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大典残卷

  《永乐大典残卷》现存813卷,大约400册,1986年中华书局出版了影印本十册,共797卷。2003年,海外新发现永乐大典17卷,并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其中1卷中华书局影印本已收,但有缺页,今觅得全帙,重新发表。

  《永乐大典残卷》《永乐大典》是一部规模空前的大型类书。全书22937卷,其中仅目录就有60卷,共11095册,总计约三亿七千万字。自先秦至明初,所引书七八千种,保存了大量的文献资料,极为珍贵。永乐元年(1403年),明成祖朱棣命翰林侍读学士解缙等人,广采天下书籍,分类编辑成书,不厌浩繁。第二年冬便编成了一部大型类书,朱棣命名为《文献大成》。但朱棣仍嫌此书简略,又命姚广孝等人重修,自有书契以来,凡经、史、子、集、百家、天文、地志、阴阳、医、卜、僧、道、技艺各书无不包罗。永乐五年(1407年),书成,朱棣赐名《永乐大典》。并聘请抄书者誊抄全书。至1408年冬,《永乐大典》全书抄写完毕。

  《永乐大典残卷》被朱棣誉为:“上自古初,迄于当世,旁搜博采,汇聚群书,著为奥典。”《永乐大典》收录的和元朝有关的史料包括:《经世大典》、《元典章》、《大元大一统志》、《大德典章》、《成宪纲要》、《宪台通纪》、《至正条格》、《山居新语》、《归潜志》、《齐东野语》、《元文类》、《南海志》、《苏州志》、《元史》,等等。还有不少元朝时期的文人作品,比如郝经、王恽、虞集,等人作品。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永乐大典残卷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永乐大典残卷一万六千八百四十二

