时世尊,无上大悲,以相轮手制诸比丘。即说偈言:比丘!莫斗诤,斗诤多破败,竞胜负不息,次续诤不绝,为世所讥呵!增长不饶益。比丘求胜利远离于爱欲,弃舍家妻子、意求依解脱。宜依出家法,莫作不应作。应当以智钩,于傲慢意,不适生斗诤,怨害之根本。依止出家法,不应起不适。譬如清冷水,于中出炽火,既著坏色衣,应当修善法。斯服宜善寂,恒思自调柔。云何著是服?竖眼张其目,蹙眉复聚,而起恚想。应当念彼服,剃头作标相。一切皆弃舍,云何复诤竞。如此之标相,宜应断斗诤。时彼,比丘合掌向佛。白佛言:世尊愿佛恕亮,彼诸比丘轻蔑于我,云何不报?即说偈言:彼之难调者,忍之倍见轻。生忍欲谦下,彼怒益降盛。于恶欲加毁犹如斧斫石。彼八见加毁,我亦必当报。尔时世尊,犹如慈父,作如是言。出家之人,应勤方便断于恚,设随顺,极远于理。恚多过,即说偈言:如彼利刀,割断离亲厚。能杀害彼,如法顺利者。恚于出家,不应所住处。嫌恨如屠枷,乃是恐怖。轻贱之屋宅。丑陋之种子。鹿恶语之伴,烧意林猛火。示恶道之导,斗诤怨害门。恶名称壮褥,暴速作恶本。诸恚者,为他识嫌之所呵毁,汝今且当观如是过。即说偈言:剧于暴虐,如恶疮难触。毒蛇难喜见,恚者如是。者陲亦苦,毁坏善名称,恚炽盛者不觉已所作。及与他所作,于分财利时。不入其数中,若于戏笔处。众人所不容,如是诸利处,由都不入,者叵爱乐。其事极众多,常怀惭耻恨。难以百舌说,说犹不可书。举略而说之,地狱中受苦。不足具论书,恚造恶已。悔恨身心熟,应当断竞。尔时如来,为诸比丘种种说法,而其忿犹故不息,以是因缘,诸天善神绋生恚。而说偈言:犹如浊水中,若置摩尼珠。水即为澄清,更无浊秽想。如来之人宝,为于诸比丘。随顺方便说,种种妙好法。斯诸比丘等,心浊犹不净。宁作不清水,珠力可令清。不作此比丘,闻佛所说法。而其内心意,犹故浊不清。如日照世间,除减诸黑暗。佛日近于汝,黑暗心过甚。如来世尊,荷诸比丘如斯重担,有悲愍心,复更为说长寿王缘。而此比丘蹙眉聚,犹故不休。而作是言:佛是法主,且待须史,我等自知。于时如来闻斯语已,即舍此处难十二由旬,在婆罗林一树下坐,作是思惟,我今离拘淡弥诤比丘。尔时有一象王,避诸群象,来在树下。去佛不远合眼而住,亦生念言:我得离群,极为清净。佛知彼象心之所念。即说偈言:彼象此象牙极长,远离群众乐寂静。彼乐独一我亦然,远离斗诤群会处。说是偈已,入深禅定。尔时诸比丘不受佛说,后生悔恨。天神又忿,举国闻者,咸生恚,唱言叱叱。时诸比丘各相谓言:我等云何还得见佛,当共合掌,求请于佛。即说偈言:我等远佛教,三界世尊说。恚恶罪咎,住在我心中。悔恨炽猛火,焚烧于意林。善哉悲愍者,愿还为我说。我今发上愿,必当求解脱。从今日已往,终不远佛教。佛知诸比丘心之所念,即说偈言:欲恚所禁,恼乱不随顺。我今应悲愍,还救其苦难。婴愚作过恶,智者应忍受。譬如人抱儿,怀中积粪秽。不可以烘臭,便舍弃其子!说是偈已,从草敷起欲还僧坊。尔时天龙夜义阿修罗等,合掌向佛。而说偈言:呜呼有大悲!大仙正导者。彼诸比丘等,放逸之所盲竞忿心不息,触恼于世尊。如来大悲心,犹故不背舍。悲哀无欲使调顺。如似强恶马,捶策而令调。尔时如来既至僧坊,光明照耀,诸比丘等。知佛还来,寻即出迎。头顶礼敬而白佛言:我等斗诤,使多众生起忿心,极为众人之所轻贱。我等今者皆堕破僧,唯愿世尊,还为说法,使得和合。于时如来,为诸比丘说六和敬法,令诸比丘还得和合。是故佛说,断于声恚。复次,应当观食,世尊亦说正观于食。我昔曾闻尊者黑迦留陀夷,为食因缘故,佛为制戒,佛说种种因缘。赞戒赞持戒,少欲知足行头陀事。佛集比丘僧赞一食法,乃至欲制一食戒法。时比丘僧咸各默然,犹如大海寂默无声。时诸僧中有一比丘,名婆多梨。白佛言:世尊莫制是戒,我不能持。佛告比丘于过去生死,为是饮食,生死之中受无穷苦。流转至今。乃往过去无,量世时,有四禽兽仙人。第五尔时为者作如是言,诸苦之中饥渴最苦。劫初之时,光阴天下时,有一天最初以指先尝地味。既尝其味,遂取食之。尔时彼天者,今彼婆多梨是也。即于彼时,彼婆多梨先尝地味。今亦复尔,但为饮食,彼婆多梨不为法故,从座而起,更整衣服。白佛言:世尊莫制一食法,即说偈言我不能持,世尊一食戒,若一人不善,不应制此戒。一切比丘闻是偈已,皆悉低头,思惟既久而作是言:咄哉不见搏食过患!为搏食故,于大众中而被毁辱。即说偈言:宁共鹿食草,如蛇呼吸风;不于佛僧前,为于饮食故,远佛作是说。佛告婆多梨,听汝檀越舍食半分食,余者持来在寺而食,时婆多梨犹故不肯。当尔之时,佛制一食戒,第二第三亦如是请佛,犹不肯即制戒,婆多梨即离佛去,极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