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大典残卷

  《永乐大典残卷》现存813卷,大约400册,1986年中华书局出版了影印本十册,共797卷。2003年,海外新发现永乐大典17卷,并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其中1卷中华书局影印本已收,但有缺页,今觅得全帙,重新发表。

  《永乐大典残卷》《永乐大典》是一部规模空前的大型类书。全书22937卷,其中仅目录就有60卷,共11095册,总计约三亿七千万字。自先秦至明初,所引书七八千种,保存了大量的文献资料,极为珍贵。永乐元年(1403年),明成祖朱棣命翰林侍读学士解缙等人,广采天下书籍,分类编辑成书,不厌浩繁。第二年冬便编成了一部大型类书,朱棣命名为《文献大成》。但朱棣仍嫌此书简略,又命姚广孝等人重修,自有书契以来,凡经、史、子、集、百家、天文、地志、阴阳、医、卜、僧、道、技艺各书无不包罗。永乐五年(1407年),书成,朱棣赐名《永乐大典》。并聘请抄书者誊抄全书。至1408年冬,《永乐大典》全书抄写完毕。

  《永乐大典残卷》被朱棣誉为:“上自古初,迄于当世,旁搜博采,汇聚群书,著为奥典。”《永乐大典》收录的和元朝有关的史料包括:《经世大典》、《元典章》、《大元大一统志》、《大德典章》、《成宪纲要》、《宪台通纪》、《至正条格》、《山居新语》、《归潜志》、《齐东野语》、《元文类》、《南海志》、《苏州志》、《元史》,等等。还有不少元朝时期的文人作品,比如郝经、王恽、虞集,等人作品。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永乐大典残卷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永乐大典残卷一万五千八百六十九