国学作者:明·解缙   国学书目:永乐大典残卷   更新:2016/1/4   来源:本站原创
  十二霰善
  大明仁孝皇后劝善书
  嘉言
  儒:好杀之人,临死报验,子孙殃祸。穷凶极暴,人怨神怒。酷暴不已,旋踵而止。释:杀害之罪,能令众生堕于地狱饿鬼受苦。更相杀害、或自杀、教杀、闻杀欢喜、如是等罪、无量无边。一切有命者不得故杀。肆情杀害、枉夭无辜,如是怨对,无量无边。道:彼死于枉,我偿其枉。是我杀人,乃所以自杀也。杀戳无辜,结怨成业。杀及无辜,未有善终者也。持心好杀,死入九幽地狱。
  感应
  宋神宗时,王韶建议开熙河,杀人甚多,称功至枢密院使。交亲多楚人,依韶求仕,乃分属诸将,或杀降羌老弱子以首级为功。时泾原知县王直温,一夕已就寝,闻人扣衙门甚急,曰,请知县断遣一公事。直温起,燃烛坐厅,见吏抱文案,并数卒领一罪人至。白直温曰:奉天敕委知县,断此王韶公事。其吏宣判,将王韶决脊杖,配洪州。未畿,果谪洪州。韶学佛。一日问长老祖心曰:昔未闻道,罪障固多,今闻道矣,罪障灭乎?心曰:今有人贫负债,及富贵而债至。其偿乎否?韶曰:必还。曰:然闻道矣。奈债主不相放邪?韶怏然不悦。晚节言动不常,颇若狂状。既病疽。洞见五脏而卒。后长子厚,一日家集,菜碟内罗卜数十茎,忽起立,须臾行于案上。众皆愕然,厚怒形于色。悉撮食之,登时呕吐,明日遂死。季子案,坐天神降其家,被极刑。人以为韶用兵多杀之报。唐卫州司马杜基,尝为洛阳城尉,知捕寇。时洛阳南午桥有人家失火,七人皆焚死。杜基坐厅事,忽有一人为门者所执,狼狈至前。问其故,门者曰:此人适来若大惊恐状,再驰入县门,后驰出,故执之。其人曰:某即杀午桥人家之贼也。故来归命。尝与伴五人同劫其家,得财物数百千,恐事泄,则杀其人,焚其室,如自烧死者,故得人不疑。将财至城舍于道德里,与其伴欲出外,辙坎坷不能去。今日出道德坊南行,忽见空中有火六七团,大者如瓠,小者如杯,遮其前不得南出。因北走,有小火直入心中,其心腑,痛热发狂,因为诸火遮绕,驱之令入县门。及入,则不见火,心中火亦尽。于是出门,火又尽在空中遮不令出。自知不免,故备言之。由是命尽,取其党及财物于府,杀之。
  唐李俨为御史,奉使岭表,路出荆南,至沙头传舍。早饭,将去。驿吏曰:此路不可行,前去八九里,两山之间,小溪之曲,有虎害物,过者所伤甚众。由是行客断绝,多由山后路。虽少迂然而无患也。俨素刚正,曰:吾衔王命而避虎何也?乃鞭驭而去。未八九里,小溪岸上,有虎跃出。至俨马首,虎反入草中。闻其言曰:几伤故人。俨曰:君非李微乎?曰:是矣!俨乃下马曰:君何由至此?且俨如与君同居场屋十余年间,情好意爱,相得甚欢,愈于他友,不意吾先登仕路,君亦继捷科选。睽间言笑,历时颇久。倾风结想,若饥者之欲食,渴者之待饮。幸因出使,得此遇君。而君自匿于草茅中不出,岂故人相遇曩昔之意也?虎曰:吾已为异类,使君见吾形,则心恐而且畏,则当恶之矣!何暇念畴昔之旧栽!然君无遽去,得以少尽款曲,乃我之幸。俨曰:我常兄事君,愿展拜礼。俨乃再拜。虎曰:吾向与君结平生之知,今至此尚敢避辱,而不讥于知者乎?吾自登第后,以家贫,将求选资,念友人客于荆楚间,乃将谒。抵襄阳旅舍,忽尔卧病,始恒苦食之不足,时有寒热,凡日数食,亦不知足。至暮则昏暗。户外时闻有人呼吾之名。一夕发狂,走山谷间,不觉两手拿地而步,已而,视左右股有班毛,以手扪面,亦有毛矣。是夜宿岩下,次日渴,乃饮于溪。溪水清可鉴物,见吾形乃虎矣!吾乃大恸,不成饮而去。欲回则不识故路,又以饥久所迫,见一人俄然负于路,乃擒而咀之立尽。自是见冕而趋者、翼而翔者、毳而驰者,皆搏而啖之矣!尔来居此,不知岁月之多少。近日此地绝无来客,久饥。不幸今日见屈于长者也!俨曰:君今虎矣,而人言何也?虎曰:吾身虽兽,而心甚明晓。俨曰:君久饥,俨与君有旧,君不忍伤俨,有余马一疋,留以为赠,如何?虎曰:吾乃欲友人之俊乘,何异伤吾故人乎?愿无及此。俨曰:食蓝中有熟羊数斤,留之可乎?曰:吾方与故人道旧,未暇食。君去则留之。虎曰:适见于导者挚紫囊,此必印也。柏台清峻,今喜故人居其地。今君乘轺出使,我方与熊豹辈跳跃溪中。思向与故人跨驴顶盖,并游英俊间,不可得也!虎乃仰而呼天,俯而哭地。久之,俨勉之曰:事亦偶然,无苦自恨也!俨曰:君有人间事可相托者,悉言之,无外也。虎曰:吾身至此,人间事无他祷矣。然有小,须冫免侍者矣。吾向卧病走山谷,仆乃尽挚我囊装而去。使吾妻子馁冻,勹亡于道路。君独不知乎?君使回求而少振之,则友爱无所弃也。俨曰:此无所惜矣!虎复曰:向有一妇人跨马过此,吾搏而食之,有银握臂,吾衔至于溪曲流水下,上有小木斜生蔽水处是矣。此去不过百步,君过则取之,遗吾家也。吁!吾食其人而取其物,以遗妻子,非人所为。然今日吾逆行倒施尔!吾常著文数篇,惜其不行于世。俨令举而听之。俨大称赏,乃命左右取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