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大典残卷

  《永乐大典残卷》现存813卷,大约400册,1986年中华书局出版了影印本十册,共797卷。2003年,海外新发现永乐大典17卷,并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其中1卷中华书局影印本已收,但有缺页,今觅得全帙,重新发表。

  《永乐大典残卷》《永乐大典》是一部规模空前的大型类书。全书22937卷,其中仅目录就有60卷,共11095册,总计约三亿七千万字。自先秦至明初,所引书七八千种,保存了大量的文献资料,极为珍贵。永乐元年(1403年),明成祖朱棣命翰林侍读学士解缙等人,广采天下书籍,分类编辑成书,不厌浩繁。第二年冬便编成了一部大型类书,朱棣命名为《文献大成》。但朱棣仍嫌此书简略,又命姚广孝等人重修,自有书契以来,凡经、史、子、集、百家、天文、地志、阴阳、医、卜、僧、道、技艺各书无不包罗。永乐五年(1407年),书成,朱棣赐名《永乐大典》。并聘请抄书者誊抄全书。至1408年冬,《永乐大典》全书抄写完毕。

  《永乐大典残卷》被朱棣誉为:“上自古初,迄于当世,旁搜博采,汇聚群书,著为奥典。”《永乐大典》收录的和元朝有关的史料包括:《经世大典》、《元典章》、《大元大一统志》、《大德典章》、《成宪纲要》、《宪台通纪》、《至正条格》、《山居新语》、《归潜志》、《齐东野语》、《元文类》、《南海志》、《苏州志》、《元史》,等等。还有不少元朝时期的文人作品,比如郝经、王恽、虞集,等人作品。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永乐大典残卷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永乐大典残卷一万六千八百四十一