国学作者:明·解缙   国学书目:永乐大典残卷   更新:2016/1/4   来源:本站原创
  九震论
  大庄严经论五复次,少智义人,见佛相好,犹发善心。况复智慧大德之人,而当不发於善心耶?我昔曾闻,佛在舍卫国时,波斯匿王,请佛及僧,於九十日夏坐安居。集诸牛群近佛精舍,声乳供佛。时有千婆罗门贪牛乳故,共牧牛人行止相随。时牧牛人闻婆罗门,诵韦陀上典悉皆通利,善了分别。或有婆罗门但有空名,实无知晓。又有明知术,不解韦陀,有明韦陀,不知术。尔时世尊於夏四月安居已讫,於自恣时,王敕牧人,今不须乳,随遂水草放汝诸牛。又来力之言:汝若去时,必往辞佛,佛若说法,汝好谛听。时彼牧人,作是念,佛世尊者,是一切智为非是乎?作是念已,向陀林诣世尊所。尔时世尊大众国远,坐认树下,知牧牛人。来至林中,为牧牛人,于身毛孔出诸光明。其光照耀映蔽林野,如融金聚,又如雨苏降注火中。牧人视之无厌,即生希有难见之想,各相谓言:此光明者,如瞻匐华遍林中,为是何光?即偈言:“斯林甚严说,光明忽改常。将非天宝林,移植此国耶!晖赫如金楼赤如天帝幢。具明过电光,炽炎逾苏火。或日月天子,降游此林间。时牧牛者,说此偈已,向祗陀林至世尊所,观佛圆光。如百千日,三十二种大人之相,炳著明了,各皆欢喜生希有想,各各赞叹。即说偈言:释种王子身,端严甚辉妙。威光极盛炽,睹之生欢悦。身心皆快乐,善哉寂淡泊!湛然无畏惧,略说其色相。善称於种智,世间皆传说。真实不虚妄,咸言是佛陀。无不称佛者,意持著於心。口亦如是说,粗略其旨要。不可具广说,扌忽说其要言,是释种中日,名实称色像,色像亦称名,相好及福利。炳然而显现,犹如於众宝。罗列自严饰,威德甚赫弈。圆光满一寻,犹如真金山,能夺众人目,乐观不舍离,众人之所爱。体是一切智。如人大叫唤,口唱如是言。一切种皆者,今在此身中。世间出种智,必在于此中。何有功德智,不视如此智。知此妙身器,真实能堪受。功巧及尽素,未曾见是像。终更不生疑,言非一切智。如此妙形容,功德必满足。极有此妙形,终不空无德。应须决定解,不应逐音声。尔时牧人,作如是言,我等应当用决定解。复作是念,今我牧牛有何智力?而用决了,我等亦可决定解知,云何可知?又言:我等虽复牧牛,可分别知彼生王宫,智能技术,一切皆学,不应知彼牧牛之法。我今当问牧牛之事,其必不知。即说偈言:韦陀与射术,医方及祀祠,天文并声论,文笔根本论。立天祀之论,诸论之因本。辞辩巧言论,善学淫论。求觅财利论,清净种姓论。一切万物论,一种名字论。数计校论,围基博弈论。原本书学论,音乐倡伎论。吹具歌法论,舞法笑法论。欺弄及痒序,举动花论,如是等诸论,悉皆善通达。案摩除疲劳,善别摩尼价。善别衣帛法,彩色及腊印。机关与胡胶,射术针令离。又善知裁割,刻雕成众像。文章与书尽,无不悉通达。又复善能知,和香作华。善知占梦法,善知飞鸟音。善 知相男女,善知象马法,双善知鼓音,及以击鼓法。善知斗战法,善知不斗战。调马弄稍法,善知跳掷法,善知奔走法,善知济度法。如是等诸法,无事不明练。如是诸胜众,智伎能尽是,王子之所通利。若知此事,是其所学,是不为奇。若知浅近,凡庶所学牧牛之法,当知真是一切智人。于是牧人即问佛言:几法成就,于牧牛法,令牛增长。佛告之曰:成就十一法,牛群增长得不损减。若不知色,又不知相,不知早起,及以拂试,不知覆疮,不知作烟,不知大道法,不知牛善行来欢喜法,不知济度处,不知好放牧处,不善知声乳留遗余法,不善断理牛主盗法,若不善知如是法者,不名为解牧牛之法。若知此法,名为善解。时诸牧人闻斯语已,皆生欢喜而作是言:我等宿老放牛之人尚所不知,况我等背而能得知,此十一法,是故当知如来世尊真一切智。诸牧牛人心生信解,求佛出家,佛即为说有十一法,比丘应学,如修多罗中广说。复次,不求供养,及与恭敬,如是大人,唯求持行。我昔曾闻,如来在舍卫国祗树给孤蜀园九十日中,夏安居讫,世尊欲去,须达多,即请世尊在此而住。尔时如来不受其请,毗舍去鹿子母诸优婆夷等,亦求请佛,如来不许。舍卫国中,优婆塞等并诸宿,旧大臣辅相亦求请佛,迦毗梨王诸兄弟等并祗陀诸王子,波斯匿王等亦求请佛,尔时世尊谷皆不许。尔时须达多以佛不许,不果所愿,请家中,忧恼涕泣。如来往昔为菩萨时,诣迦艹兰头蓝弗所,彼诸徒众与佛别时,生大苦恼,况须达多见於真谛。是佛优婆塞奉事已久,与世尊别,而当不悲恼耶,如本行中广说。时须达多婢,字福梨伽,从外持水来入至须达所,以已持水置大器中。倒水来讫,见长才悲涕,以工瓦置地。白长者言:以何因缘而悲涕耶?时长者须达多答婢言:世尊欲诣馀方,请大长者,国王、大臣,各各求请,皆不欲往,故我悲涕。婢白长者言:不能请佛往于国耶?长者语言:我等尽力劝请,及城宁诸人,诸胜婆罗门等,咸皆劝请,悉亦不受。诸王大臣劝请如来,皆悉疲极,不能使往世间真济,今必欲去。以恋慕故,尤惨不乐。长者语福梨迦言:非独于我生于尤苦,舍卫国人悉亦不乐。即说偈言:舍卫国内人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