国学作者:明·解缙   国学书目:永乐大典残卷   更新:2016/1/4   来源:本站原创
  十二霰善
  大明仁孝皇后劝善书原书缺二页
  母具以其事对,遂告于官。乃擒都虞候,执而诘之,所占一词不谬。乃诛之,而给其物力,令归渭南。宋宣城水阳村陆阳,字义若。以医称。建炎中,编修朱莘老避乱,携家南下。其妻病心躁,呼陆治之,妻为言:“吾平生气血劣弱,不可以服凉剂。今虽病心躁而不作渴,盖因避寇惊忧伤饥所致,切不可投我以凉药编修嗜酒得渴疾,每主药必以凉为上,不必与渠议。我有珍珠可为药直,故丁宁相语。”陆诊脉得伤寒阳证,煮小柴胡汤与之服。妇人曰:“香气类柴胡,君宜审之,我服此则立死。”陆曰:“非也,可宁心饮之!”妇人申言甚切,陆竟不变。下咽,吐泻交作,妇人遂委顿。呼云:“陆助教,与汝地狱下理会!”语罢而绝。后数年,溧水李氏子病瘵,召陆疗之。陆至,用药数日,未效。出从倡家饮酒,而索线并酒馔于李氏甚急。李氏之兄怒叱不与。及归,已黄昏,乘醉下药数十粒。病者云:“药在膈间热如火。”又云:“到腹中亦如火。”又云:“到脐下亦如火。”须臾大叫,痛不可忍自床颤悸坠地。至夜半,陆急附子、丹砂,皆不能纳,潜引舟遁去。未旦,李死。至绍兴九年,陆暴得病,日夜呼曰:“朱宜人,李六郎,休打我,便去也。”竟旬日而死。宋罗汝楫,微州歙县人。登政和二年进士第,监登闻鼓院。历官至监察御史,附秦桧月迁殿中侍御史。希桧意,与中丞何铸交章论岳飞有异志,竟诬杀之。楫居父丧,忽暴死。其子愿知鄂州,有治绩,以父故,不敢入岳飞庙。一日自念,曰:“吾政治善,姑往祠之。”甫再拜,遽卒于前。其从者咸见岳飞击之,故至于死。宋赵廷臣,故渝州洞戎,诈约诸酋降朝廷,乃尽醉而杀之,扬言其叛,掩为已功,而取其财,廷臣遂被显擢。一夕,梦所杀诸酋谓曰:“我当为尔子以报尔。”未几,廷臣生子谂,年未三十及第,为国子博士。忽以狂逆伏法,廷臣坐是,与其妻女皆分配岭外而死,家财尽入官。其报应如此。凉沮渠蒙逊时有沙门昙摩谶,博达多识,蒙逊重之。魏遣李顺封蒙逊为凉王,且求昙摩谶,蒙逊不与。昙摩谶欲入魏,数自请行,蒙逊赫然大怒,遂杀之。既而,左右见昙摩谶当昼以剑击蒙逊,遂得疾死。唐蜀郡法曹参军曹惟恩,当章仇兼琼之时,为西山粮使,甚见委任。惟恩白事于兼琼,与语华,令还运。惟恩妻生男有疾,因以情告兼琼,请留数日。兼琼大怒,叱之令出,集众斩之。其妻闻之,乘车携二子来,与之诀,惟恩已辫髟火束缚,兼琼出临斩之。惟恩二子,叩头食土,来抱马足,马为不行。兼琼为之泣下,云“业已斩矣。”郡有禅僧道行至高,兼琼每师之,禅僧乃见兼琼曰:‘曹法曹命且尽,请不须杀。’兼琼乃赦惟恩。明日使惟恩行泸府长史事,赐绯鱼袋,专知西山转运事,仍许与其妻偕行。惟恩至泸州,因疾,梦一僧告之曰:“曹惟恩一生中负心杀人甚多,无分毫善事,今冤家债主将至,为之柰何?”惟恩哀祈甚至。僧曰:“汝能度两子为僧,家中钱物衣服尽用施寺,仍令家素冫食,堂前设道场,请名僧昼夜诵经礼忏,可延百日之命。如不能,即当死矣。”惟恩曰:“诸事易耳,然苦不食,若之何?”僧曰:“取羊肝水浸,加以椒酱食之,即能冫食矣。”既觉,具告其妻,妻赞之,即以两子为僧。又如言置道场转经,且食羊肝,遂能冫食。如是月馀。一日晨坐,忽见其亡母,与其亡姊偕来视之,惟恩大惊,趋走迎候。有一鬼子手执绛幡前引,升自西阶植绛幡,其亡姊不言,但于幡下舞,不辍。其母泣下曰:“吾儿平生不知罪,杀人无数,今冤家欲来,吾不忍见尔受苦辛,故来视尔。”惟恩命馔祭母,母食之。其姊舞不已,竟不交一言。母食毕,与姊皆去,惟恩疾转甚。于是羊肝亦不食,常卧道场中,觉有二青衣童子,一坐其头,一坐其足。惟恩问之,童子不与语,而貌甚闲暇。口有四牙,出于唇外。明日食时,惟恩见所杀人,或披头溃肠,断截手足,或斩首流血,盛怒而来。诟惟恩曰:“逆罪与我同事,急乃杀我以灭口。我今诉于帝,故来取汝。”欲升阶而二童子推之,不得进。但慢骂,日中乃去。惟恩知不免,具言其事如此。每日常来,皆为童子所推,不得至惟恩所。月馀,忽失二童子,惟恩大惧。与妻子决别。于是死者大至。众见惟恩如被曳状坠床下,遂卒。初,惟恩为泽州、相州判司时,养贼徒数十人,使所在为盗。及事发则杀之以灭口,前后杀百馀人,故祸及也。唐卢叔敏,居缑氏县。即故太傅文贞公崔佑甫之表侄。时佑甫初拜相,有书与卢生,令应明经举。生遂自缑氏赴京,行李萧然,有驴两头载书册,一奴才十馀岁。初发县,有一紫衣人擎小幞与生同行,云送书状至城,辞气甚谨。生以童仆小,甚利其作侣,扶接鞭乘,每到店必分以茶酒。紫衣者亦甚知愧。至鄂岭,早发十馀里,天才明,紫衣人与奴驱驴在后。忽闻奴呼声,云被紫衣欧击。生曰:“若奴有过但言,必为科决,何得便自击也!”言讫,见紫衣人怀中抽刀剌奴,洞肠流血、生乃惊走。初尚乘驴,行数十步,已见紫衣人在后,遂弃驴并靴驰数十步,紫衣遂及,以刀剌倒,与奴同死于岭上。时缑氏尉郑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